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夫:中国看守所角落——当代神曲(第五十七章)结尾...

马克思的学说经由苏联的十月革命传入中国,早已成了阿凡提那只兔子的汤的汤。 ――李劼《论毛泽东现象的文化心理和历史成因》 人生有很多缘分,我小时听外公这笑眯眯的启蒙语,他说那叫遇合。为此,就两个字伴随我终身,对无故加之,骤然临之通通化解。要说其中的道理,活该哲学家去倒霉。 说到遇合,便想到我最先的趣事,不知不觉和牢狱结下不解之缘。上世纪六十年代,我的家附近是农村,有片美丽的庄园,依重庆掌故论,在比...

唐夫:中国看守所角落——当代神曲(第五十六章)出狱...

如果我想修鞋,我要去找谁呢? ――苏格拉底 1979年12月19日的上午,监狱长叫我收拾好行李,在门口16号单间空房外的走廊,他手里拿张公文纸,神色奇特而又僵硬的说:“你听着,这是对你的判决,我念给你听。”随即他念念有词“颂经”,内容已从抓捕我的反革命罪改为扰乱社会秩序罪,最后那句定板的话语是判处有期徒刑两年。随后监狱长一改表情,好像把我当他们一伙似的说:“这下好啦,祝贺你又回到人民内部了。现在...

唐夫:中国看守所角落——当代神曲(第五十五章)面对枪膛...

我会不由自主的想到那一天,那一刻,那个早上的牢狱,我成了碰石头的鸡蛋。 1979年的秋季,酷暑后的太阳象个撒野的盗贼,偷偷摸摸爬过高墙,用黑白游移的面孔,狞盯着因过度瘦骨嶙疔而放风的几百个犯人,象等距离插在田里的秧苗,东倒西歪,无精打采。“一,二,……三……四…。”的号子被其中一人懒洋洋喊叫,到数目的呼叫接近一百就被站在高出地面的屋檐下,环视众人的监狱长叫声“拿饭!”而各房依次鱼贯而回。总是在放...

唐夫:中国看守所角落——当代神曲(第五十四章)打架...

在道德方面,全然没有灵敏度肯定是不行的,这我也承认。 ――王小波 半夜里突然一阵凄厉的嘶叫:“哎哟,打死人呀!”从对面牢房里传出来,我们都惊呆了,从炕上爬起来挤在风门上看三号牢房(我想起来了,牢房对犯人而言叫舍房),其余的舍房也在惊呼:“爪啧?爪啧!!(重庆人说:‘什么?什么!!’)”。写到此,我想问原野先生,他应该知道“惊营”这个词汇的含义,牢房同样,如果某一处产生怪异的声音,就象传染的疾病电...

唐夫:中国看守所角落——当代神曲(第五十三章)少年情杀...

毕竟,先走的是比较幸福的,留下来的,也并不是强者,可是,在这彻心的苦,切肤的疼痛里,我仍是要说——“为了爱的缘故,这永别的苦杯,还是让我来喝下吧!” ――三毛《不死鸟》 到十八岁,呆滞的神色在那突出的嘴唇流露,那宽于常人的两眼距离总是无神下视。当然,后悔的回忆,更让他不愿抬头。饥饿给他的特征比我们明显,更多的苍白使他脸上没有血色。他整天沉默,大概是幼稚和胆小,竟然没有获得王守田那样的饭量,熬煎于...

唐夫:中国看守所角落——当代神曲(第五十二章)罪源...

去吧!月下的荒野是如此幽暗, 流云已吞没了黄昏最后的余晖: 去吧!晚风很快地要把夜雾聚敛, 天庭的银光就要被午夜所遮黑。 ――雪莱诗《诗章》 好像我与生俱来,就与牢房有缘。我出生的地方与当地大地主庄园的孙家花园仅有华里之遥。由此望去,后面一巍巍山脉,云深霞幽,乱石穿空,龙腾虎跃,那是夏禹王妻子涂氏居家之山,名为涂山。再回看是长江南岸船港沿河咫尺可见的是涂山氏唤夫不归,变石傲然屹立为冲波逆折的“呼...

唐夫:中国看守所角落——当代神曲(第五十一章)重犯张明海...

我的生命连本带利都已用完。 拜伦诗《自讽》 我们有的坐在炕沿,有的背靠墙壁,一下气氛凝固,都望着他。 “我看是不是这样哟!你们坐在里面不好好的学习…。”监狱长突然开门的声调,先将半身一扭,望的上看看,再有那样皱眉的神色,就会让囚犯立即胆战心惊,好比十字路口的黄灯信号,动是停,你要没有考虑之前的光色,心中是忐忑的,我们不知他要挑刺,或是取乐。随即,他又放松了绷紧的脸皮,挥起手来指指点点:“你、你、...

