荀路:布尔什维克主义批判(2)(重写)

“雾霭”如何消散?(上) 原苏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宣传部长雅科夫列夫2005年出版了他的回忆录《雾霭——俄罗斯百年忧思录》。他在该书前言中表示他“以此书邀请读者来思考俄罗斯及其各族人民在上个世纪和本世纪初的命运,思考俄罗斯为什么会陷入动乱、革命和反革命、战争和冲突、血腥清洗、斯大林的专制独裁制度以及人的偏执。思考为何官僚专横的乌云至今依然笼罩在我国的上空”。 雅科夫列夫将20世纪在俄罗斯肆虐的布尔...

荀路:布尔什维克主义批判(1)(重写)

是谁酿成的“一杯苦酒”? 1903年7月,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在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后又移到英国伦敦)举行第二次代表大会。在投票选举党的中央机关时,拥护列宁的一派获得多数选票,从此他们就称为“布尔什维克”(俄语多数派的音译); 反对列宁的一派获得少数选票,就称为“孟什维克”(俄文少数派的音译)。这两个派别共处在形式上统一的社会民主党内,直到1912年在捷克首都布拉格召开的第六次全俄党代表会议上,孟什...

荀路:穆萨维的“生存权”——西方法治漫谈之四十六...

2006年5月3日,在经过4年法律程序、6个星期的审讯和陪审团7天的商讨后,“9.11”事件犯罪嫌疑人萨卡里亚斯.穆萨维被美国一个联邦陪审团判处终身监禁,而不是控方主张的死刑。 萨卡里亚斯.穆萨维原名阿布.哈立德.萨哈拉维,是摩洛哥裔法国公民。1968年5月30日出生于法圉南部小城纳博讷。1992年,穆萨维移居英国后,他的思想开始受到宗教极端主义影响。1998年,穆萨维在阿富汗接受“基地”组织的...

荀路:为何“先审后斩”?(下)——西方法治漫谈之四十五...

然而,当和平降临,战争暴力隐退,即使刀枪未必锈蚀于库中,战马未必悠然于南山——军事暴力依旧有存在的必要。但是,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的主角却必须由国家(或国际社会)的司法暴力所扮演。而在法秩序的架构中,司法暴力——军事暴力亦无例外——却必须要绝对置于法的威权之下,如此才能获得自身正义的依据,也才具有正义的价值。换句话来说,在一个正常的社会里,国家(或国际社会)的暴力之所以正义,根源于它受法秩序的支配和...

荀路:为何“先审后斩”?(中)——西方法治漫谈之四十四...

对于战争的结局,总有人像预言家似的告诉我们:“正义者必胜”。其实理性地来看,这不过是一句坚定意志、鼓舞人心的口号而已,严肃的历史学家从来不下这样的结论。……因此,每当“正义者必胜”的旗帜在风中飞扬,历史老人便在暗处发笑——在每一座战争的凯旋门或墓碑上,它已经刻写下同样的铭文:你赢了,因为你比敌人更强;你输了,因为你比敌人更弱。战争的胜负决定于暴力的强弱,与意志的正义与否无关,这应当是战争的首要逻...

荀路:为何“先审后斩”?(上)——西方法治漫谈之四十三...

1941年底,还在德日意法西斯猖獗一时之时,比利时、荷兰、卢森堡、希腊、挪威、波兰、南斯拉夫、法国等八国在伦敦的流亡政府就设置了联络会议,专门研究战后处置战争罪犯之事。 1942年1月13日,联络会议在伦敦的圣詹姆斯王宫发表宣言,确定通过司法手段惩罚战犯。1943年10月20日,美英法中等17国在伦敦成立联合惩办战犯委员会,并初步拟定了战犯名单。 1942年2月,苏美英三国政府首脑在苏联雅尔塔举...

荀路:“恶法非法”与法官(下)——西方法治漫谈之四十二...

独裁者的意志上升为“法律”,于希特勒而言,前可见古人后更有来者。“朕即法律,朕即国家”,就出自17世纪的“太阳王”法国路易十四之口;而在王权专制历史的更深远处,“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高悬于万民头上的“法律”更无一不是由皇帝、国王、君主的意志所铸就。即使斗转星移,就在一顶顶王冠纷纷落地的20世纪乃至今日,希特勒的身后,依然紧紧跟随着佛朗哥、朴正熙、马科斯、皮诺切特、阿明、萨达...

