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酒葫芦:老酒三批《肉蒲团》

“请抛皮布袋,去坐肉蒲团, 须及生时悔,休嗟已盖棺” 这首酸腐的可以的五言绝是《肉蒲团》封山之作,貌似苦口婆心规劝世人戒色,实则通篇男盗女娼,旨在弘扬大逆不道的男欢女爱。 好阴险的左灯闪烁,却在无情的一路右奔。 无名作者开篇借道士之口,对未央生大行劝世之说:善有善报恶有恶终,淫自家妻为行善,淫别人妻为行恶,你淫别人妻,别人也淫你妻,如此淫淫相报,世间便永无宁日,言辞之恳切,大有几百年后国民党对赤...

老酒葫芦:老酒二批《肉蒲团》

都说《肉蒲团》为李渔所作,就像一些人说《东风破》旧词苏轼所作,本人是断不敢恭维,苏轼的词有气有境,那破旧东风都没有,一看就是三流词家。 再看《肉蒲团》想象奇诡有李渔之风,李渔一生海口便是,文章不能不写,银子不能不攒,女人不能不玩。但毕竟李渔是行文走词高手,若真让给李渔写《肉蒲团》,一定笔锋华丽气若山河,色比惊鸿。 看看王实甫《西厢记》笔墨怎么生香,看看汤显祖《牡丹亭》怎么摆境弄艳,一看便知无论《...

老酒葫芦:咖啡和大蒜

  那次某津门老男说,一看就知道你不喜欢郭德纲,分明你是个喝咖啡的主,你不是个吃大蒜的生。 我当然不要大蒜,干嘛放着香浓润肺的咖啡不喝我要去犯贱那老臭大蒜,哪怕全体国人为大蒜犯贱,本人我决不;即便我们的黄河长江都在为大蒜欢呼歌唱,我依然品我的咖啡和女人。 奶奶的本人还真从不看郭相声,套用那津门老男的话,一看就不是个吃大蒜的主。谁都心里明白尽管很多人不愿承认,住英伦海滨别墅和住黄土高坡上...

老酒葫芦:惊红尘四大美人声声吐艳,醉西厢千古风情吟颂...

都说女人是女人的敌人,且听四大美人声声吐艳,醉西厢千古风情吟颂,其配合默契之空前,娇媚扶持之无隙,本人不得不在此放言,让萨特和老酒葫芦喂鱼去吧,咱四朵姐妹花花之摇曳楚楚相怜,今晚若不惊凡尘,圣母不依。 尽管后来五月的“泥滋味”遍布唇齿间,我更能闻到一抹幽蓝并不杂念的泥滋味缓缓弥漫,五月的味道异国飘香道是无情但却有情且伴风吟频频浅送。来自港岛被酒爷爷戏称妖女的露茜小姐字字妙吐恰便是此情必惊红尘晓破...

老酒葫芦:酒批人生九雅

a1.琴: 弦底松风诉古今, 红尘里,难觅一知音。 酒批: 是琴音引来知音, 还是知音诱发琴音, 千古之幽迷,待解? 2.棋: 颠倒苍生亦是奇, 黑白子,何必论高低。 酒批: 既是棋逢对手, 谁输谁赢无妨, 享受过程是真。 3.书: 沉醉东风月下读, 柴门闭,莫管客来无。 酒批: 春读西厢淫词, 夏赏牡丹艳曲, 秋品红楼奇文, 饮金瓶烈火。 4.画: 纤手松烟染素纱, 盈盈写,茅舍两三家。 酒批...

老酒葫芦:披阅西厢供奉牡丹——酒群【牡丹亭/西厢记曲文唱诵会】隔世犹梦后...

这说不尽的阴阳两界还魂曲,唱不完的溶溶西厢风月梦,风轻水弯月迷,美人儿姣好,有道是花枝微颤人心跳,姹紫嫣红不夜天,宽衣踏歌行。 这西厢长亭十里送别,这一款朗朗碧云天这一片凄凄黄花地,这一抹幽蓝道是无情却有情,唱出的是幽幽千里丝丝情愫,埋在心底的永远是那“娇娇滴滴的媚”,风残月稀时花谢人归处,有一行清泪藏梦里。 这名唤妖女的Lucy Tam小姐那曾经的淡淡幽香让我想到民国老上海那一款秋水伊人夕阳残...

