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酒葫芦:感觉澳洲(三)

从悉尼飞黄金海岸,一路上蓝天白云,如果天气晴朗的话,你能听到风在歌唱,白云在脚下翩翩起舞,蓝色的天蓝色的海蓝色空姐的蓝色浅笑。 我们在雨中穿行,穿越遥遥的大海和宝蓝色天庭,穿越闪闪的鳞光和起伏的海岸线,雨水拍打着机窗玻璃和遥远的海平线上宁静的笑意和淡淡的炊烟,穿越海天一色之人间绝美,一个蓝色驿站的召唤。 不到黄金海岸无法收藏风景如画的蓝天白云;不到黄金海岸感觉不到蔚蓝色的海水之纯净;不到黄金海岸...

老酒葫芦:感觉澳洲(二)

小祖宗的家,这是个真正属于小祖宗的家,这个小祖宗刚搬进半个月的家,宽敞明亮,落地大窗,后现代格局,作为刚到澳洲六年的小小祖宗,有时我想,母爱真伟大。 小祖宗当仁不让地把主卧留给我。老爸永远是主卧,我读到她的内心,她笑着,我被笑容包围。 这一夜相信无梦,第二天和小祖宗们开始为期五天的双飞黄金海岸游,八百公里蓝天白云和长长的海岸线,睡无梦意在先,滚滚红尘飞扬。 来到澳洲最大的畅快就是你想吃什么就可以...

老酒葫芦:感觉澳洲(一)

三十年前的上海官方电台首播澳大利亚音乐航班,着实让当时沉睡在精神沙漠中的国人眼前豁然洞天,原来音乐可以这般美,原来风景可以如此奢华,原来山川可以这般柔情激荡,原来通过想象的翅膀我们真可以穿越千山万水游遍人间美景。随着那一回回音乐航班,我们在梦里神游这个神秘世界,蓝天和白云袅袅摇曳,我们的梦竟这般轻柔,音乐的翅膀这般透明,那个年代还没有小祖宗和他们的世界,那个年代只有我们的梦想。 那个年代很少有人...

老酒葫芦:何日,君再来

每次引航K歌每次点到《何日君再来》每次众裙衩唱到“殷勤频致语,牢牢抚君怀”我都一次次重复激动并感言在座美女,看旧时女子咤紫嫣红意风情万种事,那种媚到深处的千般艳骨,那一小迴转的绝色流态,那一派期昐待许的眼神。 我相信美人的一句“牢牢抚君怀”唱出的不仅是千般柔情万紫流艳,今天的山寨版日式抚摸远不可同日,当今美女的纤纤玉指无论多柔多软多么撩情,旧时佳人的一个眼神胜似万千红颜的浪声骚媚,那是一种小楼一...

老酒葫芦:《澳门风云3》酒意随想

这同一部电影看两遍的感觉就像和同一个女人第二次上床多少还是有那么点亲切感的。 第一次看《澳门风云3》就觉的这女人上一次不过瘾,一本好书就是一个好女人让你每次都读出不同味道,好电影也是。本人从不把电影当艺术品,准确说电影是大工业时代的文化产品,电影是用来消遣的,能让你第二次上床的电影是上好消遣品,就像那澳洲龙虾看上去满世界食欲吃到嘴里徒生怜惜化到胃里竟几度红颜残夕。 一般大凡好电影离不开女人的色香...

老酒葫芦:酒批《澳门风云3》之二

不知是我的记忆有误还是直觉偏差,貌似王晶的“占中观”并不正面但也没传闻的那么负面,至少他事后修复了一些曾经的负面。凭直觉周润发在高度正面过后会有妥协,否则就不能解释他今天《澳门风云3》的高调出镜。这样的妥协历史默认观众理解,不就是给党国一个面子么,我们的发仔兄曾经的笑堪风云句“不就是封杀么不就是少赚点么”,这样的彻骨潇洒让历史足够铭记。 还相信香港众艺们无论他们的公开场合持什么样的占中观,我更相...

老酒葫芦:酒批《澳门风云3》

如果不是《澳门风云3》强势登陆横扫亿万视网膜,很多人差不多快忘了王晶周润发这样踩踏党国红线的艺界占中名流。当年张惠妹因一句话貌似台独被我们的总理朱冲冠一怒差点消音褪色,竟引全球华人瞬间唏嘘哗然,堂堂一国大破管家和一女艺人较劲,我都觉得不仅失了身份,还当然掉价。 似乎如今的政客看上去更实用更数理分析更不婆婆妈妈的也不象个怨妇家婆了,他们不知什么时候师从了何门高僧竟学会举重若轻这一类为政的厚黑新绝,...

老酒葫芦:太空选片随想

悉尼~上海整十小时的飞行途中最不无聊的选择是看片子,权当80年代看一回通宵场。那年那月那夜情侣座上的那个良家女子——那年代除了良家女子,还是良家女子。那年那代的女人能和你走进影院当然不是小事,能和你通宵观影的,说明这女子已差不多心有所属。那年代一个女人若能分别和不同男人走进影院,该女毫无争议为本市现版茶花女,安娜·卡列尼娜当仁不让的芳魂再现。 其实在一万一千米高空选择观影不难,难的是选择什么样的...

老酒葫芦:打嗝的杰作(诗歌版)

三年前我身边两朵小红颜远走她和她的乡,在差不多的时间先后婚许他人,也在差不多的一年后分别生子至今。 于是三年前本人的那次不朽的打嗝声持续了一月并差点惊动了上帝,于是成就了本酒葫芦的情绪散文《打嗝的杰作》。 昨晚诗坛宿将汪建辉在《笔会沙龙》和《妄议斋》探议可否将《打嗝的杰作》整成酒性歌版,开始我以为用太过内容的情绪散文演绎诗情会让诗情物化有余且虚指不足,后一想大凡自觉的文字要敢于放弃不可能,只要放...

