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夫:中国看守所角落——当代神曲(第十七章)吃后而言...

我能顽强地活着,活到现在, 就在于:相信未来,热爱生命。 ――食指诗歌《热爱生命》 在看守所的犯人,关押时间没有定数,对外文件(名曰法律条文)规定:居留期限不得超过三个月。而实际关押十年八年的还不少。漫长等待的”渴望”判决,对于一片瓜果,饮料点心,夜宵茶饮,纯属妄想,抽烟更是天外话题。除了每日那点食物,还有别的念头,那是疤拉眼梦西施――想得美。 本篇的晚餐,说是最后,言下之意,这顿饭吃罢,嘴巴就...

唐夫:中国看守所角落——当代神曲(第十六章)狱中黑市...

一切善的根源都是口腹的快乐;哪怕是智慧与文化也必须推源于此。 ――伊壁鸠鲁 牢饭在牢里,还有另外的戏。偶尔的中餐,犯人也有吃到双份,另一个犯人则目瞪口呆,有点点菜慢慢咀嚼,每一片菜叶在口里久久不下咽,等差不多大家都吃完,他也才结束。为什么这样,也许怕人知道。在这天里他会长久闭上眼睛休眠,那是一笔生意的兑现工程。一般说来,象这生意都是在城乡之间做得神秘而又坦然。那年头的城市人好歹还有让农村人羡慕而...

唐夫:中国看守所角落——当代神曲(第十五章)见食见性...

在我们居住的这个行星上,有机体的差异是巨大而惊人的。 ――E.O.威尔逊《论人的天性》 那时候坐牢,不许家人寄送任何食品,牢狱里除了给那点存谷子米饭烂菜,还有一月两次的牙祭(后面专述)之外,囚犯们没有任何可以进口之物。以饥饿之法熬煎犯人,终日终月终年腹中空空,有气无力,在黑黢黢的牢房,霉味与腐气浓缩弥漫中,这样的情景,套句台湾人爱说的话叫“抓狂!”由此取得满意的口供,也是牢狱工作必需的措施。 为...

唐夫:中国看守所角落——当代神曲(第十四章)饥中之饿...

但自然的规律是无法违背的,对于一个饥饿的胃,即使最粗糙的食物也具有不可抗拒的吸引力。 ――大仲马《基督山伯爵》 说来,饥饿也是艺术,韩愈嚼出“潮打空城寂寞回”之句,怕是他的胃酸撞击过胃壁;韦应物描绘“邑有流亡愧俸钱”之境,算是刻骨铭心的内疚之语;聂夷中在弱视中看放“粒粒皆辛苦”之盘,估计对餐具:时时勤拂拭,莫使有尘埃。而杜甫的小儿饿死到他本人被牛肉胀腹,殊途同归。饥饿所已。 其实,饥饿又是魔术,...

唐夫:中国看守所角落——当代神曲(第十三章)等待午餐的镜头...

饥饿的疼痛是剧烈的。它们一阵一阵地发作,好象在啃着他的胃,疼得他不能把思想集中在到“小棍子地”必须走的路线上。沼地上的浆果并不能减轻这种剧痛,那种刺激性的味道反而使他的舌头和口腔热辣辣的。 杰克.伦敦《热爱生命》 早餐之后,囚犯们的嘴唇不再活动,空荡荡的稀饭钵被谁像玩球那么用指尖顶起旋转,才”哐蘯!”一声扔去墙角洗碗桶,留下筷子珍藏,作隐私状,紧闭嘴唇间抽拉几下,就算很干净了。这下,轮到值班做清...

唐夫:中国看守所角落——当代神曲(第十二章)吃在狱中...

梦见别人饥肠辘辘,是祥兆。――周公解梦《生活篇》:饥饿。 文革里,罗瑞卿被打断腿坐进箩筐挨斗,瘸了多年之后的火葬,焚化炉热在关键时刻发冷,想成灰也不行,说欠账活该嘛,好象也不恰当。追根溯源,这报应是他当公安部长给囚犯的最大愚弄,莫过于粮食定量。当然,把犯人关得有气无力,使管理很轻松,审判有快捷方式。看守所是开单取命或判决三生的奈何桥,完成每次预定要求打击5%之量,何须屈打成招,简单的饥饿疗法,囚...

