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越森:诗人

从前我以为,只要爱国就行, 但现在即使想这样,食槽里也没有我的位子。 我看到最聪明的人在腐朽成走狗, 仅仅为了一点残羹。 ——沃尔科特 为何历代统治者 都无比憎恶诗人 那是因为: 诗人不在他们的宫廷里 诗人不在他们的官刊中 诗人不是他们的伶人 诗人不是他们的走狗 和帮凶 —— 最重要的 诗人的智商 总是比他们高出 那么一点点 他们掌控文学 在一个个书脊上布下铁链 像呃住文学的咽喉 而文学总是在逃...

谭越森:编辑人类计划

原创:独立作家 独立作家 2018/11/26 1 人生有两大悲剧,一是不能如愿,一是如愿。——萧伯纳 我站在荒漠,朝着黄沙堆撒了一泡尿。滋起沙土冒了一小阵蒸汽,辽阔的地平线晃动着,扭动着,生气勃勃,我分明感受到自己的尿气里有种畜生的味道,这让我十分振奋。而不远处,一座座汽车垒起来的庞大的公墓群隐隐约约地显身,当我每走一步,就能得到一座公墓群的轮廊,更加让我兴奋不已,据说这里是全球最集中的也是污...

谭越森:我们亲手毁了我们的美好事物

2017-06-26 谭越森 独立作家 我们亲手毁了我们的美好事物 没有任何时期 比得过如今这样的 让我们可以精疲力竭地 肩负着羞辱 从来没有过 一样样的东西 在我们手中毁了 没有一件是完好, 每一个裂口都是 一个人与另一个人的距离 凡美好的尽受诅咒 怨恨是这个时代的最高荣耀 达成共识是无与伦比的嘲讽 人们不相信任何词汇, 我们站在毁弃的尽头 我们无路可站 包括脚下的, 祖先们的遗骨。 空椅子 ...

谭越森:己亥年的一个中阴身飘荡在人间

独立作家 2018-05-01 作者 谭越森 谭越森:诗人、小说家。“独立作家”主编。 “不给种子?”我越来越不信这个老头说的话,甚至连他的标点符号都不信。 那能叫春播大战吗?我反问他。 “不仅不给种子,也没有给工具。”老头结结巴巴地补充道。 “连工具都没有?”我愈发愤怒了,这个满嘴尽是谎言的老头,编瞎话不眨眼。 他眨了一眼。 接着又说,“没有可耕的地。”说完,他呜咽了起来。 “你们住在平房?”...

谭越森:六七百只狗东西

独立作家 2018-05-06 作者 谭越森 谭越森:诗人、小说家。“独立作家”主笔。 有一年,我无事可干,终日里游手好闲。有一天从朋友处打听到石油上招收临时看护工,我于是填了张表托了人,开始看护管线了。 时值六月,满山草木蕃殖,空气温润如珠。我抱着破大衣,背着一把射灯,遇坎过坎,逢沟跳沟。不时惊起蛰伏在草地里的小蛇,和潜隐的飞鸟,多少给了我快乐。到了天黑的时候,对面的山间时隐时现着灯光,此起彼...

谭越森:有些事情我们在谈论什么

2018-04-02 谭越森 秋色文学 在下午4时,我坐在办公室 望着马莲河面上一只飞跃而起的鱼 那只不知具名的鱼在阴蒙的水雾 如UFO一般闪过 我指在半空的手放了下来 然后我打开朋友圈,一则 “雪亮工程”的消息映入眼间 有朋友加了引语——国家即监狱。 我认为这帖子是假新闻。 出于一种潜移默化的“正义感” 我决定向微信团队和服务通知 同时核实该帖真实性, 当我点该帖转发时, 上述两个网站消失。 ...

蓝冰:诗者的时代与明月之思

谭越森:病酒后记 无论这个时代诗歌如何乱象纷呈,若还能录得出那么一首两首好诗,诗歌写作就还是值得的。因为有价值的经典总是在大浪淘沙,去伪存真之后获得的。在消费时尚以及极权主流话语一统天下的时代,伪经典盛行成为必然。但这不能阻挡一首真正的好诗出现并占据这个时代的高地。又一年中秋时节,这个适于怀古发幽、感伤时政的时节,《独立作家》谭越森的这首《病酒后记》显然深入了我们这个病肓时代的肌理,切入到了现代...

