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平:血要热 头脑要冷 骨头要硬

——推荐万润南回忆录《商海云帆——四通故事》 异议人士万润南。(资料图片 RFA) 我曾经说过:我们这代人所能留下的最有价值的文字,恐怕就是自传,就是回忆录了。 大约从2006年起,万润南——我们都叫他老万——开始在网上陆续发表他的回忆文章。按时间段分为几部份,有“童年记忆”、“中学时代”、“清华岁月”、“四通故事”和“我的1989”;据老万说,他还要写“流亡生涯”。用老万自己的话,这也“算是对...

朱学渊:看万润南的政治智慧

重新出山的前民运领袖人物万润南先生,也是有过一次良好交往的朋友,他在十多年后的一番思想袒露,却非常使我失望。他借刘宾雁先生的话,说中国人心中都有一个“小毛泽东”起了一篇《和共产党“分道扬镳”》文章的头,最后落实到“和共产党分道扬镳,不仅需要巨大的道德勇气,还需要足够的政治智慧”的尾,他说: “共产党至今还在中国存活,不仅依靠暴力和谎言,而且因为它比其它人、包括反对它的人‘聪明’。一个政治笑话说:...

朱学渊:读万润南《我的学长胡锦涛》有感——附万润南:我的学长胡锦涛(《清华岁月》十四)...

严家祺先生叫我去读一下万润南关于胡锦涛的回忆,说老万写得很真实,我读了也有同样的感觉。吸引人的情节自然是四十年前学生小胡与小万的交往。人都有生老病死的过程,如果用我今天的眼光去批评四十年前的青年,无异于一个老人打儿童;若任着性子去谩骂已故党人蒋南翔,仍然会予人脱离时代的感觉。 问题是四十年来,中国变化很大,胡锦涛先生进步了没有?当然,文章为考察他的变化,提供了一些参照;但胡锦涛的耶鲁演讲提供了最...

万润南:四朝元老 三界通才陈子明

2014年10月15日,有一个自称“自干五”的小混混参加了一个什么座谈会,受到习近平接见,被誉为“正能量”的代表,一夜爆红,在网上掀起轩然大波。六天后,10月21日,一位资深的民主斗士,为中国前途殚精竭虑的理想主义者黯然离世,在网上引起一片哀悼。这两件事,表面上风马牛不相及,却清楚地表明了一个追求正义、坚守理想的时代的结束,一个追逐权势、泯灭良知的时代的来临。 这个被千人唾骂的小混混叫周小平,这...

万润南:九九又重阳(诗歌)

九九又重阳,年年在异乡。 萧萧落木下,幽幽菊花香。 幽幽菊花香,徐徐秋风凉。 迢迢星河暗,茫茫云海长。 茫茫云海长,淡淡醇酒香。 杯杯是乡思,滴滴心头淌。 滴滴心头淌,悠悠丝竹扬。 句句是乡音,声声催愁肠。 声声催愁肠,朗朗伴月光。 静静照无眠,默默思故乡。 默默思故乡,郁郁叹沧桑。 匆匆年华去,九九又重阳。 文章来源:网络...

万润南:我人生充实,拥抱良知无愧无悔

RFI 作者 肖曼 万润南先生曾经是上世纪80年代中国最早最著名的民营公司之一四通集团创始人,八九年“六四”政治风波后出走西方从事海外民主运动。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近日刊发专栏作家许知远的文章《万爷在巴黎》,讲述与万润南在法国巴黎的会面和对经历过的往事的感受。之后,中国官媒《环球时报》刊文:对“万爷在巴黎”一文进行评论,讥讽万润南对世界潮流误判。该文在人民网等官方网站转载,也使得万润南这个名字...

许知远:万爷在巴黎(二)

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专栏作家 许知远 “你真开过出租车吗?”我问。 这个故事广为流传,这位昔日的四通集团的创始人、天安门运动的“黑手”、海外民主运动领袖曾以开出租车为生。 很少人说得清这个故事的原委,它是发生在哪个时间,又是在哪个地点。讲故事的、听故事的也没有追究的兴趣,似乎仅仅这个模糊的事实就足以表达出他们的复杂感受——它是感伤的,一个理想主义者的没落;它是犬儒的,海外民运之路压根走不通;它...

许知远:万爷在巴黎(一)

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专栏作家 许知远 一 万润南坐在路边小酒馆的绿色座椅上等我们。象五个月前的见面一样,又是个雨天,他仍头发短促、下颌上留一片花白胡子,套一件蓝色的夹克。 空气都湿漉漉,但巴黎郊外比北加州的小镇要诗意得多。那乏味、标准化的老年公寓、孤零零餐厅里的粗壮大妈,被蜿蜒的小路、妩媚的法国姑娘替代了。 我们坐下来,他点了阿尔萨斯的红酒,还有味道不佳的鲑鱼。因为心脏问题,他再不能大口饮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