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酒葫芦:为小祖宗选书之二:《一辈子做女孩》(伊丽莎白•吉尔伯特)...

《一辈子做女孩》,单这书名就严重吸引了我,我相信一定会吸引小祖宗老祖宗和天下所有女性祖宗。 这样的书若是国内某三流女优编著,一定是满纸酸奶风一叶孤帆雨,看了牙发颤,而且本人最不恭维的就是国产编著类图书,你都弄不清哪些是抄来的哪些是自己的哪些又是道听途说的。 若本书为国内某自恋型女作家所作多半不妙,一个女人,什么样的内心高度决定她所持怎样的妙笔描绘出怎样的粉墨丹青抒写出什么样的人间奇文。 这本「一...

老酒葫芦:为小祖宗选书之一:《了不起的盖茨比》(菲茨杰拉德)...

小祖宗说想看点书,让我去澳时给她带几本,带什么书我定,奶奶的我说小祖宗不厚道,公然考验老爸的判断水准。 为赴澳赶考当即直奔沪上第一书城,一进城便撞上菲茨杰拉德爵士经典「了不起的盖次比」,我不禁大呼好书,20世纪英语小说仅次于「尤利西斯」的第二经典,八十年代悄悄流入中国,因当时国人不识美玉,我们伟大的盖次比先生被中国人民足足冷落了三十年,直到2013好莱坞「盖次比」巨制空降大陆,我们在欣赏满目生辉...

老酒葫芦:江南,在西塘等雨……

什么都空了 超市空了 股市空了 都市空了 广场也空了 纸做的坦克 压过儿童节的笑声 向六月盛开的花朵冲去 一字排开 …… 今年的六月 又从裝修过的巷尾走出 送记忆一程 我的心长满苔菁(又一年) 没人的巷口 正写给六月一封长长的用白花做的私信 六月 我的城也空了 …… 谁来投递你的信笺 ~江南【六月】 严格意义上江南的诗是一种陈述,他从不抒情也没那么多叽叽喳喳的小情调,光怪陆离的现代诗意象大轰炸几...

老酒葫芦:酒批《007幽灵党》

这一个邦德看上去像普京,这一对鼠眼射出的貌似是纳斯达克的幽光,这条路走起来看不到主题。 这样的开场白京沪老民运新维权及新新举牌者一定大不习惯,当本年8月26日上证指数挥拳砸向2850点,也就在举国惊魂未卜的次日本人在【酒批《终结者:创世纪》】(用阿钟的话说即老酒的狗屁雄文)中携乾坤以放狂言“如果中国股市继续混账,这样的肌肉至少能成为A股市场最后一粒伟哥,无论习大大所谓股市的集结号吹响在哪里指向哪...

老酒葫芦:酒版十醉曲

一个狂热的现代主义者偶感一首古典伤春词,声声慢,漫过清照,吹烟残漏,夜轻流 ~老酒小题 初醉见端阳,朦胧微醺错雨天,佳人摇曳。 二醉恍惚之中翠叶现,梦里难觅金蕊身,美人杯中怨。 三醉触秋菊之景,生生故里情,可怜漂泊身,惟惜寂寥影。 四醉醉眼泪涟涟,悄无声,临窗无语话凄凉。 五醉笛儿声声残,旧时小楼影孤单,杨柳拂面千山远,别梦依稀寒。 六醉唇间飞红现,眉黛燃烧,佳人翩翩舞翩跹,美色尽妖娆。 七醉万...

江南:老酒葫芦

你把岁月的诗 放在这只酒杯里 让我倒上苦难的酒 你一喝 脸一红 像你当年初恋时的初吻…… 后来 你再也没有初恋和初吻了 别人说 莫淡国事 你说 莫谈女人 再后来 你左手握着酒 右手扶着我(偶尔也醉) 说 有女人才有诗 没女人才有酒 听不懂 我只知道 春风好也比不上女人的笑 秋叶浓也比不上女人的甜 …… 那天 你又说 继续喝吧 醉了 女人会在心外 我说 醉与不醉 她一直都会在你的私人花圃里 ………...