谭越森:病酒后记

时之门敞开 又一次两头兽从躯壳中 挣扎,奔跑 堕入窗外落晖,不安的虚空 我的掌纹渐而暗合继之盛开 像获得收割的独立生命: 那飞潜在沉默的群山之上 生存的暗影,和艰涩的言说 幻灭或再次归向因有的位置 我闭上眼睛,感受着清晰的力量 深海的鱼被关进鱼缸 而它仍然活在深海中 它们能不能指向某种道路? 我从我布置的语词处起身 一面大海或一处荒芜交错的路径 我或经历两种明月,两种宇宙 我经历着像所有活着人 ...

谭越森:雪一样不存在的城市

2018-04-01 谭越森 独立作家 我走出133层办公大楼,抬头遥望着漫天的雪,那纷飞的白色,无声无味,遍布着周遭的一切事物,笼罩在每一个在街道上匆忙行走的人,它在天空如此洁净,仿佛从来没有诞生过的尸体。 一粒雪片落在我的手上,“这是真的吗?”我内心发出这句质疑后,我就晕厥了过去。 当我躺在该死的白床单,我就知道医护导航将我导向了全市最贵的医院,“贵立”医院已经是我第12次看晕厥症的地方了。...

谭越森:续山月记,“失意文人与晦暗时刻”

2018-03-25 谭越森 独立作家 己の珠にあらざることを恐れるがゆえに、あえて刻苦して磨こうともせず、また、己の珠なるべきを半ば信ずるがゆえに、碌々として瓦に伍することもできなかった。 我不敢下苦功琢磨自己,怕终于知道自己并非珠玉;然而心中又存着一丝希冀,便又不肯甘心与瓦砾为伍。 ——中島敦 续山月记 文/谭越森 Ⅰ 他从后楼道出来,走到紧闭挂锁的公司前厅玻璃门前。 他手提着背肩包,边走边...

谭越森:春天的障碍

2018-03-29 谭越森 作家议会 我们知道一切与已无关 当下的时刻,没有比淫逸 更具有普适性;除了强权 春天涂抹上的色彩令人厌恶。 你想去看看海,但它只有悼词和手铐 所有的充满着不真, 像极了一部拙劣的小说 你只能眼睁睁看它从头到尾 秽言污语,神经异常 但我们时代的文学评论家们说道: 这是杰作! 你不是文学系统的人, 你无权反驳,纵然他们是一群白痴 你无言以对。如冬天的树 有一片泛黄的树叶...

谭越森:复活的海子

2018-03-23 作家议会 独立作家 3月24日, 一个诗人来到山海关 自杀了。然后 每年这样一天, 诗人们开始鼓噪: “十个海子”复活 一百个海子复活 一千个海子复活 一万个海子复活 其实,今天 十个海子复活 一百个海子复活 一千个海子复活 一万个海子复活 还是要去山海关 就像当初一个海子孤零零的 像个精神病患者 借用铁轨和一辆巨大的火车 ——“你被劈开的疼痛在大地弥漫” 成为太阳之泪...

谭越森:汽车公墓

2018-03-04 谭越森 独立作家 1 人生有两大悲剧,一是不能如愿,一是如愿。——萧伯纳 我站在荒漠,朝着黄沙堆撒了一泡尿。滋起沙土冒了一小阵蒸汽,辽阔的地平线晃动着,扭动着,生气勃勃,我分明感受到自己的尿气里有种畜生的味道,这让我十分振奋。而不远处,一座座汽车垒起来的庞大的公墓群隐隐约约地显身,当我每走一步,就能得到一座公墓群的轮廊,更加让我兴奋不已,据说这里是全球最集中的也是污人(高智...

