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夫:中国看守所角落——当代神曲(第三十七章)木头枪兵曾班长...

窗外日光弹指过,席间花影坐前移。 ――施耐庵《水浒》第二回 既然一个人有一个人面孔,那么一个人就有一个人的内心世界;因而一个人有一个人的境遇,一个人就有一个人的形态。就象世界没有两片相同的树叶,更没有相同的人生和命运的道理一样。紫微斗数说人生为星曜排列的不同宫位,可观察人的容貌,性格倾向,聪明才智等,但我敢肯定曾班长一定是哪点没有排对,才显得不伦不类。 曾班长个子不但矮,还兼单瘦,衣服穿得比刘班...

唐夫:中国看守所角落——当代神曲(第三十六章)乐呵呵的刘班长...

矮子有一条妙计,能使他比巨人还高,那就是坐在巨人的肩膀上。可是巨人却让他这样做,这真是怪事;而且他还佩服矮子的伟大,那就是道地的愚蠢了。人类的天真就是这样。 ――雨果《笑面人》 我想在继续写我的当代神曲系列的这个时候,逐一把管理人员介绍,比如看守所里有正副监狱长两名,邵管理单独财务生活,一名女炊事员,前文所述。7名班长里只有一二涉及,不很清晰。他们是:刘(富成)班长,欧(华励)班长,曾班长,郑(...

唐夫:中国看守所角落——当代神曲(第三十五章)英武枪兵郑班长...

君子正其衣冠,尊其瞻视,俨然人望而畏之,斯不亦威而不猛乎? ――《论语》 枪兵中,郑班长是个很不错的警员,他长高大英武,1米8左右的身体,壮实魁伟,穿上合身体格的制服,配武装带,象仪仗队的战士,举行升降国旗的军人。郑班长的肤色微白,不像一般农村人的酱色带红薯样。一如持枪的同僚,他也是来自农村,从部队转业到公安,然后做了监狱看守卒。听说郑班长是这些枪兵中唯一参加过抗美援朝的干活,至于和山姆大叔的黑...

唐夫:中国看守所角落——当代神曲(第三十四章)农民枪兵彭鲁人...

这里得笨蛋对星辰的关心,与星辰关心他们的程度一样少。 ——奥罕·帕慕克《白色城堡》 说鲁人当然是粗人了,重庆人爱说没有头脑又凶狠无礼者,就给他个“鲁”字全权代表。彭鲁人的鲁看起来有点腾腾杀气,仇眼恨眉,总是虎视眈眈而获此芳名,大家说起他就藐视加嘲笑。在这些枪兵班长里,他待人生硬版刻,麻木冷酷,那张脸就象凡高割了耳朵之后乱画的草稿,当然是情绪最糟糕的涂鸦次品。另外,彭鲁人也不是谁都能叫的,除了死囚...

唐夫:中国看守所角落——当代神曲(第三十三章)伙头军师邵管理...

也不记得那七个饼,分给四千人,又收拾了多少筐子的零碎吗? ――《马太福音》 自从郑班长经办囚犯伙食的职务被撤消之后,被监狱长看中的人选就是邵管理。 这邵管理模样很不怎么样,与他的行为到成正比。说穿了就是令人不快。邵管理眼睛特别细眯,脸型下垮象残旧的歪房,嘴唇的两边斜而成八字,好象永远在咀嚼失恋的意味。当然,象他这样的年龄和那样的时代,还如此说是在羞辱这个词汇。他的肤色黑黑,个子矮矮,走路摇摇,如...

唐夫:中国看守所角落——当代神曲(第三十二章)修枪...

枪匠须赶紧雇用,废枪迅即处理。 ――《蒋介石日记》1916年7月31日 在牢狱,每天午饭之后,我们总要被枪兵吆喝睡觉。一年四季,天天如此。 那是个夏天的午后,我们都倒在炕板上,无聊中看做层层迭迭的瓦片老屋顶的蛛网与蜘蛛,等候慢慢入睡的时刻,突然脚步声串串,钥匙声哗哗,显得急不可耐。这声音直到我们牢房门口停住,然后是“哐荡”一声,牢房的门打开,睡在炕板上的我们都伸过头来看着门口。 是枪兵欧班长结实...

唐夫:中国看守所角落——当代神曲(第三十一章)狱中献技...

