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学者陈宜中访谈王力雄(3):西藏思考

BBC中文网编者按:王力雄是中国著名作家,其作品包括《天堂之门》、《漂流》及《黄祸》等。此外,他还长期关注中国的民主发展以及西藏和新疆地区的民族问题,包括推动化解汉藏、汉维之间日益加深的对立,并著有《天葬:西藏的命运》、《递进民主》和《我的西域,你的东土》等书。日前,王力雄在北京接受了台湾中央研究院人社中心副研究员陈宜中博士的专访,而BBC中文网获得授权连载发表有关专访的内容。 王力雄-1984...

台湾学者陈宜中访谈王力雄(2):递进民主

王力雄-1998年香港版《溶解权力》 BBC中文网编者按:王力雄是中国著名作家,其作品包括《天堂之门》、《漂流》及《黄祸》等。此外,他还长期关注中国的民主发展以及西藏和新疆地区的民族问题,包括推动化解汉藏、汉维之间日益加深的对立,并著有《天葬:西藏的命运》、《递进民主》和《我的西域,你的东土》等书。日前,王力雄在北京接受了台湾中央研究院人社中心副研究员陈宜中博士的专访,而BBC中文网获得授权连载...

台湾学者陈宜中访谈王力雄(1):早期经历

王力雄-文革初期在长春 BBC中文网编者按:王力雄是中国著名作家,其作品包括《天堂之门》、《漂流》及《黄祸》等。此外,他还长期关注中国的民主发展以及西藏和新疆地区的民族问题,包括推动化解汉藏、汉维之间日益加深的对立,并著有《天葬:西藏的命运》、《递进民主》和《我的西域,你的东土》等书。日前,王力雄在北京接受了台湾中央研究院人社中心副研究员陈宜中博士的专访,而BBC中文网获得授权连载发表有关专访的...

王力雄:所有汉人都该读的书

——《没有墓碑的草原——蒙古人与文革大屠杀》 谈到民族问题,即使是汉人中认可普世价值的知识分子,包括民主派人士,流行观点也是将少数民族遭受的灾难归于专制政治迫害,不承认是汉人广泛参与其中的民族压迫。他们通常的说法是,汉人同样深受专制政治之害,因此各民族人民之间没有矛盾,只要共同争取实现民主,一切问题就会迎刃而解。 杨海英教授的书《没有墓碑的草原——蒙古人与文革大屠杀》,以精细的田野调查和考证,通...

王力雄:从“然巴之死”看清代的中藏关系

从1727年,也即清朝的雍正五年,清朝开始向西藏派驻“驻藏大臣”,直到辛亥革命,185年从未间断。对于驻藏大臣的角色,北京与达兰萨拉各执一词。北京方面一直宣称驻藏大臣是中国对西藏具有主权的标志,是代表中央政府对西藏地方实施主权管理的官员。为了支持这一点,西藏自治区在2013年投资修缮了当年驻藏大臣的衙门旧址,作为对外开放的展览馆。而流亡西藏方面则说驻藏大臣不过是满清皇帝的大使,负责传递消息而已,...

王力雄:西藏面对的两种帝国主义

——透视唯色事件 政治帝国主义的文化压制 由于帝国主义的坏名声和文明社会对其的否定,简单的领土扩张和财富掠夺已非当今帝国主义的主要形态,即使仍然保持着占领和殖民,也要披上有利于当地民族的外衣,包括进行经济援助,以文明上的优越姿态和物质上的恩赐者自居。在这个时代,帝国主义更多地体现于文化方面。 目前关于西藏问题的争论,文化是一个焦点。针对外界批评,中国政府列举诸多实例说明其对西藏文化的保护——维修...

王力雄:文成公主的神话

很多中国人都是通过文成公主的神话认识中国与西藏的历史关系,似乎中国把公主嫁到哪,哪就从此属于中国了。这是一种有些可笑的逻辑。 事实上当时的西藏非常强大,势力范围向西越过帕米尔高原,波及阿拉伯和土耳其控制区,向北到今日的中国新疆和甘肃的河西走廊,向东曾经占领中国四川、云南的大片领土。那个时期的藏民族以征服者的姿态,在整个中亚到处安营扎寨。 唐朝开国的李氏家族本身带有突厥血统和文化背景,把联姻当作一...

