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酒葫芦:卡夫卡的天堂

判断一个作家是世界级还是区域级抑或居家级,不在他写了什么而是看他怎么写,看他是站在人类文化的高度挥洒春秋还是匍匐在历史的深谷苟延残梦,是君临心灵的制高点笑指芸芸尘烟还是在自闭的狭谷里孤芳自红。卡夫卡一次《变形记》当仁不让的成就了他前无来者的世界主义绝笔,当我们还在为立不立宪共不共和争的硝烟遍野粉末遍地之际,卡夫卡竟一梦千年百年,一个转身他的世界被远远的甩在身后,一个喷嚏所有的主义活佛和叽叽喳喳的...

老酒葫芦:2915畅想大曲

在飞笔《酒批狼图腾》即将落款之际,一个喷嚏把日期打晚了900年,最后落笔2915年,整整900年的时光飞泻瞬间完成。 我在想假如2915年我还活着并依然才情不灭色心不改,根据物质不灭定律我至多从这一种形式转化成那一种形式,或许从固体的我变成液体的我,或许从整体的我变成分体的我,或许从动态的我变成静态的我,或许从肉体的我变成思想的我,或许从步行的我变成飞翔的我,或许从地球的我变成宇宙的我…… 但总...

老酒葫芦:酒批饥饿诗人兼与阿钟微信对话及老酒今批...

今年北岛再次诺奖落选,春上村树也是,本人觉得这两位诗人都应该获奖,至少他们比莫言更该获奖。 充其量莫言只是个不错的故事家,莫言的故事诡异有余立意中等,莫言比不上和他同类型的加西亚•马尔克斯,后者是混乱中隐藏着博大,狭窄的空间刺破了整个天空。 莫言是个饥饿小说家,但莫的饥饿感仅局限在本村的土地和自己体内,他小说中的苟且男女都进不得厅堂入不得天堂,他只是为红烧肉写作。 萧红也饥饿,萧红的饥饿能上升到...

老酒葫芦:酒批《黄金时代》

“我将与蓝天碧水永处,留得那半部红楼给别人写了。半生遭尽冷眼……身先死,不甘,不甘。” 不知怎么的导演把萧红这么重要的话漏了。萧红首先是女人,是个问题严重的女人,感觉中国女人几千年的问题一下都集中到了萧红身上。所谓萧红以一己之弱体背负着千年沉重飞往自己的生活,故而她每次振臂都骨胳吱吱作响,每次欲飞都伴随着沉重的叹息,每次梦游都湿漉漉的一片,每次提笔飞墨都竞走山野雌性焕发。 老酒葫芦曾说过,见到女...

老酒葫芦:酒侃如烟当年,诗性如今

老尤(戴之)当年生出个小尤,多年后的今天小尤长成个影视北漂的男子汉,这一对老少才子今天来访。 历史上本人从不接待帅哥,本人生活的一大重要原则历来是不折不扣的同性相斥,管你英气肃杀几分才气逼人若何,与本酒葫芦何干,至于赏心悦目媚眼翻飞的异性美女理所应当的另当别论,哪怕是色染秋江月迷津渡当然在所不惜不亦乐乎一杆子犯贱到底,若非这样还能算领一代风骚走千古流岚的酒老爷子吗! 当然今天破例而且必须破例再而...

老酒葫芦:酒批《狼图腾》

据说这是人类有史以来第一部狼电影。其实狼图腾是伪命题,狼有图腾吗,狼的精神符号能注入我们所谓的狼道主义情怀吗,如果狼真有符号的话。 所谓人类不仅男人对女人犯贱女人也对男人犯贱,比如老酒葫芦对他的女人犯贱,他的女人对老酒葫芦更犯贱。诗人对读者犯贱比如阿钟对他闷骚型女粉丝犯贱,读者也对诗人犯贱比如无数个沉香型少妇对余秀华点着灯笼去睡千里之外的老男人犯践。 至于狼是不是对羊犯贱不得而知,如果谁见到或听...

老酒葫芦:1949,那一年……

1949某个主义漫山遍野的炮声轰走了世界五强之一的蒋家王朝和他们的中华民国,那年的中国人民前赴后继的抱着反政府主义的大腿扭着秧歌歪着脖子唱红了这一片焦土 ,那年中国的知识阶层着了魔的集体向神圣的自由宣战,那年,从上海启航的太平轮在去往台湾的途中缓缓的沉入海底,那年,千山万水凝结成浩浩荡荡的血色冰花,那年的北风似火熊熊。 那一年,中国人民足够犯贱。 那一年上帝闭上了眼睛,一个民族天大的问号被浊浪淹...

