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懿:咸与维新——我看中国民运

谁是中国民运?──当这个问题出现在我的思索中时,我着实惊吓了一番。对于一般人来说,这似乎已经不再是一个困扰人的问题。其实不然,否则,对于大陆中国而言,人权民主的实现,何至于道路仍漫漫,步履常艰难。 对于现今的某些持不同政见者而言,或多或少,中国的人权民主运动: 无非是阿Q式的“同去!同去!”——为了吴妈,为了秀才娘子的宁式床; 无非是王金发的督军梦——把大碗喝酒大块吃肉的筵席摆进衙门里去; 无非...

欧阳懿:关于公开

关于公开,我作如此阐释: 1999年政治大迫害,我对国安作如此言说:如果对“公开、理性、非暴力和多元互动”的方式,你们竟也要不遗余力地迫害,那么,有意或无意中,你们发出了一个极其危险的信号─—“公开、理性、非暴力、互动”:此路不通!以我的能力想象,地下密谋、暴力、你死我活的角逐情绪将因此滋长!如果那样,那绝不是刘贤斌和我愿意看到的,或许也不是你们愿意看到和能够控制的。 这并非有些人所理解的:你是...

欧阳懿:明明白白估量民运和民运人士的作用──给贤斌的信...

贤斌:你好吗? 这是我给你写的第5封信了。这封信现在你还看不到,我也只把你作为倾述对象,由我来轻轻述说。但我又仿佛看见你在倾听我的语言,或低头阅读我的文字。可是,你,我的朋友,是黑而且瘦?或者黄夹杂苍白和浮肿? 最近,我一直被困惑压迫着,新一轮政治大迫害后的状况并不同于往常:过去的一轮轮迫害,尽管也伤筋动骨、杀鸡吓猴,但朋友们总是一致默默地承受、恢复。这次则不然,来自内部、边缘和外部的责难和气馁...

欧阳懿:关于非暴力的一封回复信

飞跃弟: 久未联系,现安好回音,减我担心。我最近的状况不很好,思考多于动笔。关于非暴力,却应回复我弟。 一、对于要走的路,全靠自己的理解和信念。至于其他人的选择和鼓噪,与你自己无关。这正如共产者选择专制、剥夺神圣的私产、 甚至因拥有私产就夺取性命而被我们不以为然一般。 二、选择暴力就不被打压吗?就不受挫折吗?我想打压会更厉害,挫折会更大。从某种意义上说,暴力就是犯罪,管你什么名义?为什么自由主义...

欧阳懿:今夜我和月亮只保持一种关系

宝贝 以及亲 除了满满甜甜的祝福 你们的月饼里 一张纸条都沒有 一张纸条都没有 没有 没有 没有 没有 没有一个月饼一张纸条写上 八月十五杀鞑子 宝贝或亲 月饼里没有纸条 今日 今夜 我和月亮只发生一种孤独关系 如图所示 2015年9月27日中秋 云南 注:配图取自网络  ...

欧阳懿:关于非暴力

关于非暴力,我主张实行并反对修正。 对非暴力的责难,有一个典型诘问:假如,有一个人,他以暴力方式杀死了李鹏,你反对他的暴力吗? 我们的这些朋友的诘问不能说没有水平。因为,他们知道,对于中国民间政治力量和一般群众而言,李鹏的极大罪恶必将清算,况且他至今还倚在天安门城楼上示笑。那么,现在有一个人杀死了他,你不是很解恨、很痛快的吗?那么你就应该赞同他的暴力方式,那么关于非暴力…… 而我想起了一些事。 ...

欧阳懿:一九九九年四川:请你倾听

1999年7月7日下午,刘贤斌、佘万宝等十余名四川人权民运人士和知识份子被国安人员同时抓走;两天后,仍被扣押。7月14日,他们被告逮捕,四川人权民运人士开始了艰苦的救援行动。而四川地方当局已经得到来自上面的指令:重判这两位活跃份子。8月5日晚上,佘万宝被四川省广元市中级法院告判有期徒刑12年、剥夺政治权利3年的消息传出。翌日凌晨,四川省遂宁籍人权民运人士陈卫被国安从家中带走。同日7时40分,四川...