唐夫:中国看守所角落——当代神曲(第五十章)杀父少年...

知比怀疑更为完美。 ――笛卡尔《方法论》 王守田在五一节前被提出去,被一课“独具慧眼”的子弹钻开脑袋以后,我被遣到另一重犯的十六号房,依然是七个人轮班值日看守。不过,这个要犯没有戴镣铐,他姓刘,岁数小,胆子更小。他的家在重庆与华莹山脉交接处的天府煤矿矿区,那巍巍峰巅逶迤如浪,似有排山倒海,藏龙卧虎气势,鬼神不测之地,想不倒出了这么个窝囊废,也算扭曲的创造人间奇迹吧。 监狱长最放心的是重要犯人而纯...

唐夫:中国看守所角落——当代神曲(第四十九章)死刑那天...

主席,主席,大权还在你的手里! ――周恩来 在一间专门的空屋子里,监狱长给王守田松了镣铐,要他自己先脱去外衣,只留得一条内裤,赤条条的王守田被两个虎背熊腰的法警抓住左右手,一个警察在用绳索慢慢而仔细的,一圈一圈不紧不松的缠绕着王守田的大腿,然后是手臂,王守田不声不响被“加工成型”。最后的时刻就要来到,等待他的子弹和枪声就要到位。对于这些,他很明白,一切都在预料中,没有怨气,没有争抗。他相当的配合...

唐夫:中国看守所角落——当代神曲(第四十八章)死刑之路...

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中国国歌歌词 这人叫王守田,可他从来不守田,也守不住老婆,最后连自己的命也没守住。二十多年后的今天,我再来描绘他在牢狱的活生生时候,恍若隔世。愿他在天之灵,无怨与我共同的几百个日夜。那时期,我也成为看守。 那是个沉寂的半夜,我们都静静的睡着,枪兵的脚步声节奏均匀,慢慢的踩踏着滚动的地球,恐怕那星罗棋布的天空,流星一瞬,会带着我们离开这行星,也是他推卸不了的责任。牢...

唐夫:中国看守所角落——当代神曲(第四十七章)与人打架...

拳打南山猛虎,脚踢北海蛟龙。 ――古擂台对联 半夜里突然一阵凄厉的嘶叫:“哎哟,打死人呀!”从对面牢房里传出来,我们都惊呆了,从炕上爬起来挤在风门上看三号牢房(我想起来了,牢房对犯人而言叫舍房),其余的舍房也在惊呼:“爪啧?爪啧!!(重庆人说:‘什么?什么!!’)”。写到此,我想问原野先生,他应该知道“惊营”这个词汇的含义,牢房同样,如果某一处产生怪异的声音,就象传染的疾病电波,大家都会痉挛怪叫...

唐夫:中国看守所角落——当代神曲(第四十六章)刀片...

城头昨宵月,今夕亏其圆。丈夫矜小节,一缺谁复全。 ――曾国藩诗《秋怀》 “那是个安静的夜晚,大家都睡得死气沉沉。” 说话间,28岁就坐牢的胡光友,他那瘦骨伶仃的脸上只有眼珠晰晰闪光,瞳孔张得最开,到现在的时刻,他已经是四十来岁的文革之后年代了,仍然没有判决,没有给他增添的皱纹流露舒展的笑容。牢房里昏暗的光线增添了他说话的意味,几个难友也在旁边凑了过来,大家好象都闭住呼吸。每天的上下午吃饭之间的余...

唐夫:中国看守所角落——当代神曲(第四十五章)行为艺术...

我不愿帝国主义者说支那因此应该给他们去分吃,但我承认中国民族是亡有余辜。 ――周作人《诅咒》 第二次的恶作剧,不但没有整倒牛儿,反而被他得意洋洋的赚了个痛快,吃亏的却是在场的所有难友,特别是城市来的,要是再多看几眼牛儿的话,不想呕吐,也得翻胃。 牛儿展现出惊魂的功夫,是那天大家都依次出门端回自己的中餐牢饭,牢门被关上之后,有的三下五除二,急不可耐便吃了大半,有的正想脱了衣服,细细咀嚼,享尽一刻品...

唐夫:中国看守所角落——当代神曲(第四十四章)梦魂缭绕...

