荀路:布尔什维克主义批判(12)

“不合时宜的”高尔基(续) 高尔基当时“不合时宜的思想”之一是他不同意那种认为革命会激发群众的“阶级意识”的看法。他针对“无产阶级是最革命的阶级”和“农民的作用”的观点说:“我不认为人们能严肃地把整个无产阶级作为一个有文化的心智的力量来谈论。也许在同资产阶级的论战中,为了压倒对方和鼓舞自己的士气这样做是有必要的。但在这里,在严肃地聚集在一起深入地思考俄国命运的人们之中这样做是完全不必要的。无产阶...

荀路:布尔什维克主义批判(11)

“不合时宜的”高尔基 80年代末,高尔基在十月革命前后撰写的一些文章陆续在苏联报刊问世并被结集出版。1995年,美国耶鲁大学出版社又将高尔基《不合时宜的思想》一书再版。所谓“不合时宜的思想”是指高尔基1917年4月至1918年7月在他主编的《新生活报》上开设的个人专栏的名称。这些文章可以让读者看到另一个高尔基:一个激烈地反对布尔什维克革命的高尔基。 1917年4月,高尔基以一个自由知识分子的身份...

荀路:布尔什维克主义批判(10)

(普列汉诺夫政治遗嘱续四) 七、关于国家、社会主义和俄国的未来 …… 以消灭剥削和阶级为使命的社会主义革命在第一阶段两者都消灭不了。不仅如此,为时过早的社会主义革命将带来严重的不良后果,每一个懂得否定之否定法则的人都会很容易得出结论。从一个社会经济结构到另一个社会经济结构,政治上层建筑的作用周期性地发生变化,有时加强了,有时削弱了。大家都承认,在社会主义社会里政治上层建筑的作用应大大加强,因为国...

荀路:布尔什维克主义批判(9)

(普列汉诺夫政治遗嘱续三) 六、关于列宁及其他一目失明的领导人 我承认我曾犹豫过,该不该写写列宁……但列宁是我的什么也没有向我学到的学生,此外,他也是我的对手,将来关于他会写出许多书,因此我回避这个话题是怯懦的表现。在这种情况下很难做到客观,但是我如果现在偏离真相的话,那就是背叛了自己。 列宁无疑是一个伟大的、非凡的人物。要写他很困难,因为他是多面的,像变色龙一样必要时会改变自己的颜色。他和知识...

荀路:布尔什维克主义批判(8)

(普列汉诺夫政治遗嘱续二) 五、布尔什维克政权能保持多久 ……俄国目前形成的客观历史条件、事态发展的逻辑、布尔什维克的策略和意识形态导致的行动,都能使我断定他们在巩固他们政权的道路上将会遇到一个比一个复杂的四个危机。他们执政的时间长短取决于他们栽在其中的哪一个危机上。 第一个正在无情到来的危机是饥荒危机。如果列宁不能摆脱同遏制阶级恐怖并积极反对征粮队的左派社会革命党人的联盟,那么布尔什维克今年秋...

荀路:布尔什维克主义批判(7)

(续普列汉诺夫政治遗嘱) 三、关于布尔什维克及其策略和意识形态 布尔什维克主义作为俄国社会民主工党中的极左派别产生于1903年,在战前年代迅速壮大,目前是一支最有影响的政治、思想和组织力量。布尔什维克主义在俄国出现和方兴未艾的客观原因是俄国无产阶级不够成熟,失去阶级特性的分子人数众多,俄国人多不识字,没有文化。主观原因我以前已经提到过。但布尔什维克主义并不是什么全新的思潮,这种思想早就萦绕于革命...

荀路:布尔什维克主义批判(6)

普列汉诺夫是现代世界最伟大的思想理论家之一。他是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的创始人和领袖。在1903年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第二次代表大会后,逐渐与列宁及布尔什维克分道扬镳,因而受到列宁的批判。1918年4月,普列汉诺夫重病不起。他用了半个多月的时间,由好友列夫·杰依奇笔录,完成其《政治遗嘱》。两个月后,普氏去世。遗嘱经人辗转秘密收藏,在尘封80年,苏联解体之后,终于在1999年11月30日俄罗斯《独立报》发表...

