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懿:得陇望蜀之二:热烈欢迎胡锦涛先生英明批示频频传...

中南海内外、海内外关心中国社会文明进步的人们,由于大家的共同努力2005年12月16日,中国非暴力公民权利运动的倡导者和实践者、虔诚的基督徒赵昕先生,在中共国安的全天候监控下,与其父母到“人间天堂”的中国四川省九寨沟旅游,于11月17日在茂县羌汶大酒店,遭遇不明身分的人众的恶意殴打,致恶性伤害事件,因有据称“中共中央总书记、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主席胡锦涛的关注。他对此案做了专门的指示,希望尽快查出...

欧阳懿:得陇望蜀之热烈欢迎胡锦涛先生英明批示篇

八九一代学运领袖、1992年中国自由民主党重要参与和组织者、1998年中国民主党全国筹委会常委、2005年1月主张给予赵紫阳先生公开悼念而被掳掠的中国公民、中国非暴力公民权利运动的倡导者和实践者、虔诚的基督徒赵昕先生,今年11月中旬,在中共国安的全天候监控下,与其父母到“人间天堂”的中国四川省九寨沟旅游,于11月17日在茂县羌汶大酒店,遭遇不明身份的人众的恶意殴打,致“头部线性骨裂四处缝11针”...

欧阳懿:胡锦涛先生,请从小事做起

──让垂危的母亲看一眼良心犯儿子刘贤斌 无论是民选而出还是专制国家的领导人,上任之初,都要哇啦哇啦一通,一般情况,大家称之为“就职演说”。 进入二十一世纪的中国大陆,出现了这种情形:一个依仗暴力,把阶级意志上升为国家意志,长期主张和实行阶级歧视、阶级斗争和阶级教化的极端集团和他的领导人,终于要“政治文明”了,终于要“私有财产不得侵犯”了,终于要“人性”、“人道”、“人权”、“人文社会”和“和谐社...

欧阳懿:纪念胡耀邦先生,胡锦涛要干什么

近几个月来,胡锦涛力主大规模纪念已故改革派总书记胡耀邦先生的消息被弄得沸沸扬扬,估计稍后一段时间,各种议论还会增加。 16年了,预备纪念胡耀邦先生,这还是第一次,胡锦涛先生,你要干什么? 这个消息最初出现时,我的感觉是,胡锦涛先生又要作秀了! 大家知道,胡锦涛的前任江泽民,是因为“坦克和机枪”的暴力镇压爱国学生和平民上台的,他一直觉得这样的上台缺少合法性,很不讲道理和不文明,所以,他就要幻想消除...

欧阳懿:《日美防卫合作新指针》的修订意味着什么

《东京新闻》1月31日报道:日本准备于美国修改日美防卫合作指针,以台湾海峡有事为着眼点,研究双方在实施联合作战的情况下各自如何应对等问题,从而确定新的相关实施规则等。报导还说,政府在日前开始着手对规定日美两国安保合作应有状态的《日美防卫合作新指针》进行修改,希望根据恐怖主义和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等新威胁以及亚太地区安保环境变化,进一步明确日美各自负担的责任,以期加强两国间的合作。 2月18日《华盛顿...

欧阳懿:一位民间思想者读报印象

我在一家速食店等候一碗芽菜面条,服务生递过一张报纸。噢,2002年7月1日,今天,是中国共产党81岁生日了。头版仍然刊载一些据说是伟大的身躯和伟大的文化、先进的生产力以及最广大的利益之类。得承认,不少时候,我们空闲得很无聊,但除非无聊到象有发情之猫撕扯我们的心,这时我们需要用更无聊的东西来修炼自己,或许我们会这样选择:看它们,看下去。 翻检着看,或许会有一些内容,近二、三年来,在一些版面上,总有...

欧阳懿:妙文华章,送连战先生一份厚礼

中华民国国民党现职主席连战先生及其随从正在大陆访问期间,我个人对连主席的访问表示非常的欢迎和非常的担心。 我们的前辈和我自己的亲身体验及研究表明:民主,对于国民党而言是有多少的问题,对共产党而言,是有没有的问题。 共产党治下的贱民,终于可以相对近距离地看一眼曾经、总算、支付了一点自由民主权利给其已经丧失了治权力地区的民众的当年国民党的后辈的容颜,多少也应该有一种亲切和欣喜。 盼望和致力于民间权利...

