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钟:九一三安魂曲

今天是1971年“九一三林彪叛逃事件”49周年。早上沐浴,良夜静思,为那遥远蒙古草原的死者祈祷致意。 913三叉戟客机坠毁,主要死者是林彪林立果父子、叶群、刘沛丰、潘景寅,加机组死亡共九人。半世纪以来,有关913事件的研究论说不计其数。官方对事件“叛党叛国、投敌灭亡”的正式定性,维持至今。非官方则有种种推论,包括要求为事件平反、为林彪正名和对事件不乏阴谋论的大量解读。 富有想像力和分析力的解读之...

余杰:从毛泽东到习近平的个人崇拜

丹尼尔·里斯(Daniel Leese)《崇拜毛:文化大革命中的言辞崇拜与仪式崇拜》 毛泽东与共产党的融合与冲突 毛泽东战胜蒋介石,共产党战胜国民党,中华人民共和国取代中华民国,意味着黄河战胜海洋、西北压倒东南、农村包围城市、共产极权主义取代威权主义。中国历史进入巨大的倒退之中。从清末以来中国的西化,包括基督教的进入和影响,遭遇最大的逆转。中华民国的三十七年间,中国没有了皇帝,袁世凯、孙文、蒋介...

高新:习近平百分之百遗传了毛泽东的斗争瘾

2020-09-14 日前,习近平在丧事喜办的“抗疫表彰大会”上朗读了讲话稿后,给外界留下的唯二印象就是接连口误和张口闭口都是“斗争”。政评人张杰博士在他的《为什么习近平在抗疫表彰会上大谈斗争?》一文中总结说:照理这是一场吹捧习近平和中共丰功伟绩的喜庆会议,但习近平却在近万字的讲稿中,31次提到斗争。口口声声发扬斗争精神,敢于斗争、善于斗争,根据形势变化及时调整斗争策略,调动一切积极因素,不断夺...

裴毅然:再说“四大不要脸”

尽管毛像在墙毛尸在堂,毛壳虽存毛魂犹飘,“伟大毛时代”总算过去了。毕竟,毛政已亡毛髓尽失,毛时代逻辑已大半否定,毛派叫嚣失去依据,中国已不可能重回毛时代。但毛时代“遗产”庞大,孵出二十世纪中国士林尴尬一代。如何评价他们的尴尬?如何掌握尺度?尤其对那些“学术界的傅作义”,近年争论渐起。 “四大不要脸”版本 “四大不要脸”,最早出处似为周作人给港友鲍耀明的信(1964-10-7): 现在大学生中有一...

刘晓波:毛泽东的极权式腐败

毛式腐败的极端表现,首先是把最大的公共资源——政治权力——据为己有并肆无忌惮地滥用,他已经把整个中国据为己有,把全国资源和全体民众作为实现其权力野心的工具,所以,除了滥用绝对权力之外,他根本不用在经济上以权谋私。(阅读全文)...

余东海:毛泽东十大罪

最大的邪恶 何谓邪恶?反常为邪,损人为恶。这是东海的定义。一切非正常、非正义的思想观念,都是反常的,反五常道是最大的反常。无论是否犯法,是否利己,只要言行有损、有害于人,就是恶。 在现中国,信奉马列主义毛思想是最大的邪,坚持和支持社会主义是最大的恶。相反,辟马反马是两种最大的功德之一,是成德成圣的必须,圣贤君子所必为。不能辟马学,不配为圣贤之徒也。 马列体系,著作文章浩如烟海,皆非仁言义语,无非...

章立凡:闲品毛诗

“诗无达诂”,自五十年代毛泽东诗词发表以来,注家蜂起,礼赞纷纭。”文革”中作为唯一幸存之”四旧”文体,仍被广泛引用,家传户喻,或作大批判之开篇引子,或为牛棚中合法之精神享受,可谓见仁见智,各取所需。影响所及,熏染了整整两代人。 余谓以功业威望论其诗词,犹多溢美之词;若纯以其诗探索其心路历程及创作功力,仍可有持平之论。于今尘埃...

裴毅然:梁漱溟与毛泽东的延安论争

《红色史褶里的真相》第二辑:延安红史(2) 梁漱溟与毛泽东的延安论争 1938年1月5~25日,梁漱溟以国防参政会参议员身分考察延安,与毛泽东前后谈话八次。除两次不甚重要的宴会与送行,其余六次谈话,每次至少两小时,最长的两次通宵达旦,从晚饭后直到黎明。所谈内容自然是当时最紧要的中国前途。而欲探讨中国之明天,必然牵涉到对中国昨天的看法。「所以从谈未来问题,就追溯到过去历史文化。」(《梁漱溟自述》第...