欧阳懿:民主化过程中的政治力量

人们企盼专制的终结。 人们期待民主的确立。 人们常常断定废除专制会导致民主的确立。 事实上,一个非民主的政权更可能被另一个非民主的政权、而不是被一个民主的政权所代替。 但是,民主的确立仍然不可避免。我们通常这样认为,同时事实上也是如此。因为专制独裁下的各种政治力量的互动,最终把民主改革派和温和民主派推向政治舞台的中心,最终把人们的思想情感和实践纳入理性轨道,从而迈向民主化进程的高潮。 致力于中国...

欧阳懿:社会变革的几点思考

社会变革的依据是现有的政治、经济体制阻碍了绝大多数人对利益和权力的合理追求的实现,因而不能适应社会发展的需要。 社会变革实质上意味着利益和权力的再分配,因而不难理解既得利益和握持权柄者的保守努力,因而不难理解利益和权力遭受损害者对社会变革的热诚呼唤。而一般民众看多了传统政治人物的极端利己把戏和极端伪善面孔,因而政治冷漠就不可避免。 专制者常常成为尖锐社会矛盾所指的中心,因为他役使强暴占有了太多他...

欧阳懿:冷眼中共十六大

狼和熊撕杀起来,为了吃掉猪,一群患有软骨症的猪。 一些猪说:打倒蠢笨的熊,让狼吃我!被狼吃的滋味……咋咋……不错…… 另一些猪说:我们应该与熊胖哥站在一起,消灭贪婪而精瘦的狼!狼的牙齿太锋利还有腥臊气,哪里比得上熊胖哥憨厚朴实,一不小心犯困发昏因我们的风情放弃吃我们的念头。 这是20世纪初为瓜分中国而进行的日俄战争中部分大清臣民的心态。 我大多是在鲁迅先生的《呐喊?自序》和《藤野先生》的文字中知...

欧阳懿:今何在,太史公,林立果及其兄弟

马勒戈壁是后羿 对帅哥美女及后代的祸害 第十个太阳 比九个太阳危害人类的总和 更暴烈更凌厉 大地干渴,恒河沙数人民 奄奄一息,束手为奴待斩待毙 马勒戈壁后羿 嫦娥因此奔月 偷什么人出什么轨你爬一边去 今何在,太史公 刺客列传林立果及其兄弟 他们要干掉第十个太阳 要干掉的是第十个太阳 这就是终极意义 荆轲算个鸟 尽管没有了结秦王的狗命 但赢政的暴戾怎能和第十个太阳并提 今何在,太史公 刺客列传当传...

欧阳懿:一位民间思想者“七一”手记

走出被世界杯占居的6月,7月里的人们重新开始更加世俗的生活:种地、打工、炒股、读书、结婚、生孩子,以及旅游、偷情、贪污、索贿受贿…… 7月,我将失业。一个民间思想者,我将成为自由职业者,或者我将和鱼一般的失业人群游走在试图榨取我们最后几片散碎纸币的所谓职业介绍所。在这个号称太平盛世的时代,在这个全民资产被公然瓜分公然外逃还将坚定不移地继续下去的时代,在这个国民权利被普遍剥夺而无声的时代,这一切,...

欧阳懿:刺客列传里没有你的名字——9月9日致@大理老波...

今晨起床 时间指示:9月9日 你说1976年9月9日你在北平 下午4点钟。 你说你敢肯定,记忆犹新 你是去扮演一个刺客吗 象一枚病毒,怀抱你全部的诅咒 你去晚了 他已经死了 他在你抵达前死了 我的刺客列传里没有你的名字 他在你懂事前死了 我的刺客列传里没有你的名字 2015年9月9日...

欧阳懿:曼德拉的鬼聪明

从阶下囚跃升总统或许是一件值得欣喜的事情,但当上大总统,面对太多曾支持他寄希望于他而现今仍然处在贫困中需要吃饭、穿衣、读书、就业、医疗的人民,这总统就不好玩了。曼德拉就是这样一位不好玩的大总统。当然,他最大的麻烦是他无权来一道“打土豪,分田地”的命令解决眼面的问题。 怎么办? 1998年7月18日,上自总统、首相、大主教、王子,下至影视大腕、当红歌星、超级模特2000多人,在支付1200美元最低...