是故百战百胜,非善之善也;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 ――《孙子兵法》 那是个让犯人出操放风的早上,看守所里十六间牢房全部打开,列行“恭”事,每间牢房里轮到值班的犯人把便桶,尿桶,空水桶提出去,放在一米多宽走廊外的屋檐坎下,依然遵令乖乖的关闭牢门。大家都静静的等候,禁锢从昨天的晚餐之后到今晨,长长的一整夜在几平方米面积的黑牢,到现在有机会出去见天,稍息一下,无疑是最大享受。更有要命的饿感,已经...

唐夫:中国看守所角落——当代神曲(第三十章)第一次冲突...

有心为善,虽善不赏;无心为恶,虽恶不罚。 ――蒲松林《聊斋志异。考城隍》 牢狱像个超级魔术师,无论谁进去了,三个月之后变成皮包骨头,一具具骷髅形态,既是未老,却已先衰,那种鹤面柴身的“天仙配”,说穿了,是口中物与肠胃过不去,甚至连画饼的镜头也只有梦中咀嚼,醒来缠绵。想不到我的运气之好,才进去不久,还没有到便成尖嘴猴腮的日子,就遇到一次特殊机会,那是无论谁都渴望争取获得的。 “嗨!我说呀,你们有没...

唐夫:中国看守所角落——当代神曲(第二十九章)念监狱长...

一个人可以代表一个群体。 ――霍布斯《维利坦》 我一直怀念徐嘉理监狱长,估计曾经的犯人们如果偶尔会想到他,仍有小常宝唱八年前(样板戏《智取威虎山》)的滋味:仅仅是咬牙切齿,还不能如愿以偿。说句西方文字望尘莫及的话,以国文之辛辣尖利,食肉寝皮这四个字让受过刑讯的难友去构思,也许才能自慰。其实,我倒是不这么看。他那胡子拉砂才50出头的样子而言,现在应该行将就木之龄。嘿,万万想不到的事,他居然还大有千...

唐夫:中国看守所角落——当代神曲(第二十八章)监管兵卒...

人生在世,大半用于增益见闻。但亲自看到的事很少,其余得靠他人才能知道。 ――巴儿塔沙·葛拉西安《智慧书》 好啦,该说说我所在监狱的内部情况了。天地大戏台,人生就像台上的角色,红脸白脸有模有样,这里简单介绍,待以后我提到某某,看总们才有更具体想象。 长期在牢狱穿不要钱的衣服,配一杆盒子炮的驳壳枪,吊摔摔的,官称公安干警,“干”者有“部”粘连的一概而论叫干部。这本是日语进口,天生就有汉奸味。追根溯源...

唐夫:中国看守所角落——当代神曲(第二十七章)监内判刑...

这种恶劣的生活处境证明,这个国家的政府制度是有问题的。 ――潘恩《人权论》 “来啦,徐管理在叫人出去。”一位难友忙从风门把脑袋缩进来,报告大家新闻。唏哩哗啦的开门声音像铁块跌落在木版上木敦敦怪响,令人听到就毛发倒立。这下,监狱长的半脸庞出现在我们牢房的风门,把射进来的光柱砍去大半,他那鼻下花白的短桩胡子,像大头钉密挤乱插,在那停滞的几秒沉寂里,只有一只眼睛静静盯视着我们,脑后的光线和脸额反比而格...

唐夫:中国看守所角落——当代神曲(第二十六章)集团犯...

既然这样,我们为什么还要活在这个世界上呢? ――奥勒留《沉思录》 陈远志一指他旁边那堆人说:“你问小李子犯的什么罪,他属于集团犯,那才滑稽。” 我随目扫视过去,几个小伙子头碰头的吹牛,嘻嘻哈哈说笑,倒底年少,坐牢都吊儿郎当,天不怕,地不怕,当“宾至如归”呢,很无所谓。看他们有的才十六七岁多点,模样也长得端正。那个叫小李子的还真是个孩样,脸稍微长点,红红的青春豆颗粒密布,学生气重。 “怎么集团呀?...

唐夫:中国看守所角落——当代神曲(第二十五章)镣铐中人...

“起床了!”这样的吼叫从枪兵没有漱口的嘴巴,由几十米外阴森森的岗亭嘣出,随着黎明升起后的日光渐渐发白,新的一天总会这样开始。每当早上七点的口令之后,每到这个时刻,犯人们无论精神虚实,哪怕软软不支,也必须起来,首先要把自己的被子折叠,靠墙放好,空余时侯既是坐垫,又是背靠,下面是简单的衣物,也是夜间的枕头。如果被叫喊还躺着不动的,算违反监规,当牢房里反面教员,不是享受。当枪兵的面额出现在风门,他会冷...

唐夫:中国看守所角落——当代神曲(第二十四章)几位难友...