欧阳懿:维稳破产记

死不改悔的反革命坏分子胡石根祸国殃民,严重破坏无产阶级专政革命事业,虽吃了上顿沒下顿而不辍折腾。 骗吃骗喝骗唱歌党政治局候补委员欧阳康康心急如焚,数问计于八卦中学校长欧阳不二曰:吾师病矣,药将安出? 校长曰:你把他骗来,我望、闻、问、切后方有计议。 胡中计而来,问答间校长以麻绳系其左腕,闭目片刻。云:病深矣。以维稳药石疗治之。 欧阳康康曰:愿闻其详。 校长云:吾望之,印堂乍阴乍阳,变化非常,头顶...

欧阳懿:亲爱的伊梅尔达,阶级斗争是条狗

亲愛的伊梅尔达,亲爱的宝贝 不知你是我的姐还是我的妹儿 不知你是我的姨还是我侄女儿 天高地遥远,这都不是事儿 亲爱的伊梅尔达,亲爱的宝贝 游游山玩玩水 换着花样穿几百件衣裳 换着花样收藏几千双鞋 出国摆个谱 出洋遛遛腿 地大物博物阜民丰裕,这算芝麻事儿 亲爱的伊梅尔达,亲爱的宝贝 乙末年千万别提辛午年 想起辛午年咱就奔涌伤心欲绝的泪 地主他们是乡绅 和农民并肩耕耘一片地 和农民同撑起一遍天 阶级...

欧阳懿:仰望耶稣或两个双重反革命的对话

2001年夏,蜀汉之地大旱。秋,过量积蓄的雨水再也不能被控制,致淫雨经月。人便可裹足息心,团身不出房门。坐窗前,听风雨敲击窗儿,翻看几本早计划读读的书,也效仿哲学王沉思默想,沉思默想给自己看。 头里作一封关于非暴力的回复信,继后到了9月11日夜,恍惚中入睡。电话铃响过不停,确证非梦,接过来听:世贸大厦遭到袭击,数万人丧命,美国进入战争状态……披衣跳到电视前搜索、等待,最后得以看见…… 继后20余...

欧阳懿:天方夜,花生谈山海经之海带阵和大海难

天方夜,麒麟关,荒郊野岭在山头,工友下来,包谷酒下米饭。校长云:再来一碟花生米,给你们來一段《天方夜,花生谈山海经之海带阵和大海难》 这是什么地方? 徐福睁眼醒来。好一个陌生晶莹的世界。 他披上床头的裘衣,感觉到无比的轻柔和正好的温暖。他推开近前的窗,小溪从窗前流淌,花园馥郁,有一美女在招蜂弄蝶。听得窗户开启,回眸笑望。 这是什么地方? 你是? 小姑娘巧笑一下。 你应该问: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

欧阳懿:台海有战事

台海会爆发战争吗? 一般理性的认识是没有可能。 这种认识的人们看到:经过50多年的经营,台湾的政治、经济、文化已经得到较好的发展。政治上民主化已经不可逆转,得到岛内和国际社会的普遍认同。经济实力增强,民众生活富足安乐,加大了对政府及其意识形态的向心力。在危难中,民间与政府必定同心协力。文化多元化和对传统的良好继承,使任何极端势力都不可能有畅销的市场。即如所谓“台独”,仔细解读,在保证不给大陆提供...

欧阳懿:那一年,那一天

——纪念“六四”16周年 那一年,人们说 法国大革命过去两百年了 那一年,人们说 戊戌维新九十年过去了 那一年,人们说 “五四”运动已经七十年了 那一年,人们说 共产不共和已经五十年了 那一年开头 我给我的朋友刘贤斌写信 我告诉他我有预感 五月里将发生要求民主、自由的学运 我告诉他这次学运将遭到镇压并因此失败 我说如果我们爱这个国家爱这些人民 我们看长远我们埋伏预备下一次吧 春节时我们碰头见面更...