老酒葫芦:再感《山河故人》

“突然地沉默了空气 停在途上 令人又再回望你 沾湿双眼渐红 难藏依恋及痛悲 多年情 不知怎说起 在何地仍然是关心你 无尽长夜为陪伴我怀念你 它方天气渐凉 前途或有白雪飞 假如能 不想别离你 不肯不可不忍不舍失去你 盼望世事总可有转机 牵手握手分手挥手讲再见 纵在两地一生也等你” 这首叶倩文的《珍重》在电影《山河故人》中至少出现了三次。 第一次在涛的杂货小店梁子因失恋要远走他乡,好像他们也没多伟大...

老酒葫芦:感怀《山河故人》

多年来中国电影既不敢太现实也不敢太不现实,太现实了怕审查通不过太不现实咱又没那么多超现实天才导演。 其实中国电影最怕现实,因为现实总是肮脏的,同时也怕不现实,电影太不现实会让人想到黑暗的现实和荒诞的主义。 《山河故人》,一部介乎现实和非现实之间的电影,说她现实因为电影呈现的都是俗家琐事,说不现实因为每个人物都非血肉个性而是符号图谱,一种观念性客观承兑,背景是文化落差和内心走向。 当一个西北小镇的...

老酒葫芦:随性阿钟诗

这些天连续性评阿钟诗的文章优雅的轰炸我们的视网膜,只是感觉真谈诗的不多,今天的翟明磊大驾例外。让我措手不及的是阿钟厮竟有这么个铁杆小哥,如此这般从灵魂到肉体再从肉体返回灵魂对阿钟逐行扫描,我在思想这位翟氏究竟是第一性第二性还是第三性,文章是直描没提供作者的性征,但我怎么看怎么觉得少了个于万种风情之中翩翩起舞的女护士。 这些年我很少把阿钟足够长的诗读完,就像阿钟从没读完我和女人的私家故事,许多年来...

老酒葫芦:诗和诗人

这年代最被边缘化的与其说是某某主义不如说是诗人和抽烟的男人。某某主义无论怎么先进还是变态总还有成千上万的义粉志士寸步不离。尽管当今女尤早已不再歌唱你“身上淡淡的烟草味道”,我毫不怀疑今晚女人对烟草味的排斥指数正艳夺新高。若在三百年我相信诗人可以作为太阳供万众景仰,三十年前诗人的呼声堪比一线明星,在今天当人们介绍这是诗人,我感觉有一种无边的讽刺弥漫空间。 在今天谁介绍老酒是诗人我会读到周围异样的目...

老酒葫芦:酒批兰若山居:孤独的守灵人——读阿钟长诗《作意书》...

自从2007年2月4日的那个下午,香港会上阿钟在我的鼓动下,我说把你的《拷问灵魂》签上你的大名送给这笑意丛生的世界笔会主席,我相信这一刻阿钟的诺奖梦被我点燃,我还相信八年来每一个夜晚阿钟的诺奖大梦都在驱逐他的性梦,如此说来他两年后完稿于2009的《作意书》就是明证。 兰若山居读阿钟读出了一个隐士内心的千山万水,飘忽间行文走句随处落烟,一种介乎学院精要和山野情怀的况意人生,风吹过一行诗页,颇有道士...

老酒葫芦:酒批张桂华评阿钟的诗

2007年2月的香港亚太地区作家会议阿钟与我同行,此刻鬼鬼祟祟的阿钟行李箱内装满他墨汁未干的诗集《拷问灵魂》,快过安检时他问我会被扣下吗,我说阿钟你小子成得了诗人但却成不了革命家,看我的。说罢我接过他的行李箱旁若无人的通过安检。这浦东机场的安检让我想起了六十年前的重庆朝天门码头,我说本人天生面不改色心不跳的江姐料,浦志高不该革命他应该像阿钟去写诗。 一走进新界那个度假营扑面而来竟是一阵寒意,我说...

老酒葫芦:向“质疑”和“抹黑”宣战

不是谁能不能质疑,而是我觉的一些质疑突破了人格底线,而人一旦突破基本的人格底线,剩下的就是怎么消灭良知的问题。 设若戊戌变法年有人全面质疑维新派,设若清朝末年民国初年有人不计成本的质疑革命党人,设若抗战时期有人挖空心思质疑抗日英雄,设若台湾老蒋时期有人不择手段质疑抗争义士,设若80年代有人处心积虑质疑改革英杰,设若那天广场枪声后有人前赴后继质疑被枪击人……设若今天前后有人排山倒海质疑被维稳人,而...

