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酒葫芦:也谈骂人的艺术

即使闭起嘴看起来像个傻瓜,也比开口让人家确认你是傻瓜来得强。 每条纬线都认为他只要获得了权利,就可以成为赤道。 ——马克·吐温(美国幽默讽刺作家) 今儿酒泡骂人之艺术,自己都觉得底气不够血气不刚色气不毒,因为本酒葫芦历来认为骂人不艺术,艺术不骂人,所谓骂人不带脏是自欺欺人,你只要骂了人就是自贬身价,哪怕你骂出的是月落乌啼,哪怕你吹出的是天籁之幽。 因为偶见洗博友偷学骂人术,因为梁实秋曾著有《骂人...

老酒葫芦:《战狼2》随想之五:吴京,请使用电影语言...

朋友说能不能抛开意识形态只谈电影,那好,今天老夫不谈政治,只谈电影。 说实话这部电影的确具备了好莱坞电影的几乎所有元素,在我印象中国产电影如此贴近好莱坞范的除了这《战狼2》,还有张艺谋的《长城》,不同的是《长城》没那么“爱国”,但有情怀,中国式的,一种历史的悲凉感。 当然谁都可以爱国就像不是谁都可以卖国。但请别忘电影有电影语言,诗歌有诗歌语言绘画有绘画语言。三十年后的今天已没人怀疑北岛的《回答》...

老酒葫芦:《战狼2》随想之四:吴京不是拍电影而是在玩政治...

在中国工厂当有人提出直升机只接中国人,被吴京一票否决“女人孩子上飞机,男人跟我走”,这是典型的美国精神,这样的普世情怀至少20亿,于是吴京小试牛刀已经50亿。 整部片子完全沿袭美国大片风范,若去掉中国国旗换上英语对白再标以好莱坞某公司出版发行,没人敢怀疑一部好莱坞动作大片狂扫全球。当年左圣孔庆东扬言你不看美国电影会死啊,今天孔太师会不会说吴京你小子不仿造美国大片会死啊。窃以为如此高保真仿制,以美...

老酒葫芦:《战狼2》随想之三

一句“当你在海外遭遇危险……在你身后,有一个强大的祖国”竟让不少的《战狼2》观众当场热泪盈眶以至翩翩起舞怒放心花,若他们再来句感谢党感谢祖国——我只能说本人见过奶奶的犯贱,还没见这么犯贱的。 就像男人对女人说,无论刮风下雨车水马龙,我一定牵着你过马路,因为你有个强大的男人。奶奶的一个男人不能牵女人过马路的男人,对这样的男人我都不知怎么形容。如果这时女人激动再三感动再四叩拜再五,那么我认定这是个问...

老酒葫芦:战狼随想之二

只要你手持中国护照,在任何国家,你都会得到保护,因为你身后是一个强大的中国政府——《战狼2》片尾时冷锋的这段台词让我联想到背后一股隐隐的讽刺,一种哪壶不开提哪壶的绝地阴谋,一片午后凋零的灿烂秋词。 就像那年让没一毛钱关系的伟大领袖有了一毛钱关系,于是罗邱毛雄视二十一世纪的祖国大地,于是《开罗宣言》的三巨头海报刷新阳光下的多情而无辜的观众。 哪天冷锋拍一部中国的蓝天白云,他会不会说,只要你是中国公...

老酒葫芦:建军大业随想

次看主旋律电影就像偷情似的怕革命党人知道了说起你这一层不染的自由派士竟堕落到看这等电影。当年陈毅占领上海不久去听贝多芬英雄交响曲,这叫战斗在资本主义精神世界,司马南赴美叫捅美帝马蜂窝,本人看这样的电影为的是尝一口CCP当年的嫩豆腐。 一支国府逆军扛着一个主义立誓为整个天下抱打不平,两万人的队伍打的只剩八百,那些客死异乡的几人明白他们的主义为何模样,更多是活着不知怎么死死了不知怎么活,生命之轻贱上...

老酒葫芦:战狼随想曲

所谓《战狼2》,直觉上这是一部很好的电影又是一部很不好的电影,就像一个女人远看貌若天仙,近看三分有假;搂在梦里丽影翩翩,躺在怀里柔情不惑;隔靴搔痒千种风情,咫尺待破,却一夜不熟…… 比如看这电影的绝命“狼气”我的第一反应是死了千年的武大郎革命了,百年不灭的阿Q不再精神永胜变得气血冲冠了,中国人数千年劣根性一夜间凌空蒸发从此普世入怀了,从今往后谁再言崖山之后无中华,他该先狠搧几下自己的耳光了。“决...