天生一个仙人洞,无限风光在险峰。 ――毛泽东《庐山为李进同志照题词》 而这次坐牢则是不同凡响,牛儿不但成功,还闹出了惊天动地的壮举。 这件发生在太平间的事,牛儿被大家说得尴尬狼狈,令人想起除了心惊胆战,还厌恶难堪。 案发的经过,就从牛儿走向太平间的一步步说起,那是何等的提心吊胆,又按耐不住: 在没有月色的夜,停尸房里更加恐怖,各种各样的死者,结束人间之旅的最后表情,加上奇形怪状的断肢残臂,内脏割...

唐夫:中国看守所角落——当代神曲(第四十三章)牛儿名声在外...

“我劝你也不要当国家主席!” ――毛泽东对林彪语 “哈哈,是你龟儿唢?!”同房有几个在北碚歇马(地名)地区来的年青囚犯一眼就认出了他。 “牛儿,你给大家说说,那天呢,那天是怎么回事……?”农村人叫浑名终身不改,我当知青的时候,听到 叫耄耋老人,仍然是毛子狗子的琅琅上口。看来,这位叫牛儿的,原来还是当地名人。脸色怪糟糟的几分难堪。 他很别扭似的回答:“啥子事……嘛,还不是……进来了。”非男非女的神...

唐夫:中国看守所角落——当代神曲(第四十二章)大驾光临的牛儿...

我是和尚打伞,无法无天。 ――毛泽东对美国记者埃德加·斯诺的坦白交待 坐牢的好处在于不时有人来人往,新闻旧事,那是囚犯不可多得的乐趣和精神生活。囚犯中,有的行为乖张,有的经历奇特,有的人模人样,有的猥亵难看,就像树叶的纹路,肯定没有相同的。 那天,临近的钥匙撞击声音越来越近,最后停留在我们的牢房门前,风门被“哐铛”一声横拍关闭,然后是“啼嗒”的门锁弹开,看不见的力量将门旋转张开,扑进来的那团长方...

唐夫:中国看守所角落——当代神曲(第四十一章)难友伍罐...

纵然没有肉体,灵魂也会一如现状。 ――罗素《西方哲学史·笛卡尔》 伍罐,是伍天禄的浑名,大概伍五同音同义,怎么与罐联系,我忘记问他。浑名嘛,大家都听惯不惊,属国粹之列。我读书的时候,同学脸上有痣,或身有胎记,外形有异,浑名由此而来。把人的外貌、性格、特长、嗜好、生理特征、特殊经历等特点命名,兼带戏谑、幽默、加以讽刺,也属人之常情。古今中外,帝王将相、社会名流、村夫野老、医卜百业,各式人等,皆有绰...

唐夫:中国看守所角落——当代神曲(第四十章)严肃的华班长...

天命之谓性,率性之谓道,修道之谓教。 ――中庸 华班长的特点在眼睛上,好听的说,叫炯炯有神;反之,则为阴冷森森。他的眼珠不小,呈半圆凸出,加之周围高出平面许多,显得几分浮肿,架在肥肥的椭圆脸面上的浓眉大眼,看起来令人不快。他的肤色较白,个子中高,体格具备官样,绣花枕头之流,还有点小腹便便,退伍才荣升为看守所的枪兵,仅仅是挂名而没有属下一兵一卒。但他的服装整洁,装束一丝不苟,看起来不是个马虎人。老...

唐夫:中国看守所角落——当代神曲(第三十九章)一本正经的鸥班长...

我想我应该老实一点。 ――王朔《迅猛动物》 对欧班长而言,我说他一本正经,是指他值班寻视的模样,大头皮鞋擦得晶亮,制服穿得合身整洁,均匀的步伐,故作的神态,腰上吊枪,后背裹手,挺胸抬头,惑然有鹤立鸡群的架势,傲视万物。 鸥班长正名叫欧华礼(音译),他的模样不俗,个子不高,体型不瘦,肤色红润,对待犯人还算和善,与彭鲁人何班长有截然不同的模样。那时候的他,也许只有三十几岁,还在生命的旺年。从行为看,...

唐夫:中国看守所角落——当代神曲(第三十八章)愚顽守旧何班长...

自小生来心性拙,贪闲爱懒无休歇。不曾养性与修真,混沌迷心熬日月。 ――吴承恩《西游记》 何班长叫什么名,我从没有听说,这倒无所谓,从形态外貌上看能他肯定是个人就行了。 如果在牢房里以矮个子比赛,刘班长是当仁不让的冠军,曾班长算亚军,这么说,让何班长拿个铜牌是没有问题。我看他上不达一米六,也下也就在一米五九左右。论年龄他可能在7个班长之中可能最长。那时候我看他在四十五岁以上,算起来现在该是七十出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