唐夫:中国看守所角落——当代神曲(第十一章)从此离厂...

放弃自由,就是放弃做人的资格,就是放弃人类拥有的权利,甚至于就是放弃自己应尽的义务。 ——卢梭《社会契约论》 我当时还在想以前的镜头,大约一小时后,他俩将门半开,见有人在下面招手示意指点,要我们往楼下不远的礼堂去。那是全厂工人上班时候,一路安静无人。我以为又是一如既往,拿我当人民内部矛盾的批斗会,那年头这么整人,已经成为惯例。斗与被斗都习以为常,会上是上纲上线,会后依然如旧。这时,送着我的俩人一...

唐夫:中国看守所角落——当代神曲(第十章)从此转向...

奴隶制是一种邪恶而悲惨的人类状况。 ――洛克《政府论》 言归正传:那天我在囚车上等待的时刻,不由得想到当天发生事件的经过: 一九七七年九月十三日,当黄艳艳的朝阳射进车间门窗,慷慨的铺洒在我的钳桌半边,欣赏着我的榔头锉刀锯弓吭呤哐哴蹦跳,虎钳夹紧工件,锉齿在推进拉回中吱吱惨叫。数十年后我写了篇小品随笔“锉刀功夫”,两三百字之间,是七年的成绩。呵呵,这里不罗唆。那天的偌大一个机修车间里只有几人稀拉干...

唐夫:中国看守所角落——当代神曲(第九章)想到索尔仁尼琴...

可是除了太阳,一切已经消沉。 ――拜伦诗《哀希腊》 索尔仁尼琴在他的《古拉格群岛》里,论述当年被蹂泥的社会心态,有这样精彩的描述:“有时,被捕的主要感觉是如释重负,甚至……高兴,但这是发生在逮捕大流行时期:当四周围正在把像你那样的人一个个抓起来的时候,而不知为了什么缘故却老不来抓你,不知为什么老是拖延——须知这种困扰,这种煎熬要比任何逮捕都叫人受罪,而且这不仅对软弱的人是这样。”有过几次逃跑机会...

唐夫:中国看守所角落——当代神曲(第八章)雕残今日...

整个世界,无数脆弱与疼痛的羁绊 将我的灵魂牵连到万物。 ――普鲁东诗《枷锁》 北碚,旁依美丽的嘉陵江三峡胜地,曾是我黄昏与周末散步处,至今我每次回国都要去重返回顾,缅怀这个改变人类历史进程的圣地,恐怕将来欧洲人翻开此页,也会争先恐后去北碚拣石头,刨沙堆的发掘研究,缅怀他们在中世纪遭受灭顶之灾时,是我川东子民的英勇献身换得。 北碚、这座不但是重庆的景区,也是全国罕见的绿化小城,山川锦绣子冠,一如卢...

唐夫:中国看守所角落——当代神曲(第七章)力挽狂澜...

太阳已沉入凝结的血中…… ――波特莱尔诗《夜之和谐》 回头看去,距离北碚略半小时车程,连江而上的比邻钓鱼城,要是被蒙军同志象别地那么轻松愉快拿下,人类历史恐怕要重写,今天的地球是方是圆都很难说。1234年西湖歌舞不休之后,虚弱的南宋以卵击石,因河南之战的溃败而引来蒙军杀红眼,连绵不断的马蹄蹂躏江山,血洗大地,在京湖两淮并列的三大战役中,川蜀战区恶斗最为激烈,元达子被杀得丧心病狂,损失惨重,最后蒙...

唐夫:中国看守所角落——当代神曲(第六章)北碚旧事...

一颗露珠满足了自己,也满足了小草。 ――狄嫤丝诗《露珠》 此时此刻,我们的囚车被停留在黄角树镇街边一条三叉路口边,周围看“西洋镜”的闲人菌集过来,用恐惧的目光满足各自的好奇心。身后不到一箭之地,煤炭与货运码头与沙滩,奔腾的川流由北下南,经沥鼻峡,绕温塘峡,象一头烈马将汹涌澎湃的浪花收敛之后,静如处子的文静拥入观音峡,再冲波逆折而奔往重庆,汇同长江,向着覆雨翻云的三峡一路“造化钟神秀,阴阳割昏晓。...

