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酒葫芦:在悉尼过年(3)

这悉尼鱼市场越來越成上海城隍廟了,不同的是鱼市场已被中国游客占领,上海城隍廟则全是外省人。曾有网传悉尼鱼市场海鲜不鲜并狂斩游客,那天我和大美丽去到一看便知谣言而且別有用心。其实悉尼人都知道在澳洲任何一家店只要出现食品问题,只一个举报电话经查只要属实,那么这家店将面临沒完沒了的停业整顿全面盘查甚至拖累邻家店铺直至千夫所指万劫不复。 那天让悉尼鱼市场依然纯洁的澳洲龙虾新西兰甜虾还有帝王巨蟹一个个一排...

老酒葫芦:在悉尼过年(2)

这轰轰隆隆的锄草声一大早就惊醒每家每户的初一春梦,难道海外华人都习惯了一盘散沙即便到了自由世界也不知基本的维权为何物,几千年文化养成的逆来顺受随着万里移民来到并光大在澳洲,两耳不闻人间事一心闭门造小康早成海外华人不二的人生态度,少参政不参政拒用选票乃是海外华人百年不变的遁世法门。 幸好那年有那么一些不安份的亚洲学生上街请愿,也幸好是澳洲政府如果换个政府天知道结果怎样。澳洲政府的坦荡胸怀并及时纠正...

老酒葫芦:在悉尼过年(1)

在悉尼过年过的是一种淡定,就像一个女人遭遇全身抚摸热血朝阳后的从容淡定。华人超市依然是一周前所有菜品被洗劫一空后的杯盘狼藉,这样的抢购囤货甚至大面积波及西人超市为的是让蓝天更蓝白云更白空气更鲜,这样的扫货盛况让悉尼华人一夜回到大中华和他们的父老乡亲及钟鼓楼下不绝于耳的叫卖声。 在悉尼的华人都希望和別人一起过年最后都年复一年的过自己,在悉尼的华人以一种独有的浅型闷骚给自己或自己们过年花开明春。 在...

老酒葫芦:翻山越岭后往回看,25年那——赵传2018悉尼演唱会...

2018年7月13日赵传2018《时空回旋》悉尼演唱会如期开演。25年前,大美丽还是小美丽的时候,那年的那一个晚上整个的上海万体馆因赵传而沸腾,人们忘情的欢呼鼓掌忘情的跳跃,那晚我带着大美丽和现场的上万名传迷同欢同喜。据说那年北京也是赵传的演唱会上当传哥说渴了要喝水,台下的几十瓶饮料不约而同的扔向赵氏传人,那年大美丽五岁,那年我带着她象带着一只动态玩具。 25年可以改写历史也可以顛覆历史更可以创...

老酒葫芦:若干年后

若干年后当人们问起今天的网络和生活,当后人像审视一段奇怪的历史似的并追问我们的今天,就像今天的我们闻到当年宫中的太监味和清人的辫子味及旧时妇人的小脚味——当我们闻到百年前千年初的那种从文化到人格的双重酸腐味——我不敢想像我们的后人将会用什么样的目光异样今天的我们,就像今天的我们难以体会攀附在太监身上的幸福感和根植在小脚女人体内别无分店也无未来的文化内涵。 在今日中国恐怕找不到既有点个性又没被封过...

老酒葫芦:中美贸易战联想

自今年三月中美贸易战始,网上一片与美国鬼子血战到底誓与祖国大地共存亡之声——我一直觉得我们的一些国人1840年以来除了义愤填膺咬牙切齿别的啥都没学会,而且无论义愤还是切齿的力度和光度这么多年来也没什么长劲,依然是咆哮的黄河怒吼吧长江一类陈谷烂麻,难怪中国大妈们一出国就唱红。 于是乎就在中美贸易战前夜我的国一下子厉害了我们的视网膜瞬间震憾了我们的双耳膜并及时饱满了我们的大脑神经,于是一夜间我们真以...

老酒葫芦:两个主义的各自放艳

说资本主义衰败还真应验了达世奇先生有关主义的那个话题,硬件上的中国式的确让曾经的帝國主义修正主义和各國反动派频频刮目。截至目前为止差不多所有那个主义的无论哪界风流只要一踏上中國式主义便觉这里才是超級发达的资本主义,而曾经不可一世的帝修反们一个个竟变成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或曰发展中小样。 难道那个曾经如日中天又在20年前一夜凋零的那个主义的伟大使命提前完成了,难道那场曾席卷大半个地球的生死革命真成功了...