王力雄:确立主权的互动

可以说,人类近代史的主要特征之一就是西方崛起。十八、十九两个世纪,西方以不可遏止之势向全球扩张、征服和殖民,打破了原本在欧洲以外自成一体的每个封闭社会(包括中国和西藏),所有抵抗都以失败告终,西方从胜利走向胜利。到了二十世纪,人类基本都纳入到以西方文明为主导的国际社会。 不奇怪,维系和运行这样一个国际社会的基本观念和秩序,必然是来自西方。既是同一个国际社会,不可能容许两种或多种不同的观念与秩序,...

王力雄:东方历史与西方概念

图为中国政府去年设立的“清政府驻藏大臣衙门”,一个改写历史的所谓展览馆。 清朝时期,西藏向北京表示臣服,多数时间和多数问题上停留于名义。表面上,驻藏大臣被放在重要位置。实际上,西藏统治者以特有的圆滑和耐性,通过架空驻藏大臣保持实质上的独立。 从国力上,清朝不是不能完全征服和控制西藏,而是没有必要。清朝设置驻藏大臣的目的,更多是维持统治西藏的象征,而不是进行具体的统治。那并非是一个在控制和反控制斗...

王力雄:刘毅的朝圣之旅

多年前我刚认识刘毅时,他的作品主要是抽象工笔图案,每幅画费时数月,形式感很强。他曾送给我一幅画,我挂了多年,从未看腻,不断从中得到愉悦之感。而对很多画,我看得长了会不想再看。我想,如果刘毅沿着原来的路子一直画下去,画会卖得很好,他也可能成为一路画法的代表,得到学术成功,名利双收。然而刘毅在可能走向这种成功时,却让自己的创作转变了方向。 他开始在精细勾描的和谐图案上,粗暴地写下一些突兀的汉字,如「...

王力雄:无能的驻藏大臣

清王朝控制西藏的固定渠道只有一个──驻藏大臣,朝廷对西藏的权力,明文规定一律由驻藏大臣履行,清王朝对西藏的控制也大多通过驻藏大臣实现。所以,那时中国对西藏能否拥有主权,驻藏大臣扮演了关键角色。 驻藏大臣分为一正一副,正职称”办事大臣”,副职称”帮办大臣”。清政府连续185年派遣驻藏大臣,共有135人被任命为驻藏大臣,其中大多为满人,其次是蒙族人,只...

王力雄:民族自治,大象与老鼠

2012年夏,我去欧洲时专程到慕尼黑,作为新疆问题的长期观察者,我希望能访问“世维会”的核心人物,面对面地了解他们的想法。我打通了电话,对方让我发邮件,我发了邮件,对方不回复,明显是拒绝和我接触。我当时不太理解,我在汉人中算是与维吾尔走得近的,我同情维吾尔人,写书批评中共的新疆政策,曾在新疆被捕入狱,何况还有朋友事先介绍,为何连个面都不见? 刚发生的维吾尔人在昆明砍杀汉人平民事件,引发不少汉人的...

王力雄:新疆危机的根源

——权力肆虐加速民族分裂 上世纪80年代逢到过年时,新疆汉人和维吾尔人的互相拜访还很普遍;到了90 年代,平民百姓不再来往,公务员、一般干部之间互相拜访;而到现在,两族过年时只有领导干部互相拜访。这虽然是生活中的小事,却反映了民族关系变化的大势。从时间上看,这种变化和北京在新疆开展的“反分裂斗争”是同步的,可以从另一个角度证明新疆问题中“预期的自我实现”。 民族压迫更甚于政治压迫 中国当局把“影...

