荀路:美国的冤假错案——西方法治漫谈之十

大学教授解开的冤案 不可否认,美国大多数人的人权意识很强,他们经常会坚持做自己喜欢或者认为是正确的事情。对于洗刷冤屈,找出案件的真相,不仅司法者在努力,一些民间组织团体也积极投入到其中来。 美国西北大学教授大卫。帕罗特就是这样的一个热心人。1950年代,他在报纸上看到一些冤假错案主要是因执法人员工作不认真或受种族歧视的影响所造成的,当时他就暗下决心,长大后要为这些受冤屈的人申辩洗冤。后来,他在西...

荀路:爱打官司的美国人——西方法治漫谈之九

有这么一个笑话,说的是一个美国人、一个俄国人、一个古巴人同坐一列火车。旅途中,俄国人拿出伏特加酒来喝,没喝几口就将酒瓶扔出窗外。美国人不明白他为什么这样浪费,俄国人说我们国家有的是伏特加。这时古巴人把抽了一半的雪茄烟也扔了出去,说我们国家有的是雪茄。美国人想了想,转过身把旁边的律师从车窗里扔了出去。 据统计,美国有一百多万名律师。占世界人口5%的美国拥有全世界70%的律师,平均每万人中就有30名...

荀路:美国法律是怎样保护劳工的?——西方法治漫谈之八...

不管什么时代,什么国家,普通劳动者在社会当中一直是一个弱势群体,美国也不例外。用法律保护普通劳动者的权益,是一个国家法律是否健合的重要标志。 霍姆斯是美国著名的最高法院大法官。他以见解独到、思想超前著称,因而有“伟大的异议者”的美誉。他有一句名言:“法律包含了思想交锋中获胜一方的信念。” 在早期的美国,任何人都可以自由地凭借其资产做他们想做的事情。在劳资关系中,这一思想就表现为:老板深信,他可以...

荀路: 美国死刑面面观(下)——西方法治漫谈之七...

1933年2月15日,美国迈阿密中部一一轻度精神错乱的朱塞比·赞加纳突然拔出手枪,对着尚未宣誓就职的当选总统富兰克林·罗斯福连开数枪。他没有打中罗斯福,却使芝加哥市市长受了致命伤。接着,逮捕、认罪、宣判,仅仅33天之后,赞加纳便在佛罗里达州被用电刑处死。此案堪称美国历史上速战速决处死犯人的典型例子。 但是,如今的情况已大不一样了。死刑犯数量在不断增加,可是从判决到执行死刑,很少有不超过十年的。蒙...

荀路:美国死刑面面观(上)——西方法治漫谈之六

美国死刑史上的三个里程碑 1990年6月13日晚上,家住美国得克萨斯州的亚特和琳达。普恩哈根夫妇带着两个儿子去看赛车比赛,两个女儿则去看电影。当他们回到家时已是半夜,但两个女儿都未在家。琳达突然有一种不祥的感觉,于是马上打电话报了警。 在姐妹俩失踪的第29天,警方在离普恩哈根家不远的小树林里发现了两个女孩的尸体。 普恩哈根夫妇向警方提供线索说,16岁的大女儿格雷希曾和一个叫德雷顿的青年有过约会,...

荀路:美国穷人的律师费由谁来付?——西方法治漫谈之五...

美国律师业的发达程度在世界上屈指可数,但美国律师费用的高昂,也是世界上大多数国家的律师望尘莫及的。例如,辛普森财大气粗,拿出几百万美元组建“梦幻律师团”,使自己最终解脱了杀人凶手的刑事指控。那么,在美国什么都要靠法律说话,而诉讼费用高昂的情况下,穷人打得起官司吗? 最大限度地保护公民的基本权利,是现代法治社会的一个重要特征。美国宪法修正案第六条规定,刑事被告在法庭受审时,有权请律师为其辩护。但是...

荀路:辛普森的命运和基洛的幸运——西方法治漫谈之四...