老酒葫芦:韩片《侦探·归来》随想

三个男人背着各自的女人砸锅卖铁除了自家女人和孩子什么都卖了,于是一个私家侦探社横空出世,于是这个故事从这里开始。 据说这部电影在韩国票房不错,其实一部好电影不在于讲了什么故事而在于怎么讲,就像一道菜关键在烹调师怎么摆弄这些食材又怎么装盘呈送,和哪个女人展开一段恋情不重要,重要的是怎么展开如何落款何时笔走红颜轻抚万重山。 男人之间的合作尤其现代韩版男人没那么多婆婆妈妈,男人的任何商业性行动哲学都是...

老酒葫芦:奶奶的咱中国人吃的为何越来越变态

三十年前因为饮食文化上的超前我们常影响观念落后的父辈母辈们,今天我们又以多年形成的健康的饮食文化影响当今的80、90后。 如果说当年我们影响父辈母辈是因为文化的差异,那么今天的80和90后应该影响我们而不是被影响。 三十年前我们的父辈母辈饮食观念老土是因为封闭的文化,那么今天80、90后土的掉渣的观念饮食难道也是文化。 看当今国人的饮食观念就知道,我们的民族离世界文明还有多远。 ~老酒今题(20...

老酒葫芦:有一种真实叫沙叶新

2018年7月26日,沙叶新走了,大地静悄悄的,他走的无声无息。无论他的文字还是思想还是引领一种思潮或一面旗帜,从如上意义沙先生算不得丰碑甚至学界感受不到他耀眼的光芒,他是以他独有的精神存在,直到他突然辞世人们才想起,有些人活着是一种证明,他的离世是另一种证明,沙叶新就是。 十年前的2008年独立中文笔会香港亚太会议,沙先生妙语如珠直面朝政。据沙本人说出发前有关要员向他打了招呼,让他多看少说或者...

老酒葫芦:有关正能量酒批鲁迅之纪念刘和珍君

如果我有幸生活在刘和珍君被鲁迅纪念的1926年代,我将用我的笔书写我古老的爱国情怀,我将用我五千年满满的正能量洗心正告我四万万同胞:刘和珍和她的同学已死,人死不能复生,偌大一个国家死几十个学生对我们几万万人口的中国算不上什么,要看到政府在进步要相信中华民族是有希望的,要相信警方开枪是迫不得已。学生不好好读书总是被人利用总和政府作对,整天里对着显微镜放大政府的缺点,就像一个出轨少妇总是放大夫君的缺...

老酒葫芦:我是一个任性的男人

我想在女人身上画满窗子,让所有习惯寂寞的窗口,都习惯, 我的任性。 ~老酒艳题 也许 我是被女人宠坏的男人 我任性 我希望 每一个故事 都像粉色红唇 那样鲜艳 我希望 能在挂满水珠的胸前作画 画出男人的野心 画下一条永远不会 干涸的河流 一片鲜红 一片属于鲜红的偷情烈焰 一片虚掩的湿地酸果 我想画下女人 画下美色弥漫中 所能散发的柔情 画下所有初始的 熊熊燃烧的爱火 画下弯曲中 我的爱人 她没有...

老酒葫芦:澳洲:一生的机会

和我们的祖传家训过了这村沒这店完全相反,澳洲空间平面过了这店有那店,时间上在你的一生今天过了这站明天就是下站。 比如你或你的孩子因生病或贪玩不能考入理想大学的理想专业,政府建办的tafe学院是你低谷中人生的当然驿站,在这里你可以继续学习并丰富自己的技艺并由此走向社会实现你的价值,也可从这里起步最终通向你理想专业并实现它,任何时候只要你努力并不放弃,你就是自己的下一站。 曾一中学女生因早恋怀孕被父...

