老酒葫芦:从《东风破》到《青花瓷》:斑驳的风景,神游方文山文字世界...

第一次读到《东风破》,说实话着实让我吃了一惊,方文山这小子吃了豹子胆还是怎么的,敢这么写歌词。在我印象中流行音乐的歌词从来是不入流的,至少不能算文学作品,但我从方文山那里看到了现代象征派诗歌运用自如的通感技巧和意象派诗歌层层的意象迭加,扑面而来的古典而现代的人文气息,这些以往只有在高超的朦胧诗中才有的意象排列,如今居然出现在方文山的歌词里,而且手法娴熟,凭直觉,此人决非等闲。 东风破过墙上的影子...

老酒葫芦:劳伦斯的下流和伟大

不可抗拒的朋友期待的眼神总在搜寻我崭新的文字布局,于是我无法停止我运行的笔墨和生命的畅想,象一个高高举起的婴儿,我高高举起这些流淌在怀里的文字,让他们绽放并且苟活。 总在纠缠灵与肉的伟大作家总让人觉得下流和伟大并举,香艳和冷酷同行,辣手摧花和狂轰滥炸共舞,比如那个写出西方第一骇俗《查泰来夫人的情人》的大胡子英国男人劳伦斯,男人写性之细腻堪比人间大厨,他在他那篇集人间暧昧大成的短篇小说《你抚摸了我...

老酒葫芦:你就是自己的内心脚步

某友向我推荐某半中半洋的文艺女和她的文字,本人最怕遭遇这样的女性文字,直觉告诉我这一类女性文字常常带电,而我对太过个性的女性文字往往是没有免疫力的。为了逃避软性轰炸我总是绕过女文,我知道女人的呼吸不可阻挡,我知道女性的文字不可触摸。如果水的舞蹈可以访问梦境,女人的文字就是;如果弯弯的月亮有曲折的叹息,女人的文字就是;如果花开的声音可以断魂,女人的文字就是。 这位女士说,他们哪一个不是在追寻内心的...

老酒葫芦:早更,我的早更女友

突然发觉郭在容《我的早更女友》竟与本酒葫芦的伟大发现不谋而合,毕竟同年代的老男人所见略同,毕竟英雄和英雄天地相惜,恰原来女人的更年期正一路狂奔的大幅提前。据本人的尘世研判,女人的早更行动正以年减五岁的态势呈逐年递减状,且毫无回头之意。 我们正面临着一个不争的事实:女人的更年期全面超前。 可是,可是我心依旧。 其实女人一出生就一步步在向更年期靠近,女人的每一滴眼泪都在孕育她的更年浩谱,女人的第一次...

老酒葫芦:红尘感言之二

这是个只剩下三点的女人,这个女人泳池边站着,就这么若无其事的站着,不拒绝也不挑逗。 他放肆的目光对她的全身狂扫,她感觉到异性铺天盖地的目光就像洒在身上的整个阳光。 她依然若无其事的站着,不拒绝也不接纳,没有燃烧的表情和紊乱的心律也感觉不到她的温度和湿度,仿佛什么都没发生。 我相信包括20世纪前的的所有世纪,某时某刻某个境况对女人来说不见挑逗就是挑逗,不弄颜色足够色掀,不展媚态早已惊心。 当一些人...

老酒葫芦:再批《归来》

2014年5月16日,电影《归来》首度公映,48年前的这天,即1966年5月16日,最高统帅部5.16通知下达,十年文革爆发。 48年前的当初,响应文革欢呼文革为红色理想砸烂一切打碎一切是历史的重任是时代的使命是未来的召唤,48年后的今天谁文革附体谁为文革招魂谁恨不能文革还魂,我想除了与生俱来的气质性软性脑残或不可救药的意识形态硬性脑残,我想象不出任何理由可以支撑一个人对文革的甜蜜回忆。 但我们...

老酒葫芦:酒批《心花路放》

很少有给男人疗伤,这是一场意外。好像上帝还没给男人疗伤的权利,而女人怎么疗伤怎么天经地义,总觉得一个大男人要去疗伤太过矫情。 这部电影的确在给男人疗伤,两个男人一辆车狂奔几千公里去抚慰情感创伤,一个奇特的创意。 不是每个男人都象老酒葫芦这样半夜喝浓咖啡照样倒头就睡,不是每个男人能做到当知道自己不能供应她,他能笑着把她交给比他更好的她的下一个,不是每个男人能像老酒葫芦这样天地人间彻底的看空一切又渴...