1994年6月12日深夜,美国洛杉矶西部一个豪华住宅区。人们在前橄榄球明星辛普森住宅门前发现两具尸体: 女尸是辛普森的妻子妮可.布朗,男尸是妮可的男友戈德曼。 案发后,警方所确定的杀人嫌疑人首先便是辛普森。警察对辛普森的住所进行了搜查,发现了与死者血型一样的血迹,以及手套、球鞋等与出事现场留下的痕迹相吻合的物证。法医的检验也证实,在出事现场发现了与辛普森血型一样的血迹。 1977年,辛普森在一家...

荀路:“搞笑的立法”和“法无明文不处罚”——西方法治漫谈之三...

美国是先产生政党和法院,后诞生了国家,所以美国的许多问题要落实到法律上去解决。 美国的法律体系是自下而上,自小到大,最终由一个一个的判例构建而成。美国判例的诉讼过程同时也是一个立法的过程,当该判例在诉讼过程中,越来越被社会关注时,判例的结果一旦确认,就会立即被大家所知悉和遵守。美国法与大陆法比较,大陆法系中人们视线的关注点是立法而不是个案,所以,人们往往对法律有距离感;而在美国法律体系中,人们的...

荀路:香烟引起的巨额索赔合理吗?——西方法治漫谈之二...

2003年1月27日,因“万宝路”牌香烟而享誉全世界的烟草和食品巨头菲利普.莫里斯集团正式改名为高特利集团。这在全球烟草业掀起了不小的波澜。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杰夫里.拜布尔为此专门发表声明: “新名字将帮助公司树立更鲜明的企业形象。” 菲利普.莫里斯公司的更名实属无奈。因为几年来公司与好几起烟草诉讼案缠在一起难以脱身,声名狼藉。 2002年10月4日,美国洛杉矶高等法院陪审团以11票对一票的...

荀路:从一杯咖啡与一百万美元说起——西方法治漫谈之一...

65岁的美国老太史特拉,外出时在一家麦当劳买了一杯热咖啡,不小心烫伤了自己腿上的一块皮。几天以后,她和她的律师闲聊说到了这件事,她只是随便说说,并没有别的想法。但是史特拉的律师很在意,他详细询问了整个事件发生的过程并记录下来。 第二天,该律师来到史特拉买咖啡的那家麦当劳,见到了经理。经理是一个很开朗的人,两个人的谈话很融洽。 当律师问到店里的咖啡温度是不是有点高的时候,这位经理是这样回答的:根据...

荀路:美国宪政民主与言论自由刍议(下)

四、新闻媒体被允许管理自己的事务,不受政府或少数人控制。美国法院一直注意保护新闻界发表消息的权利一一不管消息是怎样得到的。它反对采取任何可能会威胁到新闻自由的行动以保护新闻的独立性。虽然传媒被称为政府的“第四部门”,但在政治上却不负责任;虽然传媒报道可能产生负面影响,但他们认为一份没有倾向性的报纸胜过一份由政府控制的报纸。 此外,最高法院还采取下列原则保护言论自由:事先约束,即在发表讲话、出版报...

荀路:美国宪政民主与言论自由刍议(中)

与新闻传媒自由密切相关的是公民知情权。知情权是传媒自由的目的之一,传媒自由则是知情权的条件。知情权包含两层意思,既是指公民有知道真相的权利,也是指政府有告知实情的义务。在这方面,美国颁布了许多保障法律。例如,《信息自由法》对国家可以保密的那些种信息予以明确的规定,使媒体记者和普通公民有权依法查阅政府文件和档案,只有极少数文档例外。该法还授权联邦法院可判断政府以国家安全理由不予公开的文档是否有根据...

荀路:美国宪政民主与言论自由刍议(上)

美国的言论自由与宪政民主如同一种互相依存的连理枝,衍生在美国现实社会长达二百余年。宪政民主保护言论自由,言论自由保障宪政民主。 我们只要把二百多年前建国时的美国和今天的美国比较一下,就可以感受到其中发生的巨大变化。就社会体制而言,它从一个农耕社会发展为以信息业和服务业为主的后工业社会;就国际地位来说,它从一个新大陆的新生共和国,成长为世界上独一无二的超级大国。这种变化的根源是什么呢?世界各国的人...

