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治·奥威尔:文学和极权主义

文|乔治·奥威尔 译|董乐山 我们生活在独立自主的个人已经不再存在的时代,或者应该说个人已开始不再有独立自主的幻想。现在,在我们所有关于文学的谈论里,而且(尤其是)在我们所有关于批评的谈论里,我们都本能地把独立自主的个人视为理所当然的事。 整个现代欧洲文学——我指的是过去400年的文学——是建筑在思想诚实的概念上的,或者,如果你要那样说的话,是建筑在莎士比亚的“对你自己要诚实”这句名言之上的。 ...

君特·格拉斯:文学与政治

© 君特·格拉斯/文 Günter Grass © 江澜/译 Günter Grass (1927-2015) 女士们,先生们: 如果我写一首关于纽扣丢失的诗,那么除了许多私人的尴尬的原因,还将不可避免地说出导致纽扣丢失的政治原因。换言之,政治是现实的一部分,文学——历来都在搜寻现实——将不可能忽略或排斥政治。 我觉得,文学与政治从来就不是相互排斥的对立体:我写作的语言患了政治病;我写作的国家沉...

钱穆:文学的意义在于发现更高的人生

1 最近偶然看《红楼梦》,有一段话,现在拿来做我讲这问题的开始。 林黛玉讲到陆放翁的两句诗: 重帘不卷留香久, 古砚微凹聚墨多。 有个丫鬟很喜欢这一联,去问林黛玉。黛玉说:“这种诗千万不能学,学作这样的诗,你就不会作诗了。”下面,她告诉那丫鬟学诗的方法。 她说:“你应当读王摩诘、杜甫、李白跟陶渊明的诗。每一家读几十首,或是一两百首。得了了解以后,就会懂得作诗了。” 这一段话讲得很有意思。 我先拿...

余杰:中国的苦难和作家的良心

——2006年3月18日在香港的公开演讲 (武宜三据记录整理,未经演讲者过目) “六四事件”是中国当代历史的转折点 我把一九八九年“六四事件”当作是中国当代历史的一个转折点,它产生以下三个不可忽视的影响:一,中共当局下令军队用机枪、坦克杀害手无寸铁的学生和市民,使数以千计的人家破人亡,从此中共丧失了统治的合法性;二,以赵紫阳为首的开明派、改革派被淘汰出局,从此中共内部出现了人才逆向选择机制,优败...

于盟童:习近平发长文再谈文学

华盛顿 —北京时间10月13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通过人民日报旗下的“学习小组”微博和微信平台发表长篇自述,再度晒出自己的书单。当天适逢2016年诺贝尔文学奖颁布,习近平的新书单也受到了很多关注。 此前习近平曾多次在公开演讲中晒书单,而这次习近平的长文除了提到更多中国书籍外,还详细记录了许多与读书有关的经历,并对中国文艺界的工作提出了要求。 在这篇题为《独家 | 习近平自述:我的文学情缘》的文章...

阿城:中国人不善良,如果都善良就不用“劝善”了

2016年初,阿城作品首次结集为《阿城文集》出版,其中既有“三王”代表作,亦有涉及写作、电影、音乐、绘画、收藏、摄影、文坛掌故等方面的散文杂文,是目前收录阿城作品最全的版本,并由阿城亲自校订、杨葵担任特约审校。有此因缘,极少在公众场合演讲的阿城,这一次在中国人民大学文学系院长孙郁和出版方汉唐阳光的邀请和促成下,于9月28日来到中国人民大学,以“中国世俗与中国文学”为主题演讲。 两个小时的演讲,阿...

国际笔会第81届年会举办“中国文学聚焦”专场

(加拿大魁北克讯,2015年10月14日)10月14日,第81届国际笔会年会在加拿大魁北克召开期间,举办了“中国文学聚焦”(Chinese Literature in Focus)专场。 “中国文学聚焦”(Chinese Literature in Focus)专场在当地时间下午5时开始,首先由张戎作25分钟的英文讲演,主要叙述了她从事文学创作的经历,介绍中国作家目前所处的境况,此后用五分钟时间...

思郁:《俄罗斯文学讲稿》:纳博科夫与俄罗斯文学

像任何流亡到美国的作家一样,写作并不是一个很好的职业,除非你能写出一本《洛丽塔》那样的畅销书,才可能养活自己,成为一名完全的作家。1940年5月,纳博科夫到了美国之后,同样陷入过讨生活的困境,他甚至差点成为了一名快递员,做过家教,当过网球教练,四处演讲,给杂志撰稿,做自己的昆虫学研究,最终也不能免俗地成为一名教授文学的教授——在巴黎的文学圈,西林是个大名鼎鼎的小说家,到了美国他默默无闻,只能从头...

2015台北国际作家周暨独立中文笔会颁奖典礼图片集(3)...

独立中文笔会举办的2015台北国际作家周已于3月16至22日在台北举行。此次为期一周的台北国际作家周活动获得了各界的极佳好评,确实是一次文学盛宴,更被认为是笔会历史上举办的最为隆重最为成功的一次活动。 主场“国际文学之夜”和独立中文笔会颁奖典礼亦于3月21日隆重举行,当天活动的视屏可以点解google 云端链接观看:https://docs.google.com/file/d/0B2jkEGDx...

【紫藤讲座】1989之后的中国文学

讲题:1989 之后的中国文学 时间:7月10日(四)19:00~21:00 地点:紫藤庐(台北市新生南路三段16 巷1号) 讲者:贝岭(诗人、编辑和出版人)、林培瑞(美国知名汉学家) 报名方式:名额有限,请洽02-23637375或02-23639459 适逢“六四”民运25周年,无论台湾近期的学运、香港的七一游行与和平佔中,看似趋向更民主开放的中国,其实走过一段因血腥镇压而噤若寒蝉的时代,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