老酒葫芦:酒批《我的前半生》

这篇文章不知又要得罪多少女人,我的文章不是得罪女人就是得罪党国,什么时候来一篇得罪自己的。 ——老酒题记 以前鲁迅说中国书有毒劝青年人少看或不看,只是一代代青年人都少听或不听鲁迅的话,青年变成了老年又教育他们的孩子继续少听或不听鲁迅的话,以至一百年前的大清人人有病,一百年后的今天关里关外大江南北依然是,举国放眼竟没几个健康体。 这部连续剧我没看过,本人一贯认为在中国被大众追迷的都没什么好事,就像...

老酒葫芦:围城随想(62)——所谓情圣

混到现在只闻到半碗政治软饭的赵辛楣竟如数家珍的向方鸿渐道出做行政的说话可以算数也可以不算数的千古秘决。至于各国政要很少兑现当初的承诺一下台就抱屈选民不给他时间,至于医生没治好病怪病人没成全他的通灵医术就提前归天,至于婚前信誓旦旦婚后恨不得朝对方菜里下毒的或男或女,毒死了是药的问题没毒死是自己运气不好,毒了个半死不活的是上帝瞎了眼让自己误入邪门。 其实方鸿渐知道赵辛楣断不是政治饭料自己也成不了当代...

老酒葫芦:所谓三观全是问题

自从大中华的那锅鸡汤里添加了一副叫作“爱国主义”的药引子,本土的鸡汤随着于丹教授被北大人轰下讲坛而举国麻辣。随着学子小哥那只反方向的鞋冲破迷雾飞向含情脉脉的司马南——从乌有到乌有,一个主义的血色残欢布满天空。 所谓正题所谓三观在中国读不读书是素养问题,读什么书是见识问题,读了书选择什么反应是立场问题。吃什么酒喝什么茶是门面问题,不吃什么酒不喝什么茶是性情问题,什么酒都吃什么茶都喝或什么酒都不吃什...

老酒葫芦:酒批《建军大业》的票房臆想

又有雄心勃勃的预测《建军大业》可票房16亿了,理由是09年的《建国大业》4.3亿,11年的《建党伟业》4.12亿。如果这样的类推可以一厢情愿的如愿以偿,这个主义早在半世纪前就功德圆满了。 即便“建国建党”有六年前或八年前的票房,我想至少那些年前横店的大腕们还没那么脸不红心不跳手不酸腿不软的手撕鬼子。自从义和团刀枪不入的神话昭示天下,乌合之众的日子就结束了。自从想睡地主的小老婆就参加革命成为集合号...

老酒葫芦:红楼杂感之二:西厢虚渡

接上篇我想本酒葫芦梦中的千古美人断不是那款待月西厢迎风盛开的千古丽人魂。早在尚无年代也没时辰更不残漏不尽晓梦不归之时,那既无出处也没去处的一僧一道开篇便直接误导间接催发了大荒山上无稽崖旁青埂峰下苦命的石兄,及至后来照葫芦画瓢的空空道人象个毫无创意的接生婆竟把这一淌浑水拱手雪芹。 于是这可叹可息的风月宝鉴图,忘不了这头和那头的闺阁红楼梦,一曲飞鸟各投林,即便那一片白茫茫的大地其实也染尘,只是抖落的...

老酒葫芦:红楼杂感之一

某老先生曾因我信誓旦旦的要在有生之年续修红楼,竟吓得他一块到嘴的红烧肉掉至地上。其实既便哪天本人真去续修红楼,这世界依然是该泡妞的继续泡妞,该出家的继续净身,该念念不忘某个主义的继续执迷某个主义,该大俗大雅大悲大喜大荤大素的老酒葫芦依然继续,唱他那“鞋儿破帽儿破身旁的佳人破”一类的老破歌谣。 不就一部红楼的几页风流残章么,谁都知道俗尘无神无圣更无神圣一说,只是膜拜的书痴多了成就了不朽的名著。就像...

