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若望:毛泽东阴魂纠缠三代人

今年适值毛泽东去世二十周年,又是他发动文化大革命的三十周年。我想从毛死后仍留下遗毒作为课题,汇集一些事例,证实这具僵尸的阴魂依然不散也。 华国锋的短命内阁 从毛泽东死去以后三代接班人的政治活动和言论中,证明着他们身上都刻着“毛记”的刺青。 第—名接班人华国锋,他被老毛看中,是在七四年的秋季,他回到老家会见乡亲,附带也考察民情之意,当时任湖南省委书记的华国锋全程陪同,藉此机会,下属书记尽量表达自己...

裴毅然:星星之火,到底几许?

《红色史褶里的真相》第一辑: 初期红事(11) 星星之火,到底几许? 井冈山乃中共武装力量最初「星星之火」。不过这粒「星火」到底几许?具体多少人马?细节如何?史料幽深,国人多不知详。笔者挖掘汇积,略陈其实。 秋收暴动 1927年9月8日湘赣边界秋收暴动,部队正式番号中国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师长余洒渡(1898~1934,后叛变),副师长余贲民。下辖四个团:原武汉第二方面军警卫团为第一团[1]...

康正果:极卑与极高的诡变——毛泽东早期言行透视

我是极高之人,又是极卑之人。 ——毛泽东 一 此话是毛泽东读泡尔生《伦理学原理》一书时随意写在书页上的批语,这位扬言要“粪土当年万户侯”的书生,当时正在长沙的一所师范学校读书。他从小对自己便有很高的期许,只可惜 让父亲耽误到十七岁始获准入读新式学堂,老大年纪,才从高小读起,基础差和起点低自然就成了他与同级学生间的差距,以致他一直都鼓不起在各门功课上全面求发展的动力。后来到长沙求学,他几进几出,猴...

蔡咏梅:董建华的“极少数人”之说是毛泽东“一小撮”的变种...

中共强行越权立法,要在香港实行国安法,香港的自由危在旦夕,香港人惶惶不安。中共安抚说,此法只是打击香港极少数港独份子和黑暴份子。前特首董建华也出来说只针对极少数犯罪份子。言外之音是香港多数人不要怕,国安法于他们无害。 中共和董建华这种以国家的名义施行全社会的暴政,而公开的欺骗说法只是为了打击“少数人”,其实并不是新鲜事,希特勒的纳粹德国做过,斯大林的苏联做过,毛泽东的中国也干过。在纳粹德国,这个...

王克斌:祸起金平,根在则冬

2020 年 05 月 12 日 冠状病毒或武汉肺炎已经在世界范围肆虐数月。按FOX NEWS,迄今世界范围已有2310572 人感染,死亡158691人。 世界经济机器几乎停止运转。人们生活在恐慌之中。不管是在呼吸机里奄奄一息的,还是隔离在家无所事事的,都被病毒笼罩,看不到天日。这是一场前所未有的战争。让措手不及的人们不知道如何应对。面对小小的病毒,航空母舰、原子弹、氢弹和跨越半个地球的洲际多...

李大同:关于文革的基础条件

讨论文革,不是看它的表现形式(当然形式也很重要,譬如最近网上打倒方方、张文宏的漫画,与文革时打倒走资派的宣传画一模一样,让人惊叹这种“艺术”的遗传力,实际发端于戈培尔和斯大林),而主要是看文革得以产生的基础是否发生了变化,这种变化是不是不可逆的。对我个人而言,谈论文革,主要不是看文革中发生过什么,而是要看发生这些的基础是否还在。 多年前,在和朋友们讨论文革话题时,我曾经有过一个总结,即文革究竟有...

关风祥:“柬共疯狂”背后,有毛左的“策划指挥”

网刊《纵览中国》四月26号刊登了朱学渊先生和胡平先生的两篇文章,前者是朱学渊先生撰写的《訃告》,悼念老友周德高先生於2020年4月12日(復活節)在洛杉磯市逝世,享年八十八歲。其中提到,周先生早年曾任红色高棉官员,受柬共和中共高层器重,后因看穿柬共的野蛮恐怖(约两百万,占全国四分之一人口被迫害致死),建议中共抛弃波尔布特一伙,被华国锋拒绝,从此与柬共和中共双双闹翻,不得不从香港碾转到美国流亡。 ...

董国强:革命?还是帝王政治的回光返照?

——Mao’s Last Revolution评介 董国强 南京大学历史系 Roderick MacFarquhar and Michael Schoenhals. Mao’s Last Revolution. The Belknap Press of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2006. 现在已过不惑之年的当代中国史学者,一定不会忘记1989年春天《文化大革命的起源》第...

余杰:三光政策是中国人的第五大发明

——罗威廉《红雨:一个中国县域七个世纪的暴力史》 麻城的暴力文化传统与深具现代性的阶级屠杀 位于大别山南麓的湖北省麻城县,北面与河南接壤,东面与安徽临近,与黄州、蕲州一起形成了“积磅礴之万山”的高地次区域。若是在和平年代,这里堪称一处“如画紫云之岭”的风景胜地;然而,在战乱和政治动荡的年代,这里沦为盗匪云集、杀戮不止的人间地狱。 一叶知秋,一个县城可以透视整个中国。美国学者罗威廉以麻城为“主人公...

