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酒葫芦:有关“鲁迅是大汉奸”

近日网络流传“鲁迅是大汉奸”之说,其言扬扬,大有开山灭门之气,挥戈世纪之劲,还真让老夫且寒千万里,咫尺而就。 如果从国民的批判性角度看,鲁迅的确是汉奸,鲁迅笔下的阿Q集中华民族劣根性于大成,鲁迅的人血馒头更把国人麻木的心态入木三分了,鲁迅还告诫青年人少读中国书多读外国书,鲁迅觉得中国是个黑色大染缸,国外再好的东西一到中国就变味。 柏杨说小点是台奸,再说点也是汉奸,再说大点就是整个华人之奸。身为华...

老酒葫芦:资本主义怎么了?

日前和一博友聊起公有制和私有制之利弊,那君说看看吧现在中国遍地都是资本主义了,我说奶奶的全世界走得议会道路就你中国走不得,奶奶的台湾香港走得资本主义就你大陆走不得,整个共产主义阵营奶奶的二十年前都背叛了自家祖宗,人家也没遭天打五雷轰么,奶奶的是不是整个世界的劳苦大众都脑子进水就你和朝鲜古巴守身如玉,你当咱中国是千古处女圣圣国啊我奶奶的。 奶奶的那年我们的耀邦帮主在为茅于轼平反之际口出肺腑:茅老啊...

老酒葫芦:2014我们全民愤怒

2014就这么过去了,这一年我们全民愤怒。 一年前的差不多今天我还在悉尼,悉尼的天悉尼的海就这么详和宁静,一如卫斯理中文堂圣欢的乐声,一如悉尼湿润的海阵阵拂尘。我相信这样的风声乐声和由衷的笑声让浴血的战事和吱吱吖吖的吵闹声远远却步。如果这世界真有人间乐土,我相信辽阔的澳洲大陆就是,长长的黄金海岸线和一尘不染的象睡梦中那片碎花床单的堪培拉也是。 海,无边无际大海的涛声,无需船票即可款款客船,不必呼...

老酒葫芦:有关“端党国的碗砸党国的锅”主题随想

每当王朝没落时总有一大批志士仁人大行端党国碗砸党国锅之道,这样的砸锅者越多这个民族越有希望,就像一段垂死的婚姻,女人越砸男人的锅这个女人越能收获老酒葫芦这等男人的救美企图这个家庭越能步入新生从而共和。 ——老酒题记 ——今天我不和你谈主义,你我各为其主可以理解,我只和你谈做人,既然你信奉你的主义,你应该去那里领薪水,你怎么可以一边端党国的碗享受党国提供的各种保障一边砸党国的锅? ——什么叫端党国...

老酒葫芦:寻找毛左的艺术典型

本人长期致力于为当今毛左从浩如烟海的古今中外文学名著中找到可对号入座的文学艺术形象,我也试图从他们个人的心理动因乃至整个社会大背景为他们寻找一些哲学的政治学的或文学艺术的直至心理病因的临床病理的或者行为个案的,然而我所有的努力均告失败,我自以为博览群书却难为当今的毛左现象找到答案,我自以为古今中外的各色人等所知不少,却难以在历史上为他们找到相近人种,我自以为人么也就三六九等,可我们的毛左超越一切...

老酒葫芦:假如江泽民……

某海外网站某文说,假如没有江泽民,大意是中国会怎样? 谁都知道假如没有江泽民,胡温十年政令必出中南海,但这个假如还是有点小儿科,就像假如慈禧在戊戌变法的前夜死去,中国是不是真能成为第二个日本? 假如宋教仁不被无名的子弹击穿心脏,是不是中国就此就能实现宪政? 假如张学良不发动西安事变,老蒋果是不是不会丢掉大陆? 再假如历朝历代没有红颜祸水,是不是真能一个王朝到现在? 中国人历来是,女人为自己小小的...

老酒葫芦:党国和客服

都说每一个成功男人背后都站着一个好女人,比如习大大和彭小小,这话过时了而且不具备普遍性,宋美龄可谓举国挑一,可老蒋还是去了台湾。 又有人说每个不成功男人背后都有个坏女人,比如薄唱红和谷小开,但也过时了而且极不准确,毛太阳娶了个坏小青,他却成功的让始皇汗颜。 后来又有人说每个成功男人背后站着一排好女人,比如铁道部的前首席志军大人和他的红楼十二钗,但这位大人很快被证明彻底的不成功,虽说坊间传闻他睡了...

老酒葫芦:酒批春晚

此文批自五年前的春晩,那些年春晚虽说大房为主,怎么也会上点三房七房的姨太小碟,哪怕是做个门面点下狐狸小媚,然今年春晚全然是掉色大房自拉自唱一整晩,本人斗胆相信这一次春夜泱泱十三亿无一男儿阴茎勃起更无一女高潮来临,这样的春晩直破天荒这一回。 ——老酒题记 这春晚就象女人,一个女人既要有德性又不能不风情,一台春晚也是,年年一幅万古不流的面孔,这样的春晚怎么看怎么没女人味,看看格莱美和奥斯卡的颁奖典礼...

老酒葫芦:拒绝陪葬之二

知道我的上篇《拒绝陪葬》让一些人不满,我经常会写一些让朋友不满的文字。有时我这样的文字让这些人不满,那样的文字又让那些人不满,我的文字很难做到让所有朋友喜欢。 但我相信我的文字有我的读者,我为我的读者而写,我向他们呼喊,哪怕千分之一万分之一的回眸,我无须万众欢呼,我知道这不可能。 但我的确觉得我们在陪葬,只是许多人没说出来,没说出来的不等于永远不说更不等于没有动作,但我的确说了以一种让一些人很不...

老酒葫芦:拒绝陪葬

“能走还是走吧,带上你的家人和孩子,这个国家不值得更多的留念更不值得为之奋斗”。 每当我这么劝朋友移民时总见心虚,毕竟直到现在这还是我的祖国。就像我曾经劝离过的那些生不如死名存实亡的夫妻,我希望并祝福有情人终成眷属,但前提必须是“有情人”,我终于理解了鲁迅为何让青年人多读外国书少读或不读中国书。 我想一百年来如果我们的一代代青年人都听从鲁迅的忠告,都去读外国书,少读或不读中国书,今天的中华民族会...

阿钟:与老酒葫芦的微信聊天记录备存

2014-10-16 阿钟:北岛的文学成就够不上诺贝尔奖,当然莫言的格调太低,此二人,其实都不如老酒,嘿嘿。。。 老酒:这三人都不如阿钟[微笑][微笑][微笑] 阿钟:正确 阿钟:老酒,我说的是真心话,从诗学革命的角度,北岛不及老酒深度,从诗艺上论,北岛的诗只是三流水平,他肯定不如我。老伙计,我们不必妄自菲薄。 老酒:我当然同意 老酒:我们这一对老活宝可以上天入地尽干戈 阿钟:再过五十年,北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