老酒葫芦:美人空茶一壶,色染千秋

赤壁,赤壁,风流之千古赤壁,西北风急摧花软,夜色微醺弄芳枝,佳人粉黛摇曳,风情几何,英雄欲醉不得,欲醒奈何,千古粉色一夕倾斜,万般风情,色染千秋。遥想当年小乔,美色款款来,茶色曳曳吹,风花弄人心魄,东风卸载风流。轰轰烈烈的英雄剑指万家灯火,灰飞烟灭的千里败走麦城,浩浩荡荡如饿虎扑食,匆匆忙忙似烟花飞灭。所谓囊中羞涩江湖见底,一世英雄淹没在滚滚红颜祸水中。此番胜者非为王,败者未必寇,千古狼烟任是风...

老酒葫芦:酒批《旋风九日》

79年邓小平访美,36年后的今天,历史纪录片《旋风九日》公开上映。 小乔说不喜欢邓小平,我也不喜欢,但这部电影我会去看,哪天谁拍一部《江青从良记》,我也去看。 看《旋风九日》我在以酒色之心度导演便便的大腹,我们的邓大人已经够矮,我的导演兄弟怎么把小平同志越拍越矮,是在炫耀邓大人的高风亮节还是。当一个特髙个的美国佬为邓小平打开车门,当邓领袖和这个美国人随着激昂的音乐并肩前行,一股巨大的反差扑面而来...

老酒葫芦:可以触摸,但不能到达

《触不可及》,这个片名足够暧昧。 这个男人很无辜,这个女人更无辜,一对深度无辜的男人和女人遭遇暧昧,注定是可以彼此触摸,但不能到达。 一个非常暧昧的主题,被导演和演员喧染的心惊肉跳,每一次肌肤相亲都电闪雷鸣,每一次目光对接都激情引爆,每一次言语挑逗都引发后果,每一次心灵的火灾背后都是沉默。 孙红雷和桂纶镁,这一对爱情咖啡只烧到85度C,他们的心灵牛排只有四成,一个是温火骑士,一个是冰雪皇后,男人...

老酒葫芦:酒版喝茶

和梁尾生小子刚喝完上海老酒即去喝茶,而且是货真价实的大市级规格。 可怜尾生一进地铁即被变道,且连夜回长沙,也是喝茶,也是市级规格。 谁让我等风华正茂一生惹火,当年张国荣纵情狂歌:怪你过份美丽既而纵身东方文华酒店,今晚我和梁各自面对党国的客服。今天的云很低,今天的股市沸腾,我知道我很丑,可是我很温柔。 刚得知尾生坐了回头等舱,奶奶的早知如此我一定比他更革命,大不了进中央。我和阿钟有约,哪天我进中央...

老酒葫芦:酒批《文化的江山》

刚发现有人把我们祖宗的江山称之为“文化的江山”,有书正式出版(作者面生),有博文跟进,好像那博主还是我的一位老友。这老小子早年行诗出身,想当年该某一出大学校门就问鼎那年头浑浊的诗坛,写出的文字却总是儒雅有余烟火不足且意象丛生,但见他始终身怀那么一股飘然之虚气,其行文荡气竟处处虚怀若指,暗向炊烟。 我们一晃二十余载,一别百事犹在,一眼万水千山,所谓东风不软贼心不死,有道老气荡秋老朽英发老山顿高老路...

老酒葫芦:看望美国队长

这美国队长还真应验了某左派孔大师的某次高论,美国电影既赚中国人的钱又给中国人洗脑,老左就是老左,此公接下来咬牙切齿的补了一句:不看美国电影你会死啊。 不看美国电影当然不会死,中国从1949到1976连续27年举国抗美,那些年我们美国话坚决不说,美国电影肯定不看,美国书当然不读,美国音乐毫无疑问的不听不唱不闻不问,那些年我们七万万同胞老左小左中左幼左全民皆左,那些年我们天天高喊打倒美帝打倒苏修打倒...