荀路:重提“花剌子模信使问题”(下)

王小波在这篇文章中,用调侃的笔调道出了中国文人在政治不宽松之下的软弱与无奈,狡猾与自保。他这样写道: 在中国历史上,每一位学者都力求证明自己的学说有巨大的经济效益、社会效益。孟子当年鼓吹自己的学说,提出了“仁者无敌”之说,有了军事效益,和林彪的“精神原子弹”之说有异曲同工之妙。学术必须有效益,这就构成了另一种花剌子模。学术可以有实在的效益,不过来得极慢,起码没有嘴头上编出来的效益快;何况对于君王...

荀路:再议《在美国焚烧国旗是否合法?》(下)

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清楚地写着,国会不得制定剥夺人民言论自由或出版自由的法律。1868年美国宪法第14修正案又在此基础上补充道,包括美国国会在内的任何一个政府机构言论自由也都受到保护。正是在这些法律的保护下,美国民众才可以大胆地评论时事,才可以对政府、对任何一个政府领导人不留情面地批评,而不用担心那些被批评的权高位重的长官会恼羞成怒,封他们的嘴,对他们进行惩治。在美国,政府根本无力左右公众的言论,...

荀路:再议《在美国焚烧国旗是否合法?》(上)

1995年第10期《读书》杂志刊登了署名东来的《在美国焚烧国旗是否合法?》一文。文末注明此文是作者1994年10月17日在美国首都华盛顿写就。由于涉及本人关注的言论自由问题,重读此文,心有感慨,不吐不快,提笔再议,唯愿大家读后多少能有获益。 文章首先交代事件的缘由: 1787年美国的几十位先贤聚会费城,坐而论道四十多天,连争带吵为新生的美国妥协出一部流传至今的宪法。它虽然对政府权力作了框架,但对...

荀路:重提“花剌子模信使问题”(上)

英年早逝的杂文家王小波是我在九十年代的粉丝。他在《读书》杂志1995年第三期发表的杂文《花剌子模信使问题》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这大概是我第一次看到他的文章。此后,我在其它刊物上还看到他的二三篇杂文,一下子就欣赏上他文笔幽默深刻的风格。1998年购得他的杂文随笔集《沉默的大多数》,遂成了他的粉丝。不料时隔不久得知他突然病逝,痛惜不已。前些日子整理书籍,又将这篇《花剌子模信使问题》赏读了一遍,触及...

荀路:读《宽容》,论“宽容”(下)

房龙在《宽容》中对伏尔泰及百科全书派对宽容事业作出的成绩进行了赞扬后,对法国大革命中出现的“革命的不宽容”进行了批判。在这一节中,房龙以法国大革命的事例向人们表明,不宽容是一把双刃剑,既能伤人又能伤己。当丹东被送上断头台时,权倾一时的罗伯斯庇尔注定会有命丧黄泉那一天。由于反复无常的不宽容总是隐身于追求真理、公平、正义、完美的鲜红旗帜下,因而任何人都有冒犯天条大祸临头的可能,而唯有不顾一切地谋取至...

荀路:《政治冷漠是不是坏事?》读后有感

一个宽容自由的社会必然是尊重公民个人自由的。而公民个人自由必然包括政治倾向选择自由。所谓政治冷漠其实是一种个人权利的运用与否,不能把一个公民的政治热情高低作为公民素质的评判标准。大家都知道,即使是在西方民主国家,每逢大选,不参与投票的公民数量相当可观。难道这些公民都是素质低下者吗?相反,伊拉克和朝鲜选举国家领导人时,官方宣布的投票率高达99.98%一99.99%!但这些数字能说明这些国家的公民真...

荀路:读《宽容》,论“宽容”(中)

房龙在《宽容》一书中花费了大量笔墨列举许多事例,宣扬宽容精神。他在“向书籍开战”一节中,以言论自由的捍卫者自居,向那些禁锢思想自由的势力开战。他首先拿来开刀的是沙俄帝国和后继者布尔什维克革命者。他这样写道: 就说俄国的问题吧。大约20年前,我在这个所谓的“圣地”生活了一段时间,那时我们能看到的外国报纸有整个四分之一的版面被称为″鱼子酱“的黑东西涂抹了,据说是为了擦去那些小心翼翼的政府不愿意让心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