荀路:“恶法非法”与法官(中)——西方法治漫谈之四十一...

只要拈出上面几个数字和几桩可耻的审判,我们就可以观察到德国司法体系纳粹化的大体模样。毫无疑问的是,对于司法独立,德国法官们并非偶然地偏离,而是主动地背弃。不难想象,一台早已向着纳粹倾斜的司法天平,一个密布着纳粹党徒的司法体系,在登上权力宝座的希特勒手中会变成怎样一个玩物,怎样一把专门斫杀公平正义的利器! “法院成了政治的附庸”,英戈·穆勒如是说。既然是附庸,便是任意使唤的工具,这样的司法体系当然...

荀路:“恶法非法”与法官(上)——西方法治漫谈之四十...

在世人看来,一种规则只要是经过官方的制定和认可,就算是法律了。这时,无论这种规则如何令人反感令人痛恨,它都不会失去法律法规的资格。这种说法的意思就是:这样人们才能有一种标准衡量什么规则可以称为法律,也能用这一标准在法律行为和非法律行为之间画一条界线,虽然这一标准并不包含我们喜欢或厌恶的价值判断。 这一说法乍看起来不无道理,18世纪英国功利主义法学大师边沁曾对这种说法大加赞赏,以至于他的学生奥斯丁...

荀路:也谈“非法之法”(下)——西方法治漫谈之三十九...

(四) 当年严复在对孟德斯鸠讨论英国宪政制度与专制制度区别的一段文字之后所加的按语中,回顾了他自己初次接触英国法律时所受到的深深的震撼,以及由此引发对中西法律体制的根本抵牾和中西强弱悬绝之原因的豁然而悟: 嗟乎!刑狱者,中西至不可同之一事也。犹忆不佞初游欧时,尝入法庭,观其听狱,归邸数日,如有所失。尝语湘阴郭先生(郭嵩焘),谓英国与诸欧之所以富强,公理日伸,其端在此一事,先生深以为然。 这“数日...

荀路:也谈“非法之法”(中)——西方法治漫谈之三十八...

西方的宪政法学思想总是一再通过对罗马法的追溯而明晰其公民权利、法律与自由权利的关系,以及国家权力因为其来源所规定而必须受到限制等基本的理念,比如哈耶克所说: (《十二铜表法》)构成了罗马共和国的自由的基础。这些法律中的第一部公法便规定:“不能授予私人以特权或颁布偏利于某些私人的法规,而侵害其他人,因为这与适用于所有公民的法律背道而驰;这种适用于所有公民的法律,任何人,不论其地位如何,都有权运用之...

荀路:也谈“非法之法”(上)——西方法治漫谈之三十七...

为了撰写“法治漫谈”,翻出了多年前的一些书刊找材料,从2002年第八期《读书》杂志之“法制经纬”栏找到一篇题为《“非法之法”与威权社会》的文章,重读之后觉得很有现实意义和启蒙作用,在这里摘要给大家讲评一下。 (一) “非法之法”在中国出自三百多年前明末清初思想家黄宗羲对中国政治传统和法律传统的思考: 后世之法,藏天下于筐箧者也。利不欲其遗于下,福必欲其敛于上。用一人焉,则疑其自私,而又用一人以制...

荀路:“效忠誓辞”风波刍议(下)——西方法治漫谈之三十六...

(四) 但是,该裁决一出,立刻震动了美国,并在全美引发了一场政治风波,主要都是一些反对此裁决的声浪。 台湾《中国时报》报道:“美国总统布什也已亲自投入这场论战。他在加拿大与俄国总统普京召开记者会时也特意谴责法院这项判决。他说:本人认为,上帝显然是我个人生活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也是我国人民日常生活中很重要的一部分。这也是仍以这项判决与美国历史及传统脱节的原因。” 美国国会参众两院的反应显得更为激烈,...

荀路:“效忠誓辞”风波刍议(上)——西方法治漫谈之三十五...