本来,大家还以为监狱长有什么吩咐或训词,谁知陈远志提着行李才进来,监狱长看他后脚才进门槛,就立即关门,那脚步声听来好象要去撞岗亭。我想,他不但烦陈远志,可能还有点危惧。 这下,这新来的这位大家都熟悉的难友,他只顾东看西看,墙上可以挂毛巾的位置,地上可以置口杯的间隙,然后将那点行李往炕板上摆放。动来动去将风门的光柱搅动,似要把太阳逐出牢外。大家坐在炕板上,像望着一个杂耍的。无聊使人更加喜新厌旧,初...

唐夫:中国看守所角落——当代神曲(第二十三章)班房趣闻...

第一,是中国人用虐刑的天才,大约可以算得起世界第一了。 ――郁达夫《暴力与倾向》 进到牢房,才知道这里叫班房或号房。班、是指有枪兵班长值班看押;号、则是每个房间的数码排号,那是每日都要被监狱长叫喊的名次。 关闭的门,如果不那么老旧和色调古怪,倒很象病房或营房。每扇厚实的木板上都镶嵌几根横向铁条,中间一快铁制插销锁板穿进凸出门框的铁孔,一把拳头大的铁锁像秤砣吊吊,显得沉重。一致整齐如排。我们单队步...

唐夫:中国看守所角落——当代神曲(第二十二章)新居...

我打个比喻,整个人类就像是这样的一群野人:身上带着枷锁,躲在黑暗的山洞里,背对着光线。 ―――柏拉图《理想国》 外面看去,看守所的墙和一般围墙差不多,浅灰色的油漆铁门对开双门,传达室外有个武装警卫漠然呆站。进去才知道里面分隔两层,矮墙内还有高墙,监管人员住舍夹杂其间。门外的地坝不大,那年头还没有“职业”囚车,来来往往的转轮是从各单位临时征用。 这里像个小乡镇,民房周围种植菜蔬。每年的几个主要节日...

唐夫:中国看守所角落——当代神曲(第二十一章)刑罚刑具...

1975年,联合国大会根据第5次预防犯罪和罪犯待遇大会的建议,通过了《保护人人不受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待遇或处罚宣言》。 ――联合国《禁止酷刑公约》 我的芬兰朋友麦克宁有点胖,醒目位置还是拦腰的皮带扣好像不听话。他的肤色净白,个子在北欧人中略矮,看起来有点像反动影片“列宁在1918”里的那个卫队长,属于小时机灵好动,成年后稳重深邃那类人物。他是位社会学家,五十多岁,头发已见稀落,还那...

唐夫:中国看守所角落——当代神曲(第二十章)头等大事...

将以愧天下后世之为人臣怀二心者也。——《资治通鉴》周纪一 此篇说头等大事,为囚犯必须会的日程特技! 吃喝拉洒,是人都必须妥善解决,无论您把老三篇演得热泪盈眶,或是想提干而终日斜肩谄笑;哪怕你五大三粗,气势轩昂,或许楚楚动人,百媚回首,以至于打雷下雨,地动山摇,该拉的时候得排出所有的私心杂念,情书账单,先让裤头裤腰离开,得有特种练功姿态,触景生情的外表。这和伟大与渺小,高尚与低贱毫无关系。既然肚皮...

唐夫:中国看守所角落——当代神曲(第十九章)灵巧小吃...

人活在世上,就是为了忍受残忍,一直到死。――王小波《黄金时代》 吃鼠之间 想不到天天为吃所困,幻想尽管自由自在,而肠胃还是腹腔里唱反调,把我们都捉弄得面目全非。 那几天夜间,牢房出现异常声音,靠墙的过道成九十度的转角出有个水洞眼,那是囚犯洗漱倾倒废水的同道,靠近旁边的洗脸盆经常出现被触动的声音,而且总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渐渐引起了大家的注意。“听,啥子声音在响。”有人竖立耳朵,有人抬出望眼,有人...

唐夫:中国看守所角落——当代神曲(第十八章)民主牙祭...

在此之前,从未有一个民族如此投入地参与管理自己。 ――维基百科《雅典式民主》 痛苦是时隐时现的。最好的时候,是一种沉闷到令人发疯却又很难把握的空洞感;最坏的时候,是折磨人的苦楚,就好象有一只铁爪在他的命根子上到处乱抓。 ――[美]乔纳森·凯勒曼《屠场》 “闹什么哟,吵啥子嘛?还有两天你们就要吃肉了。哎呀……,我说你们……硬是不听话。” 说这话的监狱长,表示那天的心情好得特别,拿囚犯对油荤的渴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