老酒葫芦:中华民族到了全面脑残的时刻

中国人从没象今天这样是非混乱价值观模糊内分秘晕菜的。在今天无论你巧遇的偶遇的梦里艳遇的多年不遇的,若你们准备进一步交往深谈,这事若放在80年代你会问,请问你是党员或团员吗,若对方回答是,你会一个拜拜转身便走,那个年代好孩子都不带党团员玩。但在今天至少本人还是会带党员玩的,今天的党团员至少心里明白什么是米饭香什么是狗屎臭,也就是至多自己吃米饭至于别人热爱狗屎,他们装糊涂就是。他们不会真觉得为国接盘...

老酒葫芦:酒批《第三种爱情》

这是一部高悬着《第三种爱情》的电影,据女一号吿知,第一种是普通爱情,第二种是婚姻,第三种是什么她没说。我想既为2015新款爱情,她一定是超越存在主义后现代主义新颓废主义21世纪新小鲜肉主义的伟大爱情,纵览全片我才发现,所谓第三种爱情就是“失去”二字,一个失去的还不知是不是爱情的“爱情”。 总觉得中国人说爱情有点像阿Q玩心跳,在中国“爱情”算不上新名词,我们也过了二十多年的情人节,这些年我们品尝过...

老酒葫芦:酒批尾生北岛的批判

尾生北岛的批判就象老酒批判女人,看似批判实则崇拜,看似膜拜实则调戏,看似调戏实则暗藏色胆。北岛和他的今天们注定成最幸运又最不幸的一代,说幸运是中国现代诗从他们开始,说不幸因为是开始派便决定了他们的高度和湿度。 阿钟说北岛三流我真不敢恭维,无论以北岛比阿钟还是比老酒都不具备可比性,何况阿钟往往拿北岛的最差诗比阿钟或老酒的最佳诗,就好象你说A女的胸只有B女的三分之一,但,阁下漏了个但是。 尾生与其说...

老酒葫芦:酒批《丑陋的男人》及所谓调戏

对待女人当然不能使用暴力(床上除外);女人是需要爱惜的(同样床上除外)。女人本质上是应该享受调戏的,没有深度调戏的女人,无论她怎么芳华如何绝代,她们的生命都是不完整的。谁敢说我们的首席才女张爱玲没在支持调戏,我只能说,此君不懂爱玲张。 谁都知道女人的成就感来自调戏,独中国男人不知,谁都知道要成就男人的贼胆雄姿必先成就女人的被调戏心,独中国男人不会。当一个女人向你扔出洋洋万言的《丑陋的男人》的绝代...

老酒葫芦:四批港囧

这年头有些人还没玩女人的肚子就大了,另一些人玩什么一玩就大独女人的肚子玩不大,那些个穿过大半个中国来睡老男人的女诗女词和非诗非词的粉黛们,那些个在黑灯瞎火中进进岀出貌似文艺其实文不文艺无人知晓的算是半老艺男们。 江南正虎视眈眈的等我的四批港囧以决雌雄,殊不知男人和男人无论输赢都是非雌都当仁不让的即雄,阿钟没精打采的翻阅着我的酒批雄文连夜大呼既生钟苍天何又生酒于是连夜狂草九月的诗情,怀昭闭目养神口...

老酒葫芦:三批港囧

当小舅子问姐夫你的第一次给了谁,我相信这男人一定在遭遇平生最烈性尴尬,本片的男一号徐来便是。 ——那么姐夫你的第二次给了谁 ——真想一拳砸下去这小子哪壶不开奶奶的提哪壶。 别以为男人的性选择都指向未来,很多男人都在走过了千山万水后一个人在梦里偷唱涛声依旧。当一个青春年少的男子在还没得到那张旧船票便匆匆结婚,所有的不甘都将沉入大海压入心底,直至冲冠一跃的那一天那一刻,那一段梦里神往的旧日美人的那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