2003年第四期《读书》杂志有一篇题为《效忠誓辞:席卷全美的宪政风波》的文章,我读了之后不由得掩卷深思:美国社会在思想信仰自由方面真是处处玩真的,任何人任何宗教信仰者都能在美国自由表达内心的意识形态价值取向,不会遭到强权压制。美国之所以为“美”国,这一点是其显著特征之一,令世人为之惊叹不已。 下面,我把这场风波的前因后果给大家细细道来,稍稍评议。 (一) 时间:2002年6月26日。 地点:美国...

荀路: 美国死刑面面观(下)——西方法治漫谈之七(重写)...

比死更可怕的是等死 1933年2月15日,美国佛罗里达州迈阿密——轻度精神错乱的朱塞比·赞加纳突然拔出手枪,对着尚未宣誓就职的当选总统富兰克林·罗斯福连开五枪。他没有打中罗斯福,却使芝加哥市市长塞麦克受了致命伤。逮捕、认罪、宣判,仅仅33天之后,赞加纳便在佛罗里达州被用电刑处死。赞加纳案堪称美国历史上速战速决处死犯人的典型例子。 但是,如今的情况已大不一样了。死刑犯数量在不断增加,但是从判决到执...

荀路:“英国最有名的黑人”——西方法治漫谈之三十四...

1999年第五期《读书》杂志有两篇文章很值得一读,一篇是《V——chip与美国的言论自由》,一篇是《英国最有名的黑人是谁?》。前一篇我给大家已做了评介,这次我给大家评介后一篇。 事件的缘起是这样的: 1999年2月的一天,BBC(英国广播公司)“在线新闻服务”发布了一幅网上新闻图片,那是一个名叫斯蒂芬·劳伦斯的黑人小伙的特写。下面有这样的文字:斯蒂芬·劳伦斯,英国最有名的黑人。 斯蒂芬·劳伦斯本...

荀路:“Ⅴ-chip”风波(下)——西方法治漫谈之三十三...

下面继续引用《读书》杂志的原文。 与V-chip问题有关的可能限制包括: 第一,各种利益的特别权衡。弗兰克福特大法官指出,如果在所处的案件中,代表言论和出版自由的权利主张和代表同样宝贵的其他自由的权利主张发生冲突,那么,他不会给予言论自由的利益以特殊的敬意,而要权衡各种自由的利益在案件中的重要性。权衡作为一种方法,既有实用主义的优点,也有可能违宪的缺点。因为宪法修正案第一条所提供的言论自由保障是...

荀路:“Ⅴ-chip”风波(上)——西方法治漫谈之三十二...

如今,电子通讯对于我们已成为须臾不可或缺的交际手段。短短十多年来,电子通讯新技术花样百出,令人目不暇接。最近几年,我们经常可以接触到一些由于日益普遍的电脑联网服务——“信息高速公路”——所带来的一些问题。有的问题涉及到公民的言论自由、通讯权益乃至个人隐私,引发了许多无法回避的敏感的议论。对于这些问题和议论,鉴于当前的社会环境,我无法给予一个不得罪上下左右人的评价。这里,我只能搬出一篇20年前的文...

荀路:欣克利是精神病人吗?(下)——西方法治漫谈之三十一...

那么,欣克利究竟是精神错乱,还是装疯卖傻呢?这个问题虽然至关重要,但却没有明确和统一的答案。因为人类的精神病现象是一个错综复杂的医学难题,至今尚无明确统一的诊断标准和治疗方法。所以进行临床诊断时,出现“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矛盾现象实属正常。 在美国的刑事诉讼程序中,涉及精神病无罪辩护的规则主要有两条:一是“麦纳顿规则”,又称“对错规则”,即如果被告人因某种精神病影响而丧失理智,在案发时不知...

荀路:欣克利是精神病人吗?(上)——西方法治漫谈之三十...

美国历史上曾发生过多起刺杀总统案,而欣克利行刺里根总统案扑朔迷离,错综复杂,其真相究竟如何,至今仍是众说纷纭,难以得出最终结论。与历次刺杀总统的事件相比,这一次没有阴谋,也没有政变迹象,没有死亡,甚至因为刺杀者作案动机的单纯和执迷,为整个案件平添了一丝浪漫的色彩。它充满戏剧性,像极了一部电影,正对美国人的胃口。也因此,它变得和那部经典电影一样有名了。而对西方法治不以为然的人们认为,美国法院对欣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