老酒葫芦:酒批红太阳诉衷情

父母忠贞为国筹,何曾怕断头? 如今天下红遍,江山靠谁守? 业未就,身躯倦,鬓已秋; 你我之辈,忍将夙愿, 付与东流? 据说这首《诉衷情》毛泽东于1975年底写给周恩来,也有说此乃伪作,我倾向于后者。但无论如何,毛本人在那个年代的确意识到他的千秋大业后继无人。 一个貌似继往开来的伟大梦想,竟无人以续。 为何无人守江山,因为人心思变,因为玩不下去了。毛周玩了一辈子极端革命,快到生命的终点玩完了。太过...

老酒葫芦:从澳大利亚音乐航班开始(1)

三十年前的上海官方电台首播澳大利亚音乐航班着实让当时沉睡在精神沙漠中的国人眼前豁然洞天,原来音乐可以这般优美,原来风景可以如此奢华,原来山川可以这般柔情激荡,原来通过想象的翅膀我们真可以穿越千山万水游遍人间美景,随着那一回回音乐航班,我们在梦里神游这个神秘世界,蓝天和白云袅袅摇曳,我们的梦竟这般轻柔,音乐的翅膀这般透明,那个年代还没有小祖宗和他们的世界,那个年代只有我们的梦想。 那个年代很少有人...

老酒葫芦:二批《北平无战事》

“不反腐亡党亡国,真反腐也要亡党亡国”。 在1948年说出这话的老蒋不是第一人也不会是最后一人。至少大明末期崇桢说过,大清临终时李鸿章说过,多少年后的小平和今天的党国高人还在说。 一个党国如果不能从制度上杜绝腐败,这样的党国早晩玩完,任何腐败到了晚期只有默默等死,或者慷慨找死。 很少有王朝的覆灭不是来自集体腐败,所有的集体腐败都是制度硬伤。世界上只有两种人敢为滋生集体腐败的制度辩护:一种是无知的...

老酒葫芦:关于雾霾,关于心……

一如在她以往的女性人道主义小道里,柴静总这么弱不禁风的与你的心灵对话,在人心的最软处轻抚伤口,这样的片断小叙若放在北欧就是蓝天白云下一首抒情小诗,愉悦且慢内心的微波轻触,无数的灵烟虚渡。 但这的确是一部关于雾霾的片子,一个民族沉重而弥漫的话题,一个女人不堪承受之痛,这样的痛已远超上帝无情的惩罚。尽管米兰•昆德拉说过女人天生渴望一个男人的重量,我们的昆兄当然不会想到数十年后的北京乃至整个中国集体性...

老酒葫芦:酒批《北平无战事》

公元1948,一个风雨飘摇的王朝,两个对立主义的生死搏杀,每个人心里都留着一把如意算盘,每个人脸上都满满的写着心事。天真要变了,这是一个漆黑的夜,人心都悬在半空。 一个政府腐败到无所不能时,这个政府是该谢幕了,一个政党腐烂到浑身没有一块好肉,这个政党即便华陀再世也不能救,一个国家到了每个人都在寻找出路,这个国家和他的人民正好是获得新生的时候。 至于人民获得新生后, 我们的人民是不是得到了该得到的...

老酒葫芦:酒批党国之一

巨蠎搏虎正待时, 变幻风云谁可知? 在井观星察天道, 即刻新桃换旧符! 此乃上海老民运可师兄的新年新词,以作小引有望应验。 有朋友问我为什么香港人看大陆总是居高临下,我的回答是,香港人低看大陆是因为我们的主义,大陆人高看香港是因为他们的主义。若大陆的社制优于香港的资制,所谓一国两制就毫无意义,若香港的资制优于大陆的社制,为何不在大陆全面推行资制,答案只有一个:党国不甘,也不敢。 为何不敢,当然是...

阿钟:六月的诗(附老酒葫芦批语)

老酒葫芦:酒批阿钟《六月的诗》 “这样的酒批文字”,我对阿钟说,“可以换你粉丝群里一大半闷骚型才女”。 怎么看这老诗男的文字怎么象小处女见红,静静的夜刀枪锃亮,六月的雨下出的竟是一个年代的魔咒。 阿钟写了什么,又好像什么也没写,老男人的一个瞌睡惊醒了一座城池和城中阵阵闷骚的一排排女人。 六月的诗轻很轻,轻的象赛金花忽明忽暗的唇烟在偷渡,又很重,重的直接是老男人的九味真火,一把新鲜出炉的无声手枪,...