老酒葫芦:家驹的天空永远高烧……

“原谅我这一生不羁放纵爱自由, 也会怕有一天会跌倒, 背弃了理想谁人都可以, 哪会怕有一天只你共我!” ——【海阔天空】 如果说世间真有绝唱,无论对黄家驹还是他的Beyond乐队都是,一个冥冥中等待的结局或暗示。结局就在九三年的六月,当他唱完这首《海阔天空》便在同年同月的最后一天随鹤仙逝。 在他死后的一次演唱会上,当黄家强的泪音重唱此歌,全场齐唱所有人失声痛哭——我相信这世界一切皆会假,唯独观众...

老酒葫芦:把这个女人拧干(详询开户行乐队/歌词原创,外三首)...

把她所有的开始拧干 把她所有的结局拧干 把她所有的蠢蠢欲达拧干 把她所有梦的快意拧干 把她所有的意外事故拧干 把她所有忽明忽暗的眼神拧干 把她所有半推半就的风物拧干 把她所有不明不白的故事拧干 把这个女人的泪水拧干 把这个女人的暗香拧干 把这个女人潮湿的记忆拧干 把这个女人变色的画面拧干 把这个女人 把这个女人彻底拧干 把这个女人昨晚的风物拧干 把这个女人今晚的柔情拧干 把这个女人明晚的想象拧干...

老酒葫芦:酒批《摔跤吧爸爸》

经不住朋友诱惑好像差不多整个中国对这部片子一边倒的叫绝,这年头没争议的人或事越来越少,这是个没有共识的年代,这年代除了汉字是方的地球是圆的没有争议,还有就是本次不见争议的摔跤爸爸。 一百三十分钟的摔跤爸爸如期展开到点谢幕。期间我的脑海不时闪回半个世纪前的《女篮5号》和三十年前的女排郎平及其他旧日主唱。突然觉得当下国人的底气递减战力稀薄,故请来印度正能量大师以飱国人——这可是满打满算只多不少的正国...

老酒葫芦:《记忆大师》随想曲之一

当这个男人因情伤而删除了所有记忆的细节和残存的叹息,女人却依然活在爱与忧愁的缅怀中。男人是在否定的线性中前行,女人则相反。男人和女人的性别之差注定了在分手一刻的彼此内心的逆势走向。这一个瞬间男人是一种前所未有的身心解放并衷心庆祝自己的二度自由,女人则当场传递一个忽明忽暗的毒咒:这辈子你再也找不到这么优秀的女人。 事实上女人的毒咒差不多都是真理并且我相信或许会在这男人的未来择偶中一一应验。然而但凡...

老酒葫芦:金陵十三钗随想

中国电影若没有张艺谋,中国女人的乳房不会这么夸张,自从有了张艺谋,我们终于明白,女人的乳房原来真可以夸张成一枚枚硕大无比的野生太阳。 ~老酒新记 相比较陆川的《南京,南京》,张艺谋的《金陵十三钗》显然多了点俗世文化的香粉味,不是因为他影片的角由秦淮名妓构成,即便他的主角是一层不染的老处女,我们的老谋子依然可以在某个角落的某个时刻让他的女一号发射出灿烂多情的艳光从而泼墨燃烧千古之风物绝响。中国电影...

老酒葫芦:酒批罗曼蒂克消亡史:带我回上海

“带我回上海 回到我的心之所向 犹记彤光满路华灯初上 夜空有钻石闪耀” 在上海时她觉得上海不是她的,她要逃离,终于离开时她方觉只有上海属于她,于是她唱出“带我回上海,回到我的心之所向”,也只有在上海她可以放肆地梦游任性地幻想,毫无节制地向上海撒娇。因为她从没把他们真当流氓,尽管他们的确流氓的彻底,她知道他们对她不会流氓更无从彻底。 在上海的日子里她被这座东方魔城纵容娇惯的任性地艳批博爱宽容骑士之...

老酒葫芦:《罗曼蒂克消亡史》之所谓破处

——男人这东西20岁前若不拿出来用一下,这辈子你要倒霉的。 电影中当这小男向那小男面授男儿成功密诀时,没几天还真成就了那小男和浓香型妓姐的一碗软饭。只此一碗当他再欱添食,被妓姐的两只莲花指定格成左脚刚进水,右脚却已归岸。 我敢说男人的野心从他的第一次开始,而女人只喂他半饱,于是男人一生的奋斗只为温饱。直到多年后夜深人静时的这个男人还会想起当晚残酷的半饱。 以至后来的老酒葫芦总也喂不饱也喂不饱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