谭越森:小镇上蓄虎的人

2018-03-11 谭越森 独立作家 小风镇出现了一个陌生的人,他身材高大,蓬发垢面,衣着破烂不堪,刚开始时,镇上的人对他抱着戒备之心,后来有开始知道他原是一家马戏团,像吉普赛人,周游全国,过着流浪和表演的生活。他说在到达小风镇时,车翻了,车上的人都死了,他一个人活着,他顺着公路一直走,走到了小风镇。 他的力气很大,开始给镇上有钱人干活,打零工,因他好使唤,雇佣他的人把工钱也会压低,又加上他是...

谭越森:坏种老头

2018-03-18 谭越森 独立作家 文/谭越森 上部 一切开始崩坏了。 我去银行用哆嗦的双手取出了卡里所有的钱,然后找一家旅馆住下来,接着到旅馆的隔壁一家馆子里喝酒。 第一天,我喝了十七瓶啤酒。在馆子里吐的乱七八槽,被老板和两个服务员连骂带架哄了出去。 然后,我就天天在外面买酒到旅馆里喝。到后来,旅馆老板将我赶了出来,因为只见我每天在提着酒瓶,却不见吃饭。后来,老板趁我没在的时候,见到他那个...

谭越森:独立作家 ︱2018新年献词:从惊声尖叫到惊声尖笑...

2018-01-01 谭越森 独立作家 “在与你相遇的时代,我也在与自己相遇,与转而反对我的所有锋芒相遇。”——茨维塔耶娃致帕斯捷尔纳克的信 (1926年7月10日) 要说一声再见,我们的可笑可悲的2017年。 笑中有悲,悲中有笑,魔幻的现实和撕裂的社会,让人想起佛教里一个词:十界互具。每个人生活在不同的世界,不同的经验和观点中,有交叉,有分崩离析,这一现状像个巨大浮悬的球体,你会无意就走向不同...

谭越森:聂树斌

——写在聂树斌被执行枪决之21年后改判无罪一事 2017-11-22 独立作家 本文已无法访问/但我正听见/正义之剑,在/冤魂叠起的白骨上/霍霍磨砺的声音——戈多 21年前你茫然一跪 头颅后的枪口抵在清白 枪响,苍天向上飞逸 正义羞愧的落荒而逃 而后, 你沉下地层 公正潜遁幽岩, 你头上的雪 一并沉入 在幽冥中微亮闪动 也许你的父母能够看到 在人世间,当他们哭泣时 或深夜回想你幼年 乃至谈论你步...

谭越森:“以人民的名义”:保姆

原创 2017-04-13 谭越森 独立作家 新笔记小说 “身子俯着越低,听到的心声越真切”。我们在做帮扶工作,三元村成了我们的帮扶村,村部建立了宣传栏,又到村头张帖扶贫富民宣传标语时,就听闻到这个小不丁点的村子里出了个大人物。这个大人物是一个叫小素的姑娘,说去年有一辆神秘的黑色轿车将她接走,是那种有着特别数字的车牌,然后到市里,又从另一辆更神秘的,有着更特别数字的车牌的车,将她带到一个地方。云...

谭越森:故事新编:杀鬼救母

2017-03-26 谭越森 独立作家 地点:楼上,母与子。 时间:不可描述之鬼时4月14日下午4点。 故事梗概:一对母子与十一恶鬼。 1 天灰蒙蒙,像所有的鬼片中的颜色。 一辆黑卡车驰来,鬼火莹莹,从卡车上跳下十一个面目狰狞的恶鬼。 “那是什么人?”儿子问母亲。 母亲说,“它们是催款恶鬼。” “为什么来?”儿子问道。 母亲说,“妈妈欠了鬼债。” “妈妈,你还它们钱了吗?”儿子继续问道。 “妈妈...

谭越森:你有三头牛你无法吃上低保

2016-09-08 谭越森 拍剑东来还旧仇 谭越森 诗人,小说家。知名文学类公号《独立作家》创办人 年轻母亲杨改兰 你有四个孩子,大女儿8岁, 五岁的是一对双胞胎姐弟, 还有3岁的四女儿, 你们一家人生活在老爷弯社 村子的道路离镇上有6公里远 6公里路隔了整整一个人间世 你们的日子平淡如风吹草地上的草 不过你很快就会结束这一切 你是年轻的妈妈,只有28 还没有学会抵抗贫穷的办法 但贫穷可以杀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