邵燕祥:走出毛泽东“不把人当人”的阴影

邵燕祥:走出毛泽东“不把人当人”的阴影 来源:華夏文摘 发表于 2016 年 08 月 06 日   一九四九年十月一日下午三时许,北京天安门广场,毛泽东升起第一面五星红旗。在这之前的新政治协商会议开幕式上,他就宣称“中国人从此站立起来了”,曾经令多少天真的中国人感动得热泪盈眶。从那时起,言犹在耳,而在一波一波他所发动的政治运动打击下,中国人以每次不少于运动卷入者百分之五的比例倒下去,因“三面红...

王若望:毛泽东阴魂纠缠三代人

今年适值毛泽东去世二十周年,又是他发动文化大革命的三十周年。我想从毛死后仍留下遗毒作为课题,汇集一些事例,证实这具僵尸的阴魂依然不散也。 华国锋的短命内阁 从毛泽东死去以后三代接班人的政治活动和言论中,证明着他们身上都刻着“毛记”的刺青。 第—名接班人华国锋,他被老毛看中,是在七四年的秋季,他回到老家会见乡亲,附带也考察民情之意,当时任湖南省委书记的华国锋全程陪同,藉此机会,下属书记尽量表达自己...

裴毅然:星星之火,到底几许?

《红色史褶里的真相》第一辑: 初期红事(11) 星星之火,到底几许? 井冈山乃中共武装力量最初「星星之火」。不过这粒「星火」到底几许?具体多少人马?细节如何?史料幽深,国人多不知详。笔者挖掘汇积,略陈其实。 秋收暴动 1927年9月8日湘赣边界秋收暴动,部队正式番号中国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师长余洒渡(1898~1934,后叛变),副师长余贲民。下辖四个团:原武汉第二方面军警卫团为第一团[1]...

康正果:极卑与极高的诡变——毛泽东早期言行透视

我是极高之人,又是极卑之人。 ——毛泽东 一 此话是毛泽东读泡尔生《伦理学原理》一书时随意写在书页上的批语,这位扬言要“粪土当年万户侯”的书生,当时正在长沙的一所师范学校读书。他从小对自己便有很高的期许,只可惜 让父亲耽误到十七岁始获准入读新式学堂,老大年纪,才从高小读起,基础差和起点低自然就成了他与同级学生间的差距,以致他一直都鼓不起在各门功课上全面求发展的动力。后来到长沙求学,他几进几出,猴...

蔡咏梅:董建华的“极少数人”之说是毛泽东“一小撮”的变种...

中共强行越权立法,要在香港实行国安法,香港的自由危在旦夕,香港人惶惶不安。中共安抚说,此法只是打击香港极少数港独份子和黑暴份子。前特首董建华也出来说只针对极少数犯罪份子。言外之音是香港多数人不要怕,国安法于他们无害。 中共和董建华这种以国家的名义施行全社会的暴政,而公开的欺骗说法只是为了打击“少数人”,其实并不是新鲜事,希特勒的纳粹德国做过,斯大林的苏联做过,毛泽东的中国也干过。在纳粹德国,这个...

王克斌:祸起金平,根在则冬

2020 年 05 月 12 日 冠状病毒或武汉肺炎已经在世界范围肆虐数月。按FOX NEWS,迄今世界范围已有2310572 人感染,死亡158691人。 世界经济机器几乎停止运转。人们生活在恐慌之中。不管是在呼吸机里奄奄一息的,还是隔离在家无所事事的,都被病毒笼罩,看不到天日。这是一场前所未有的战争。让措手不及的人们不知道如何应对。面对小小的病毒,航空母舰、原子弹、氢弹和跨越半个地球的洲际多...

李大同:关于文革的基础条件

讨论文革,不是看它的表现形式(当然形式也很重要,譬如最近网上打倒方方、张文宏的漫画,与文革时打倒走资派的宣传画一模一样,让人惊叹这种“艺术”的遗传力,实际发端于戈培尔和斯大林),而主要是看文革得以产生的基础是否发生了变化,这种变化是不是不可逆的。对我个人而言,谈论文革,主要不是看文革中发生过什么,而是要看发生这些的基础是否还在。 多年前,在和朋友们讨论文革话题时,我曾经有过一个总结,即文革究竟有...

关风祥:“柬共疯狂”背后,有毛左的“策划指挥”

网刊《纵览中国》四月26号刊登了朱学渊先生和胡平先生的两篇文章,前者是朱学渊先生撰写的《訃告》,悼念老友周德高先生於2020年4月12日(復活節)在洛杉磯市逝世,享年八十八歲。其中提到,周先生早年曾任红色高棉官员,受柬共和中共高层器重,后因看穿柬共的野蛮恐怖(约两百万,占全国四分之一人口被迫害致死),建议中共抛弃波尔布特一伙,被华国锋拒绝,从此与柬共和中共双双闹翻,不得不从香港碾转到美国流亡。 ...

董国强:革命?还是帝王政治的回光返照?

——Mao’s Last Revolution评介 董国强 南京大学历史系 Roderick MacFarquhar and Michael Schoenhals. Mao’s Last Revolution. The Belknap Press of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2006. 现在已过不惑之年的当代中国史学者,一定不会忘记1989年春天《文化大革命的起源》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