唐夫:中国看守所角落——当代神曲(第五章)抓捕

这样的著作犹如一面镜子,当一头蠢驴去照时,不可能在镜子里看见天使。 ――叔本华 一 黑牌 在光天化日之下的今天,好象对赐封的“现刑反革命”黑牌还讳莫如深,但在三十年前的毛时代,那是家喻户晓,人人必知必会的游戏规则巅峰。谁把这牌号用得最广泛最灵活,谁就很容易当官,而后越做越大,直到最后可以想给谁,谁就陷于求生难,求死更难的绝境。所以,那年头的“现刑反革命”牌多得来街头巷尾比比皆是。时时用“反革命分...

唐夫:中国看守所角落——当代神曲(第四章)归途

相鼠有皮,人而无仪。人而无仪,不死何为! 相鼠有齿,人而无止。人而无止,不死何俟! 相鼠有体,人而无礼。人而无礼,胡不遄死! ――诗经《相鼠》篇 渐渐失去耐性的太阳开始懒洋洋落山,天色慢慢黯淡,嘶叫的高音喇叭终于哑了。气喘喘的囚车还哼哼如啜,街头横斜的标语萎靡不振随风摇摆。捆绑挂牌、削发髡首、低头示众游街慑服大众,镀金的语言加警察和民兵跑龙套,就是法力无边的司刀灵牌,尽管文革才宣布完结不到一年,...

唐夫:中国看守所角落——当代神曲(第三章)第三章批斗...

在轻轻的迷误之中蹲着沉思 最后从遥远之处唤回自己 把自己引诱到自己这里 ――尼采诗摘《流浪人》 只觉得热烈的太阳在动,我们下蹲的双腿越加麻木,忽然一声叫喊,“起来,集合上车!”于是,所有的警察把烟头一扔,民兵一震,这边,那边,嘿!对着走,呼声四起,驱赶鸭子般吆喝。门口观众后退,车箱板像张开大口的老虎等待吞噬,依然杠杆似的把我们“橇”上去,驾驶员发动车辆,像一串连绵不断的蚂蚁,浩浩荡荡,连接成队,...

唐夫:中国看守所角落——当代神曲(第二章)捆绑

可是在那种气氛之中,从来没有而且永不会有一种智力活跃的人民。——约翰·密尔 重庆秋天的太阳依然暴烈,斜射半墙,明暗分明的界线,正好光顾那批走进岗亭的雄赳赳警察,雪白制服,蓝色裤筒,侧边发皱的条纹象红污的蚂蟥列队垂直。整齐划一的黑皮靴亮煌煌的头尖,闪耀黑龋龋汹光。警察们个个年青,多数膘肥体壮,脸若秋霜,虎视眈眈如鳄鱼的表情。其中一两个老瘦干瘪,裤管凹进,裆下空空如也,太监般的神情,侩子手的架势,像...

唐夫:中国看守所角落——当代神曲(第一章)那天早上...

明白了原理与原因,其它一切由此可得明白。——亚里士多德 那个黎明的太阳来得早些,红太阳的触须才伸进风门,还来不及摸住谁的屁股,就听见喧哗声响,监狱长那长年累月无日不响的钥匙串撞击声,配合渐近的足步声,是囚犯的警报器。每当牢房岗亭的铁门“哗啦”揎动,这交响乐就能使犯人眼目圆睁,神情变异。几个光头脑袋伸到风门前轮流转动,巴掌大洞孔让双目盯去如演幻灯片。当牢门被打开的时候,黑暗也被挤到墙角。 1977...

唐夫:中国看守所角落——当代神曲(序)

可有可无的文字 我写过点文字,有时居然以为不错,还想给人看,惶惑之后终于在淡漠中忘怀,以至无意丢失,也不觉得可惜,绝没有象违反计划生育那样的体会。有人喜欢血写的文字,我看那是虚伪说法。对同胞而言,无论是血写的,和写血的文字都没用,即使把人头挂上红旗,也成了广西人的小菜一碟。许多挂名的作家擅长于摇尾乞怜,把臭不可闻的垃圾摆上纸面,奢谈于灵肉之间,耍鬼把戏似的高傲。自思、何必跟他们一般见识。 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