老酒葫芦:酒批《你为什么会浮躁?》

我们在80年代也曾浮躁,那时我们无论物质还是精神都是世界上最穷的人群,当时的我们只有一个信念:穷则思变从零开始,认真做事踏实做人。 打开国门之初,面对花花世界扑面而来的各种炫耀和诱惑,我们很少抱怨,我们没想过为什么我没投胎在香港台湾或者美国,我们也不会质问父母为什么这般没权没势,我们只有一个想法,向着未来飞奔。 我们没当今年轻人这么多患得患失,我们也有失败甚至不止一次的失败更甚至如灭顶之灾的重大...

老酒葫芦:心理罪,罪不可赦

这几年中国的电影审查只对意识形态严防死守,至于血腥和暴力基本上视而不见,以至一部比一部的国产电影其血腥的浓度暴力的狠度早已把这个世界甩在身后,而且不管要不要命的是,中国电影至今并不分级也没打算分级。 每个人都有心理原罪尤其男人,不同的是男人的心理原罪是黑白分明的,女人的心理原罪是暧昧不清的也是时空颠倒的。当一个男人要吸干这座城市的所有血液,女人木然的目光则生生不息的游走在字里行间,她们或在黎明前...

老酒葫芦: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

多少年来本人几乎不看CCTV,我总觉得那玩意有毒,如果说老马认为宗教是世界人民的精神鸦片,那么我们的CCTV就是中国人民家庭视觉的地沟油。如果不是当今风头扑面的邓小平剧,怕是我有生之年都不会也没可能光顾CCTV,我乃是天生的视觉地沟油绝缘者,就像犯贱千古的潘金莲从没属于过烧饼武大,就像伟大的共产主义从来不属于渺小的本国人民,看世界大势浩浩荡荡滚滚西去风,听中国人民自拉自唱千年苟且生,所谓春华秋实...

老酒葫芦:也谈骂人的艺术

即使闭起嘴看起来像个傻瓜,也比开口让人家确认你是傻瓜来得强。 每条纬线都认为他只要获得了权利,就可以成为赤道。 ——马克·吐温(美国幽默讽刺作家) 今儿酒泡骂人之艺术,自己都觉得底气不够血气不刚色气不毒,因为本酒葫芦历来认为骂人不艺术,艺术不骂人,所谓骂人不带脏是自欺欺人,你只要骂了人就是自贬身价,哪怕你骂出的是月落乌啼,哪怕你吹出的是天籁之幽。 因为偶见洗博友偷学骂人术,因为梁实秋曾著有《骂人...

老酒葫芦:《战狼2》随想之五:吴京,请使用电影语言...

朋友说能不能抛开意识形态只谈电影,那好,今天老夫不谈政治,只谈电影。 说实话这部电影的确具备了好莱坞电影的几乎所有元素,在我印象中国产电影如此贴近好莱坞范的除了这《战狼2》,还有张艺谋的《长城》,不同的是《长城》没那么“爱国”,但有情怀,中国式的,一种历史的悲凉感。 当然谁都可以爱国就像不是谁都可以卖国。但请别忘电影有电影语言,诗歌有诗歌语言绘画有绘画语言。三十年后的今天已没人怀疑北岛的《回答》...

老酒葫芦:《战狼2》随想之四:吴京不是拍电影而是在玩政治...

在中国工厂当有人提出直升机只接中国人,被吴京一票否决“女人孩子上飞机,男人跟我走”,这是典型的美国精神,这样的普世情怀至少20亿,于是吴京小试牛刀已经50亿。 整部片子完全沿袭美国大片风范,若去掉中国国旗换上英语对白再标以好莱坞某公司出版发行,没人敢怀疑一部好莱坞动作大片狂扫全球。当年左圣孔庆东扬言你不看美国电影会死啊,今天孔太师会不会说吴京你小子不仿造美国大片会死啊。窃以为如此高保真仿制,以美...

老酒葫芦:《战狼2》随想之三

一句“当你在海外遭遇危险……在你身后,有一个强大的祖国”竟让不少的《战狼2》观众当场热泪盈眶以至翩翩起舞怒放心花,若他们再来句感谢党感谢祖国——我只能说本人见过奶奶的犯贱,还没见这么犯贱的。 就像男人对女人说,无论刮风下雨车水马龙,我一定牵着你过马路,因为你有个强大的男人。奶奶的一个男人不能牵女人过马路的男人,对这样的男人我都不知怎么形容。如果这时女人激动再三感动再四叩拜再五,那么我认定这是个问...