荀路:布尔什维克主义批判(5)

以下文字摘自雅科夫列夫档案材料的札记。写于1985年12月。作者指出:“这些材料今天读来可能会兴味盎然,一是由于它们产生的时间,再是由于它们有助于理解这一切是如何产生的,因为下面将要提到的大多数问题,已经逐渐进入了生活。” 一、关于理论。对于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教条主义诠释很不卫生,任何创造性的甚至经典的思想都在其中无法存活。撒旦就是撒旦:他的魔爪至今践踏着新思想的幼芽。斯大林的教条漏洞百出,看来,...

荀路:布尔什维克主义批判(4)

我们俄国人、我们的人民还没有自由地工作过,还没来得及发展自己的全部力量、全部本领,所以当我想到革命将给我们以自由工作、全面创造的可能性时,即使在这些可诅咒的鲜血和酒浆横流的日子里,我的心中也充满了巨大的希望和喜悦。 我同人民委员们毫无理智的活动的分歧的界线就是从这里开始的。 我认为,思想的最高纲领主义对于俄国人不健康的心灵是非常有益的,它能够在俄国人的心灵中培养出伟大而勇敢的需求,唤起早就必须的...

荀路:布尔什维克主义批判(3)

雅科夫列夫在回忆录《雾霭》中这样反思: 面对十月反革命的种种后果,我总是想到那些至今还在“怀念”那个可怕时代、至今还在寻找“人民公敌”、满大街拖着凶手兼偏执狂患者列宁和斯大林的画像的人。他们之中也有在赫鲁晓夫、勃烈曰涅夫、安德罗波夫执政期间杜撰各种虚假罪名的人。根据他们的告密,成千上万的人受到迫害,被投入集中营和监狱,送进疯人院。他们逍遥法外。不仅如此,他们还罗织罪名,告密出卖那些对布尔什维克领...

荀路:布尔什维克主义批判(2)

雅科夫列夫2005年出版了他的回忆录《雾霭一一俄罗斯百年忧思录》。他说在1996年8月,他吁请俄罗斯和世界的舆论界、俄罗斯总统、宪法法院、政府、总检察院、联邦议会对法西斯一一布尔什维克主义思想及其体现者予以追究。“我写道: 布尔什维克主义不得逃避对以下行为所负的责任: 1917年非法的暴力国家政变及随后开始的“红包恐怖”政策。 发动同胞相残的内战。 消灭俄罗斯农民。 消灭基督教教堂、佛教寺庙、伊...

荀路:布尔什维克主义批判(1)

1903年7月,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在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后又移到英国伦敦)举行第二次代表大会。在投票选举党的中央机关时,拥护列宁的一派获得多数选票,从此他们就称为布尔什维克(俄语多数派的音译);反对列宁的一派获得少数选票,就称为孟什维克(俄文少数派的音译)。这两个派别共处在形式上统一的社会民主党内,直到1912年在捷克首都布拉格召开的第六次全俄党代表会议上,孟什维克被驱逐出党,布尔什维克正式成为一...

荀路:纳粹德国的战争代价

法西斯德国在二战中也损失惨重,正如波茨坦公告所指出:“德国人民业已开始偿还其在公开拥护盲从其领袖在得志时之领导下所犯之可怖罪恶。”1991年,统一后的德国政府经过在国内外的详细调查统计,公布了二战时的军人损失数字: 德国军人战时死亡485万人,其中在苏德战场上死亡381.7万人。 德军在苏德战场被俘250万人(其中有139万人是在1945年5月德国投降时被俘)。 德军战俘在战时和战后共死亡45....

荀路:苏联的“惨胜”

在斯大林时,苏联以“一俊遮百丑”的方式大谈卫国战争的辉煌胜利,实际上这场战争是一次“惨胜”。苏军的损失远大于对方。但是苏联长期避而不谈或故意缩小人员损失数字。1946年1月,苏联概略算出死亡1500万人,其中军人750万人。同年,斯大林在莫斯科市选举活动时公开宣布战争中共死亡700万人。1956年苏共批判斯大林后,赫鲁晓夫在给瑞典首相埃尔塔的信中首次承认苏联战时死亡2000万人。 苏联解体前提倡...

荀路:悲惨的苏军战俘

原苏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宣传部长雅科夫列夫在其回忆录《雾霭一一俄罗斯百年忧思录》中向读者披露了卫国战争期间被俘苏军官兵的悲惨遭遇。摘录如下: “至今尚无我国战俘的准确数字。德国统帅部提供的数字是527万人。根据俄罗斯联邦武装力量总参谋部的材料,被俘人数为459万。原苏联人民委员会负责遣返回国事务的特派员管理局提供的统计数字表明,战争头两年被俘的人数最多:1941年将近200万(49%);1942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