余杰:毛泽东为何感谢日本侵华(下)

潘汉年为什麽必须死去? 《中共壮大之谜》一书以专章「潘汉年的悲剧」揭露了中共与日本军部勾结的事实。抗战期间,中共曾安排特务头子潘汉年等人到上海和南京与汪精卫政权及日本人接触,商量停战事宜。潘汉年的联络人之一袁殊,时任汪精卫政权中央委员丶中宣部副部长丶宪政实施委员会委员等要职,一九四九年之後摇身一变成为共产党政权的情报总署副署长丶中央军委联络部副处长。潘汉年通过袁殊与日本驻华最高特务机构「梅花堂」...

阎长贵:我和毛泽东与江青

【编者按】阎长贵先生是重要的历史当事人,其文章偶尔被毛赏识也不过是被毛发现可以利用而已。其称毛为“伟人”,对那一代机关出身的人是可以理解的,尽管按真实的历史毛应该是造成当代中国人民苦难的罪魁。抛开个人感情因素,阎先生的回忆是宝贵的历史记录。 【作者自我介绍】阎长贵:山东聊城人,1937年生。1961年中国人民大学哲学系毕业后,分配到中共中央主办的《红旗》杂志社,师从编委、中国哲学史组组长关锋学习...

余杰:毛泽东为何感谢日本侵华(上)

中共方面最终的目的,乃是打倒重庆政府,取而代之掌握全国政权。但是中共目前的实力还非常薄弱,并没有取代国民党夺取政权的实力。所以共产党军现有的任务乃是让日本和重庆政府尽量陷入长期的战争,并且在这期间积蓄力量。因此,国共两军冲突不利於扩大自己的军队,在表面上服从重庆政府,私下里却为了让重庆政府不和日本议和,进行阻扰。因为如果日本和重庆政府战斗的时间不够长的话,共产党军就没有足够的时间来壮大自身。 日...

闵良臣:敢问胡锡进:当年毛泽东为何“不爱国”?

这些年,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一共发表了多少所谓“爱国”言论,没有统计,不得而知,这里选他两条微博,可窥一斑。 他在2018年5月21日用“iPhone 7 Plus”即加强版的“苹果7”发了一条微博,对一些批评这个国家的网民极尽讽刺嘲笑并爆粗口之能事: “有时候我会绝望地想,写下‘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的林则徐真是个大SB。他不知道国家和政府是两回事吗?而且抗什么英,那是先进文化的传播者...

余杰:为什么中国应当改名为“秦汉国”?

“超稳定结构”的秦汉秩序造成帝国停滞 在新疆、西藏和香港的人权灾难愈演愈烈之际,在台湾年轻一代“天然独”不可逆转之际,在“诸夏意识”呈几何级速度传播之际,从上世纪初即被认为理所当然、不容置疑的宏大叙事和身份认同,如中国、中国人、中华民族、华人等,逐渐受到质疑、批判、解构和颠覆。香港评论人郑立在《“中国人”不是民族,而是一种宗教》一文中指出:“中华民族或中国人三个字,他的存在目的,就是要找一个合理...

李慎之:毛主席是什么时候决定引蛇出洞的

孔子:自古皆有死,民无信不立 1957年的反右派运动被称为中国的大逆转,但是这个“逆转”的转折点到底在哪里呢? 从表面上看,1957年6月8日《人民日报》发表社论《这是为什么?》,同日,毛主席在共产党内部发出指示:《组织力量反击右派分子的猖狂进攻》,使一场开始了才一个多月的“鸣放”顿时夭折。紧接着,讨伐右派分子的运动就一步紧似一步地开展,运动的规模也越来越大,到1956年底才算基本结束,到195...

高新:正是顾顺章的叛变改写历史成就了毛泽东

2019-12-30 我们本专栏上星期刊登和播出的《中共一向视内部叛徒为“最危险敌人”》中向读者和听众们介绍了中共历史上因为内部人员叛变导致“灭顶之灾”,及日后的“除奸”活动。最为知名,同时也是最惨无人道、令人发指的,当属周恩来亲自指挥的对该党早期领导人之一顾顺章全家的灭门行动……。 中共“人民网”的党史频道上,曾经刊登的介绍文章的标题就是《史上最危险叛徒顾顺章引发中共中央灭顶之灾》。中共自己的...

师玥:你纪念红太阳,我纪念高华

12月25日,12月26日,历史上的很多大事都发生在这两天,这两日好像一个谶语,在不同理念的人的心中,有不同的解读。 2018年前,耶稣诞生,于是公元纪年开始,他宣讲的《圣经》是全世界销量最高的书籍,他的信徒有三十亿众,很多国家都是基督教的国家。 1978年12月25日,越南出兵了解构了柬埔寨红色高棉的恐怖统治。红色高棉拒绝尝试任何和平改造或者说服教育的方法,用暴力大规模地、有组织地消灭人口,以...

刘晓波:毛泽东如何戕害国人的生命

中共掌权后,毛泽东便开始“与人奋斗”,当他在这奋斗中享受着“其乐无穷”时,数以几千万计的无辜生命却只能在地狱里呻吟。(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