老酒葫芦:战狼随想之二

只要你手持中国护照,在任何国家,你都会得到保护,因为你身后是一个强大的中国政府——《战狼2》片尾时冷锋的这段台词让我联想到背后一股隐隐的讽刺,一种哪壶不开提哪壶的绝地阴谋,一片午后凋零的灿烂秋词。 就像那年让没一毛钱关系的伟大领袖有了一毛钱关系,于是罗邱毛雄视二十一世纪的祖国大地,于是《开罗宣言》的三巨头海报刷新阳光下的多情而无辜的观众。 哪天冷锋拍一部中国的蓝天白云,他会不会说,只要你是中国公...

老酒葫芦:建军大业随想

次看主旋律电影就像偷情似的怕革命党人知道了说起你这一层不染的自由派士竟堕落到看这等电影。当年陈毅占领上海不久去听贝多芬英雄交响曲,这叫战斗在资本主义精神世界,司马南赴美叫捅美帝马蜂窝,本人看这样的电影为的是尝一口CCP当年的嫩豆腐。 一支国府逆军扛着一个主义立誓为整个天下抱打不平,两万人的队伍打的只剩八百,那些客死异乡的几人明白他们的主义为何模样,更多是活着不知怎么死死了不知怎么活,生命之轻贱上...

老酒葫芦:战狼随想曲

所谓《战狼2》,直觉上这是一部很好的电影又是一部很不好的电影,就像一个女人远看貌若天仙,近看三分有假;搂在梦里丽影翩翩,躺在怀里柔情不惑;隔靴搔痒千种风情,咫尺待破,却一夜不熟…… 比如看这电影的绝命“狼气”我的第一反应是死了千年的武大郎革命了,百年不灭的阿Q不再精神永胜变得气血冲冠了,中国人数千年劣根性一夜间凌空蒸发从此普世入怀了,从今往后谁再言崖山之后无中华,他该先狠搧几下自己的耳光了。“决...

老酒葫芦:酒批《我的前半生》

这篇文章不知又要得罪多少女人,我的文章不是得罪女人就是得罪党国,什么时候来一篇得罪自己的。 ——老酒题记 以前鲁迅说中国书有毒劝青年人少看或不看,只是一代代青年人都少听或不听鲁迅的话,青年变成了老年又教育他们的孩子继续少听或不听鲁迅的话,以至一百年前的大清人人有病,一百年后的今天关里关外大江南北依然是,举国放眼竟没几个健康体。 这部连续剧我没看过,本人一贯认为在中国被大众追迷的都没什么好事,就像...

老酒葫芦:围城随想(62)——所谓情圣

混到现在只闻到半碗政治软饭的赵辛楣竟如数家珍的向方鸿渐道出做行政的说话可以算数也可以不算数的千古秘决。至于各国政要很少兑现当初的承诺一下台就抱屈选民不给他时间,至于医生没治好病怪病人没成全他的通灵医术就提前归天,至于婚前信誓旦旦婚后恨不得朝对方菜里下毒的或男或女,毒死了是药的问题没毒死是自己运气不好,毒了个半死不活的是上帝瞎了眼让自己误入邪门。 其实方鸿渐知道赵辛楣断不是政治饭料自己也成不了当代...

老酒葫芦:所谓三观全是问题

自从大中华的那锅鸡汤里添加了一副叫作“爱国主义”的药引子,本土的鸡汤随着于丹教授被北大人轰下讲坛而举国麻辣。随着学子小哥那只反方向的鞋冲破迷雾飞向含情脉脉的司马南——从乌有到乌有,一个主义的血色残欢布满天空。 所谓正题所谓三观在中国读不读书是素养问题,读什么书是见识问题,读了书选择什么反应是立场问题。吃什么酒喝什么茶是门面问题,不吃什么酒不喝什么茶是性情问题,什么酒都吃什么茶都喝或什么酒都不吃什...

老酒葫芦:酒批《建军大业》的票房臆想

又有雄心勃勃的预测《建军大业》可票房16亿了,理由是09年的《建国大业》4.3亿,11年的《建党伟业》4.12亿。如果这样的类推可以一厢情愿的如愿以偿,这个主义早在半世纪前就功德圆满了。 即便“建国建党”有六年前或八年前的票房,我想至少那些年前横店的大腕们还没那么脸不红心不跳手不酸腿不软的手撕鬼子。自从义和团刀枪不入的神话昭示天下,乌合之众的日子就结束了。自从想睡地主的小老婆就参加革命成为集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