王力雄:一个“探测狗”在拉萨

这是我们回到拉萨后,警察登门给我们办的“暂住证”。也即是说,我回到家乡拉萨,住在自己的房子里,却需要办理“暂住证”,“暂住”于此。可是这个“暂住证”上,警察的填写错误多多,比如“婚姻状况”和“户籍地址”,警察同志也忒不负责了。。 6月27日,我和妻子唯色坐火车从北京到拉萨。我的岳母住在拉萨。火车进站时,西藏国保已等在站台,先把我们带到车站派出所进行了一小时的搜查。我背包中的一个电子“探测狗”被他...

王力雄:我无法对中国的未来不悲观

在对中国未来的各种预言中,“崩溃论”似乎最少被当真。因为我写过小说《黄祸》,也就被当做崩溃论者。出版于1991年的《黄祸》写了中国崩溃,数亿中国人走向世界,引发各种冲突的故事。虽然是禁书,当年的读书人大都通过地下管道看过或知道。至今二十多年过去,每次在出版社的结单上仍看到《黄祸》在卖,似乎奇怪,又不奇怪,只要中国的未来还不确定,崩溃就始终是无法排除的前景之一,《黄祸》也就总会有读者。 二十年来,...

王力雄:不自焚,能怎么做?

对自焚藏人遗言的统计分析显示,“把自焚当做一种行动”占最大比重;自焚在中共十八大期间达到最高峰的事实,也说明自焚者是期望以他们的行动促进西藏问题的解决。应该从中看到,对藏人来讲,自焚本身不是目的,自焚的发生,与要行动的藏人不知道除此之外还能怎么做有关。如果有了能让每个普通藏人都可以参与的行动方式,随着步步向前得到成果,他们就不需要再去自焚。 改变民族政策、实行中间道路、争取西藏独立……这类宏大目...

王力雄:燃烧的遗言——藏人因何自焚?

2012年3月26日,流亡藏人江白益西在新德里抗议中国主席胡锦涛访问印度的集会上自焚,后牺牲。 2012年11月12日,青海省黄南藏族自治州同仁县多哇乡牧民宁吉本在乡政府前自焚牺牲,男女老少藏人目睹他的自焚,向他跪下,为他祈祷,表示悲伤而崇高的敬意。 目前,藏人自焚变成了一个各方面都不知道如何应对的难题。 一是自焚加速发展,迄今(到2012年12月11日)境内藏人自焚97人(除此还有5位境外藏人...

王力雄:薄熙来与“N系列”

1.权力“机器化” 重庆模式正热时,很多人都认为薄熙来会在中共十八大“入常”(当上政治局常委)。我倾向不会,但不确定。我是把薄能否入常当做一个验证:能入,说明中共尚未完全“机器化”,还有破局的可能;薄入不了,则说明中共已经完成“机器化”,也就不要指望它还能有政治改革。 我非常明白,薄若真像人们传说的那样入常主管政法,我们的处境会更糟。但如果他入常,可能会带来变化,而破局需要变化,破局也需要中共尚...

王力雄:西藏需要方法

(一) 目前的西藏,似乎正在重复2008年。 重复不能说没有意义,例如抗议的重复就十分重要。问题不在抗议者,而在被抗议的一方和代表抗议的一方。四年时间不算短,两方却都是惯性延续,毫无突破。 被抗议的一方任凭导致抗议的一切照旧,唯一只是更强地镇压。 代表抗议的一方,仍然跟在抗议的脚步之后。抗议继续自发分散的状态,牺牲照样没有结果,只是用了更决绝的方式。 无论哪一方,如果在2008年后有所超越,眼下...

王力雄:除了自焚,还能做什么?

(一) 我绝对尊重自焚的藏人。虽然每个自焚者各自想象的目标不一定现实或能达到,但无论他们有无明确意识,他们综合产生的作用,在于鼓舞了一个民族的勇气。 勇气是一种宝贵资源,尤其对实体资源处下风的一方,勇气往往成为以弱胜强的关键。自焚需要最大的勇气。十六位境内藏人惊天地泣鬼神的勇气,随安多果洛的索巴仁波切的自焚达到顶点。从鼓舞民族勇气的角度,我认为至此已达成。 现在问题变成,应当用如此宝贵的勇气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