老酒葫芦:什么样的阁下不适合移民

如果你见到地沟油不太恶心,如果你对毒奶粉也不排斥,如果你什么样的空气都敢吸什么样的水都敢喝,如果你的口头禅是不干不净吃了沒病而且真什么样的路边摊都敢下肚,如果你什么样的陈年老油炸出的村姑白肚都津津有味并照单全收,那么我告诉你,阁下不适合移民。 如果你新到陌生国度第一时间撒尿第二时间找中餐馆,如果菜上了桌你只吃家乡的老根根其他视而不见,如果你的早餐只能接纳油条豆桨烧饼稀饭,如果你象个断不了奶的孩子...

老酒葫芦:北京爱情,有故事吗

一年前的电影北京,一年后遭遇北京实盘,一帮爷们姐们事先说好不谈政治,结果端起酒杯又是政治。 北京人可以不谈女人但不能不谈政治,老酒葫芦政治不能不谈女人不能不要,让北京人不谈政治就好像让老酒葫芦不谈女人,北京人一生操中南海的心,老酒葫芦只为女人操心。 北京人说没有政治哪来女人,老酒葫芦说,没有女人何来政治,政治是床上游戏,搞定女人就是搞定政治。 —— 老酒题记 直到走进百丽宫影院,我的脑海依然闪烁...

老酒葫芦:澳洲国庆日:红颜随想

今天1月26日是澳大利亚国庆日也是澳国的入籍日,每当这天会有成千上万的新公民阳光下集体宣誓: 从现在起,以上帝的名义,我宣誓。我将忠实于澳大利亚和她的人民,分享他们的民主信仰,尊重他们的权利和自由,维护并遵守澳大利亚法律⋯⋯ 230年前即1788年的今天,英国船长亚瑟·菲利普驾船引一班囚徒约780人及家属登陆悉尼港,于是我们的地球村上南半球端凭空诞生了一大片世外桃园地,于是继哥伦布发现美洲大陆诞...

老酒葫芦:寻找乌托邦

一天整个城市的人们突然从梦中醒来并开始拒绝旧暴力统治,于是一夜间革命爆发,于是城门关闭于是这个城市开始与世隔绝,于是制造谎言的暴力统治者在人民大众积郁已久的山呼海啸中一个个被暴力处决,只要有民众疯狂的呼叫声就有落地的人头滾动声,其中当然有死有余辜者,也有罪不当斩者,更有无辜的屈死陪葬者。从推翻血腥的旧暴力开始,新世界新的血腥依然甚至更加暴力,人民面临的暴力循环只有开始没有终止…… 也就在大约一年...

老酒葫芦:围城随想——围城年代的现代诗人

本【围城随想】系列为本人边重读围城边展开的自由联想,也即对原著的整体人文把握和意识流再造。 每篇独立成思,前后是互不关联又彼此互应,每阵风过后都呈现不同色彩,每个梦境都与他人他事无关,每朵挣扎的碎片都是独立的个体,在绽放中微笑,或在优雅中沉沦,直至风干成仙。 目前已成60余篇,计划完成100至120篇独立成册并出版发行。 希望与各位重温围城,希望各位在我对围城的意识流再造上,出现您的再造。 希望...

老酒葫芦:文字的味道之梦回西厢

最早让我感觉到文字能生出味道的竟是「西厢记」,那是品读妙手文章时无意闻到的,淡淡的若有若无又确实存在的一种香味。难怪明末大才子金圣叹夜读西厢读到入眼处竟魂不守舍的立马对书焚香叩拜,三日不食不寐,痴痴迷迷意念狂颠的成就了千古第一痴。 "怎当他临去秋波那一转,休道是小生,便是铁石人也意惹情牵"。 酒批:这样的文字这样的开场白,别说情窦待苞的少男少女按奈不住那蠢蠢欲动轻浮心,即便风蚀半百的老男人也热血...

老酒葫芦:我的精神裸游

诞生于大跃进年代的上海并且苟活至昨晚,现半幽居于澳洲悉尼。 独立中文笔会会员,曾向笔会建议开设情色文学专栏并自荐主笔,被一些人疯狂拥戴被另一些无情拒絕。 一生放逐于精神乱世,驰骋于千古红尘,游走于浩瀚环宇,浪迹于未来玄空。自信文字不仅可力透纸背,还可以穿越人心颠沛魂魄直达形而上软处。 早年拽著自己的头发想离开地面飞向遙遥远的天堂:日常生活中写一些不切实际的诗,说一些不切实际的话,过一些不切实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