欧阳懿:一毛二毛三毛,四毛五毛六七毛

五十多次运动 或路线斗争 老毛毛了很毛 毛,你终将 被敲骨吸髓 制成腊肉 这是诅咒还是荣耀 大毛死了 一枚直落燃烧 人类最聪明伟大正确的炸弹 …… 二毛姓廖 光头他用了近四分之一个世纪 偷渡一座并不宽阔的桥 从祖国到越南到德意志 除了箫和诗,他一无所有 过桥后他貌似说过四个字 老子活了 三毛是个好青年 他看完中外反动势力高逼格的电影 然后果断转发到互联网微信圈 关于四毛 我一无所知 不提 五毛是...

欧阳懿:万圣节的深夜里

万圣节的深夜里 我看见李化平兄 独自游荡在天府广场· 人民北路很人 天府广场很平 白森森的雕像挺立得很神 硬硬的翘立夜空 啊哈,这座雕像就是一个忠诚的J8 他始终站在小腹下J8的位置 2015.11.01...

欧阳懿:玩核按钮的孩子

玩核按钮的孩子 是头孤独的大蠢驴 白天他盯着一颗扣子 夜里他摸着一颗扣子 他是不是叫毛岸青 不知道自己有JJ 玩核按纽的孩子 他不会爱上蓝天 他不会吟词写诗 这种人我们不带他玩儿 还有喝酒或打牌 这种人 我们不和他同一张桌子 2015.11.01...

欧阳懿:纪念“六四”,理性前进

──“六四”13周年 极权的背后是极端的利益。 极端利益需要极端的暴力和极端的愚昧来维持。 对于极权者而言,恐惧和遗忘是他们最后的工具。 1989年春夏之交中国大陆的和平民主爱国运动,是国民对中国历史上最腐败最顽固的极权势力的不屈服抗争。 这场运动的正义性和民意性,与执政当局的顽固、残暴已经同载史册。 是的,这场正义的、具有广泛民意基础的和平民主运动被武装到牙的恶劣势力镇压了。鲜血流淌天安门、流...

欧阳懿:浅析“911”事件对于中国社会发展的影响

2001年伊始,美国新总统布什以极为强硬的态度,宣布和运作他的“战略导弹防御计划”,准备实施继里根、老布什和克林顿以后对于残余的集权国家的“和平演变”。这在集权国家和借集权而捞得利益的准民主国家中,造成了一片恐慌的局面。 1989年“六四”屠戮后组建的大陆执政当局,由于日盛一日的腐败难以在现有体制下得到解决,农民和城市失业人口问题形势恶劣,经济形势恶化,执政当局的“合法性”受到严重挑战,寻找“执...

欧阳懿:关于“911”极端恐怖事件的声明

欧阳懿 等 惊悉纽约、华盛顿等地遭到恐怖份子的连环袭击,中国四川人权民运界十分震惊并发表声明: 中国四川人权民运界认为:这次极端恐怖事件,是人类历史上最卑鄙、最无耻的犯罪行为! 中国四川人权民运界认为:这种最卑鄙、最无耻的犯罪行为,不仅仅是对自由的美国人民的公然挑衅和侵犯,也是对全人类爱好自由和和平的人民的公然挑衅和侵犯。我们呼吁:全人类爱好自由和和平的人民联合起了,反对一切极端、恐怖暴行! 中...

欧阳懿:2001年末基层“选举”引起的话题

今年第一次回老家,是在四月里,为爷爷的生日,巧遇的事只有一件——数月工资未能领到的教师们气愤了,拒绝上课。第二次回老家就在本月中旬,也与爷爷有关:一位亲戚听说我被当局判刑,然后去传给我90岁的爷爷听。我爷爷气得不行。为此,我决定再回老家一行。 到老家后,很多人的眼神怪怪的,过去交往较多的人也有的侧身而去。细细一想,人们以为我从监狱里出来呢。到老朋友们处了解:听说你被判刑8年呢!我开玩笑说:“暂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