老酒葫芦:聆听圣音

寻着悠扬的唱诗旋律,我来到悉尼卫斯理传道中心中文堂:聆听圣音。 李牧师热情奔突的讲道凭视觉是一种血性渲染,现场人们包括我由衷的倾听来自各自的内心,彼此友爱真心呼唤四海之内真兄弟不为虚传,一个个表演真情投入,没有热血沸腾的时空造假,没有虚假惺惺的所谓关怀,一切来自身心宽松的自然流露,没人矫情四溢的“血总是热的”一类呼喊,因为血本来就热,没人开言即兄弟或者姐妹,因为都在不言中。 歌声飘飘舞姿袅袅整个...

老酒葫芦:酒批2014版《智取威虎山》

在我印象中徐克拍《智取威虎山》一定诡异夸张奇丽激荡,虚虚实实虚实相加直扑九天云外。雪域深处的天地搏杀走石飞沙,威虎厅最后一刻的生死决杀惊天动地竞走魂魄。 我相信徐克有这能耐,且看他神奇挥霍《狄仁杰通天帝国》,那一款通天创意的通天帝庭可堪好莱坞宇宙大片,其视觉震撼可达华片之最,《龙门飞甲》更是层层诡异防不胜防,华片首部3D劈风斩浪华彩飞刀,2013版《狄仁杰之神都龙王》又将3D效果推向新境。 我以...

老酒葫芦:有关“鲁迅是大汉奸”

近日网络流传“鲁迅是大汉奸”之说,其言扬扬,大有开山灭门之气,挥戈世纪之劲,还真让老夫且寒千万里,咫尺而就。 如果从国民的批判性角度看,鲁迅的确是汉奸,鲁迅笔下的阿Q集中华民族劣根性于大成,鲁迅的人血馒头更把国人麻木的心态入木三分了,鲁迅还告诫青年人少读中国书多读外国书,鲁迅觉得中国是个黑色大染缸,国外再好的东西一到中国就变味。 柏杨说小点是台奸,再说点也是汉奸,再说大点就是整个华人之奸。身为华...

老酒葫芦:资本主义怎么了?

日前和一博友聊起公有制和私有制之利弊,那君说看看吧现在中国遍地都是资本主义了,我说奶奶的全世界走得议会道路就你中国走不得,奶奶的台湾香港走得资本主义就你大陆走不得,整个共产主义阵营奶奶的二十年前都背叛了自家祖宗,人家也没遭天打五雷轰么,奶奶的是不是整个世界的劳苦大众都脑子进水就你和朝鲜古巴守身如玉,你当咱中国是千古处女圣圣国啊我奶奶的。 奶奶的那年我们的耀邦帮主在为茅于轼平反之际口出肺腑:茅老啊...

老酒葫芦:2014我们全民愤怒

2014就这么过去了,这一年我们全民愤怒。 一年前的差不多今天我还在悉尼,悉尼的天悉尼的海就这么详和宁静,一如卫斯理中文堂圣欢的乐声,一如悉尼湿润的海阵阵拂尘。我相信这样的风声乐声和由衷的笑声让浴血的战事和吱吱吖吖的吵闹声远远却步。如果这世界真有人间乐土,我相信辽阔的澳洲大陆就是,长长的黄金海岸线和一尘不染的象睡梦中那片碎花床单的堪培拉也是。 海,无边无际大海的涛声,无需船票即可款款客船,不必呼...

老酒葫芦:有关“端党国的碗砸党国的锅”主题随想

每当王朝没落时总有一大批志士仁人大行端党国碗砸党国锅之道,这样的砸锅者越多这个民族越有希望,就像一段垂死的婚姻,女人越砸男人的锅这个女人越能收获老酒葫芦这等男人的救美企图这个家庭越能步入新生从而共和。 ——老酒题记 ——今天我不和你谈主义,你我各为其主可以理解,我只和你谈做人,既然你信奉你的主义,你应该去那里领薪水,你怎么可以一边端党国的碗享受党国提供的各种保障一边砸党国的锅? ——什么叫端党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