老酒葫芦:酒批成都女司机被打

网上爆传因为别车某男光天化日之下痛打成都某女司机,同样网上爆传该女个人隐私信息,再同样网上主声浪认为此女被打活该,打的太轻了,因为这女开车不规矩,还因为这女曾有多少次开房记录。 有时我在想我们民族其基本的是非观怎么总这么匪夷所思,为什么我们不能平和点正常点,为什么我们总以那么深重的病态昭示世人,我们的全民狂欢就一定得这么重的口味且不亦乐呼吗,难道我们真应验了受害者卢小姐所言,我们的全国人民真是如...

老酒葫芦:想象《空中营救》

本人虽错过美女无数,但很少错过好莱坞大片,一般国际大片上映前三天我必光临拿下,这次《空中营救》例外。 在我这样的男人眼里,好电影和好女人都值得观赏,看电影需要花钱,赏女人也要花钱,好电影花钱一睹绝对值得,好女人也是。 尽管《空中营救》我还没来得及观赏,我的内心已提前想象并开始演绎剧情,就像半个多世纪前的普鲁弗洛克先生在去他情人的路上的一次次内心演绎,古有《西厢记》未饮心先醉,后有普氏未见恋人率先...

老酒葫芦:北京爱情,有故事吗?

一年前的电影北京,一年后遭遇北京实盘,一帮爷们姐们事先说好不谈政治,结果端起酒杯就是政治。 北京人可以不谈女人但不能不谈政治,老酒葫芦政治不能不谈女人不能不要,让北京人不谈政治就好像让老酒葫芦不谈女人,北京人一生操中南海的心,老酒葫芦只为女人操心。 北京人说没有政治哪来女人,老酒葫芦说,没有女人何来政治,政治是床上游戏,搞定女人就是搞定天下。 ——老酒题记 直到走进百丽宫影院,我的脑海依然闪烁着...

老酒葫芦:缪勒,一个女人的玫瑰心经彻夜燃烧

缪勒,一个靠梦起家的女人,2009诺奖得主,她的文字处处生梦,字里行间跳动的皆为梦之炊烟。印象中写梦的女人不少,但从梦境到梦境的女人不多,缪勒的文字离不开梦,就象老酒飞笔皆女人。女人在不同国度展露的是同一姿势,女人的文字,尤其象缪勒这般女人的文字象一支无声手枪,温柔而宁静,但杀伤平民无数。 女人笔下的政治如同女人的拳脚,无论她飘在何方,她的唇印都暗示着下一个血色黎明或粉色黄昏,缪勒也是。女人都走...

老酒葫芦:中国的确是个流氓股市

老酒题记:这篇文章写于去年12月6日,当时指数在三千点上方就像现在四千点上方的指数,结果几天后股市暴跌。 今天再发此文是为告诫天下苍生:中国的确是个流氓股市。 五千点时本人再发此文。 我说过并且今天依然认为中国是一个流氓股市。 中国的确是个流氓股市,毛太祖曾教导我们对待流氓要用革命的两手对付反革命两手。当年毛太祖用革命的两手击败了一个又一个流氓。今天我们就用太祖革命的两手和这个流氓成性的无赖股市...

老酒葫芦:酒批《万物生长》

有人说老酒的文字像冯唐,也有人认为冯唐的文字像老酒,其实我们是相互像。 当一位女性读者问及冯唐为什么写黄书,冯先生答:因为自《肉蒲团》后,几百年来没人用中文写过黄书。 如果哪位美女问老酒葫芦为何总在文字中涉黄,我会回答,因为一个冯唐太过孤单,凑个双数。 好像冯唐说过如果中国人只能从数百年前的《金瓶梅》万里之遥的《查泰莱夫人的情人》中寻找生命原址,他内疚。我说,当代国人如果只能在冯唐的字里行间燃烧...

老酒葫芦:酒批《分歧者:异类的觉醒》

一个城市一批按部就班的人们,平静而且安宁,没有激情没有暧昧的花朵和打家劫舍的赌徒,人们从一个点走向另一个点,从这间屋走向另一间屋,池塘里蛙声平庸没有倦意也没内心的冲动,日子在平淡无奇中一天天过去,走向平凡的落日走向毫无生气的黎明和淡而无味的炊烟上的轨迹。 整个世界静的象一根挂在空中的绣花针,也许只要绣花针落地就是一声惊雷或一场翻天覆地的革命,比如巴黎公社的前夜那昏昏欲睡的宁静,比如1840那枚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