老酒葫芦:老酒驯狗随想

这只拉布拉多混可卡没母亲拉布拉多河东高大的体型尽管她看上去不是小狗,也没它可卡老父的温厚呆萌,尽管它每次犯傻总一脸的欠揍。 这是一只比奥巴马黑的更肆无忌惮更没底线的混血可卡杂交拉布拉多,这只被小祖宗称作安巴我都叫它艾巴的小杂种才十个月就弄得看破红尘似的,你以为这狗娘养的那点小招数连小儿科都不是怎骗得过阅人无数的老酒葫芦,你一个怒斥它即马偷笑暗自得意:中招了吧失态了吧你这不解狗意的老男人。 我把它...

老酒葫芦:酒批蔡英文

刚弄清绿营蓝营,蔡英文当选了,刚得知英文单身,她成了民国女总统。 一次一对男女笔友笔墨邀宠,我说在男人和女人之间,本人历来毫无出息的支持女人,本人就这么没出息,就像如果我在台湾,我一定支持蔡英文,因为她是女人并且单身。 我相信传奇的女人不一定从政,但从政的女人一定传奇,比如蔡英文比如朴瑾惠,就好像上世纪八十年代的中国:女人一变丑就写诗,越诗情画意的女人越不堪阅读,以至到后来谁也弄不清究竟女人是写...

老酒葫芦:酒批《老炮儿》

其实这老炮儿除了神走掐架并没其他爱好,差不多这一代老炮都这样,连作爱姿势都是偷学他爹土八路的,至多快成年时读了点文革手抄本后来看了几部香港情色黄碟,他们一生唯一的情书都是抄来的。 那个年代的老炮儿看上去没什么文化,如果说海明威《老人与海》中的老炮儿挥发的是美式老男人与生俱来的遍体春光,如果说好莱坞经典《金色池塘》中缓缓铺展的是文明男神的无尽秋色,这中国式死不认输的老炮儿的九味真好难聚丹田,即便在...

老酒葫芦:拯救中国脑残

本想今晚完成朋友约稿,奶奶的竟满脑子拯救脑残路线,自古拯救脑残的文字上不得厅堂,比如虽说一百年前鲁迅的阿Q精神至今依然光大不息,比如古有花木兰替父去从军,今有五毛党喝着地沟油唱红大中华。 所谓中国脑残者,貌不惊人语不破处,于无声渊尽掀惊涛骇浪,你说中华民国护照全球一百个国家自由免签,他说我喝着蒙牛百毒不浸管他东西南北风我自蹉跎,你说要追求自由民主新生活,他说祖国啊母亲打是疼你骂是爱你,棍棒之下出...

老酒葫芦:酒意随感:东方红由来

版本一:“芝麻油” 芝麻油,白菜心, 要吃豆角抽筋筋, 三天不见想死个人, 呼儿嗨哟, 只有我的三哥哥亲。 菜心红,麻油香, 豆角抽筋水汪汪, 三天不见想死个人, 呼儿嗨哟, 三哥哥变得粗又长。 这是一首黄土地上堪比张艺谋“我爷爷我奶奶”更土的掉渣色的出油的黄色小调,这里的“芝麻油”比作男人的精液,“白莱心”比作女人的阴唇,“吃豆角”指的是性交,“抽筋”表示阴阳抽送,我相信人世小调再俗,也俗不过...

老酒葫芦:这一年

无论2015好不好,这一年就这么过去了,新的一年就这么来了。我说过2014我们全民愤怒,看来2015也是,2016我们会不会继续愤怒,元旦的钟声正点响起。 2015对注定是笔会不平凡的一年。 这一年一开始本酒葫芦冠名为《酒批红尘》的世情文字群首发在《自由写作》:让子弹忘情的飞,飞越浓浓的夜幕和淡淡的欢喜,飞越五千年春秋大梦和所有花的叹息酒的舞蹈,飞越每一个鲜红的窗口飞越不期而遇的黎明和灿烂的黃昏...

老酒葫芦:又见悉尼(之一)

悉尼机场的安检看上去就是个一见如故的小哥们,两年前悉尼老安检的笑容依旧,十二小时前当我进入浦东机场安检处,当我走错了地方,那位女士说,你来这里干什么,快去那里排队,恰似那怨妇母亲对着她那老说老不知改的差生老儿子。 悉尼,又见悉尼。 眼前的悉尼安检帮我填上我并不完整的入境表格,他想问我是探亲还是访艳,我想告诉他既探亲也准备访艳——两对男人的眼神一个对视,会心一笑胜似万马奔腾。 悉尼的天依旧这么贼蓝...

老酒葫芦:酒版还有谁敢叫嚣,与阿钟

这世界无论走到猴年马月总会有人叫嚣,只要这样的文字不死总有会人叫嚣在毫不绝望的废墟中,总会有人用诗的方式收拾文字偷渡余生当然谁也不是最后一个。如果一对充气娃娃的眼神就能点燃真实的火焰,谁敢说诞生在的黎明前的这些句子真可以重返梦境。 还有谁敢叫嚣,谁敢? 我毫不怀疑句子的这一头是黑夜那一头也是,这一排排吱吱作响的文字终究没能走出那个长夜,那个被撕的七零八落的夜晚,那是个共和国的夜晚,那个夜晚黑的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