欧阳懿:国士不可辱——曼德拉研究之二

从17世纪开始,非洲就形成了多民族和多种族共处的局面,基督教比较盛行。在这样的土地上宣扬对立和暴力,不但得不到广泛的理解和支持,还会在人们心中留下难以弥补的伤痕。为此,曼德拉和他的朋友们在“非国大”倡导非暴力抵抗来消除白人的种族隔离制度,自然会赢得人们的大力支持。 然而,南非种族隔离当局坚持强硬政策,继续推行种族隔离制度,对曼德拉等人的和平努力实行残酷镇压和恐怖统治,将曼德拉等人判处终身监禁。 ...

欧阳懿:圣贤累美人——曼德拉和他的婚姻

为了一个没有种族歧视的南非的实现,科萨族贵族之子纳尔逊·曼德拉(Nelson Mandela)进行了50多年艰苦卓绝的抗争,28年狱门深锁后,从阶下囚一跃成为南非第一任黑人总统,为新南非开创了一个民主统一的局面。为彰显他在消除种族隔离及其以后的和解努力,1993年,他被授予诺贝尔和平奖。在人们眼里:曼德拉,一个圣人。 古来圣贤皆寂寞,黄脸老婆眼里无圣贤。所以,孔子牢骚满腹地嚷嚷:小人与女子难养啊...

欧阳懿:小蚂蚁在移动,大象在小蚂蚁的背上——甘地研究之二...

蚂蚁啃骨头,人们很熟悉。蚂蚁背大象,没人听说,我乐意讲给大家听。 蚂蚁与大象,是不同类别的生物,原本有各自的性情与生活,即使偶然遭遇,决不至于冲突、搏弈。显然,我所要说的,决不是生物学意义上的东西。 对于强大到自称或被称为“日不落帝国”的大不列颠联合王国而言,19世纪末20世纪初,任何一个幻想从大英帝国那里获得“自治”或“独立”的印度人,都是一只小小蚂蚁。 这只幻想获得“自治”或“独立”的“小蚂...

欧阳懿:第三种武器:仁爱和非暴力——甘地研究之一...

古希腊科学家阿基米德有一句流传千古的名言:“假如给我一个支点,我就能把地球撬起来!”就杠杆原理的表述而言,阿基米德无疑是很正确的,我无异议。但就事实而言,它是一个真正的假命题,因为这个命题的前提条件是不存在或难以实现的。在人类的历史上,这类假命题很多,不一一列举。 作为一种自主的生命形式,人类个体或群体自主性本质的实现同样需要条件来支撑。比如,面对来自民族外部或内部的极端奴役,自由如何实现? 莫...

欧阳懿:千年,留下我一声叹息

第20世纪在过去了,带着我们被阉割的俗念和伤痛。 没有脑子而被装扮成哲学王的娃娃,和长着脑袋而自己装扮成天真无邪的成年男人、成年女人,一起演戏。 对于这些,我早已经熟悉得没有了评议的情绪。他们此刻的身份是演员,万恶的旧社会,人们说,那是戏子;他们正在工作,就是正在演戏。 我只盯着电视机右上角表示时间意义的数字的变换,一秒、一分。没有那古老、铿锵、令人心颤的“嘀答”声响。 我静候那最后而又最初的一...

欧阳懿:时代的小贼:请为自己辩护

我们无疑还没有达到小康之家的水准,可偶尔也有几种零食放在家里的时候。妻和我都没有锁的概念,不几天,便发现那好吃的东西被三、四岁的儿子及小友扫荡一空,剩下的便属于价廉物不美的一类,且存在的时间意外地长久。尔后消失,大概也只是妻和我的成绩。 于是我要说儿子你多么幸福:生活在今天的你,可以根据你自己的意愿,选择你自己的食物以及玩具……没有人会苛责你,你是自由的。 我这样想着的时候,便有些心伤,有些泪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