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色:然而这不是属于尊者一个人的问题

路透社于去年底发表的关于凶天内幕的深度长篇报道,显然激起了强烈的反响,以至于今年三月初,名为“国际雄登社群”(ISC)的网站上出现了这样一个声明:决定“完全停止组织反对达赖喇嘛的抗议”,并宣布从3月10日以后该组织及其网站将解散。 BBC等媒体报道了这个消息,称达赖喇嘛表示已知这个组织的解散决定,虽然不了解其背后的原因;并且,达赖喇嘛身边的人说,尊者最近的大部分活动没有再遇到凶天组织的抗议。 这...

陈奎德:穿越大劫火,修得同船渡——《民主中国与未来西藏研讨会文集》序言...

“民主中国与未来西藏:与达赖喇嘛尊者对话”研讨会,是2011年7月9-10日,由普林斯顿中国学社主办,在美国首府华盛顿召开的一次汉藏对话及学术研讨会议,是由达赖喇嘛尊者与西藏流亡政府新当选的政治领袖联袂出席,有一百多位汉、藏、蒙、维各界人士参与的同深入交流的盛会。 研讨会是在达赖喇嘛尊者退出政坛、流亡藏人社会全面民主化的关键时刻召开的。这是一次转折点上的重要会议。 本书,记录了此次会议的全景画面...

朱瑞:最近专访17世噶玛巴法王

Yeshe Choesang 拍摄 越来越多的媒体报道,大宝法王17世噶玛巴将成为达赖喇嘛尊者的继承人,接替西藏政教领袖职务。为此,2008年12月6日星期六,我在达兰萨拉大宝法王17世噶玛巴的驻锡地,采访了尊贵的17世噶玛巴。 朱瑞:十年前,我在楚布寺拜见您时,看到很多的朝圣者。具体地说,我的前后左右,尽是匍匐的声音,我是说,人们都在磕长头,我甚至听到大家由于激动,而急促的呼吸声。显然,在见不...

朱瑞:台北藏汉会议的遗憾

2016年4月25日,台北藏汉会议的最后一天,藏人朋友送我一本有达赖喇嘛尊者签名的我的书《境外西藏》。在这签名之上,达赖喇嘛尊者特别写了一句“永远的祝愿!” 这是渴望而不可及的加持,我深感幸运。然而,仍然有一份挥之不去的遗憾:毕竟,这次会议上没有见到达赖喇嘛尊者本人。虽然会议播放了尊者的讲话视频,可视频与亲见是完全不同的。 我知道,很多台湾人也如我一样,渴见达赖喇嘛尊者,尤其是佛教徒,他们甚至到...

李江琳:达赖喇嘛当年成功出走真相

——如何对中共的宣传进行考证 研究当代西藏史,最大的困难是史料不足,重建史实必须从收集散落在各种解密档案、出版物、回忆录、口述历史中的资料和采访亲历者做起。对于收集到的资料,第一步是考证其真实性。即使是亲历者或当事人的回忆,也会有记忆的错误,更何况西藏问题从产生起就是一个“高度敏感”的问题。为了掩盖史实,中共宣传部门,特别是“涉藏宣传”部门几十年来编造了许多谎言,这些谎言和宣传性的文字,以及确实...

李江琳:印度下密院法会见闻 (二)

法会上的“茶博士” 举办这样一场大型传统式法会,有很多人们不大注意,但却是不可缺少的任务。其中之一是几十名“茶水供应者”,他们拎着灌满热茶的大铝壶,一天数次在坐得满满的人群里东倒西歪地走动,往人们伸出的各种容器里倒进热气腾腾的奶茶或者酥油茶。倒茶的时候还得把壶托得稳稳的,不慎洒下几滴,一定会落到人身上。这可真不是个容易的活儿,得有把子力气,还得有点儿功夫才行。不知道藏语管他们称作什么,汉语里管茶...

李江琳:印度下密院法会见闻 (一)

入场和退场 刚到下密院,我只知道法会是九号开始,共办五天,其他什么信息也没有。从头到底,没有一个通知告诉大家每天几点开始,几点结束,三万人如何进场,如何退场,都坐在什么地方,有些什么注意事项,什么事情可以做,什么事情不可以做。什么也没有,既没有发下一张纸来,也没有在喇叭里广播。奇怪的是,到时候大家好像自然而然都知道了。三万听众,熙熙攘攘,像流动的河一样,到时候都各就各位坐下了。这些人僧俗都有,来...

朱瑞:但愿当权者不要错失良机

半个世纪以来,尊者达赖喇嘛是中共政府批判的重点人物。从“吃人的妖魔”到“披着袈裟的狼”,真是想到哪儿,说到哪儿。向独裁谄媚,已成了中共媒体坚定不移的方针政策。可怜广大民众,理直气壮地成了信息的牺牲品。有一则古老的故事,说的是发生在一年四季里只有冬天的小岛上。谈论绿色,是那里的人们唯一的话题。有人说,绿色像海水,因为海水从没有冻结过。有人说,绿色像鲜血,因为血是滚热的。梦想绿色,成了岛上人们最要紧...

朱瑞:致尊者达赖喇嘛的信

敬爱的达赖喇嘛: 我不得不告诉您,在我少年和青年时代的印象里,您是一个剥人皮,剔人骨的妖魔。仅仅这一点,也许您猜到了我是一个汉人。是的,我在中共的教育体制下长大。1997年,一个偶然的机会,我踏上了西藏之路。那一年,我第一次看见了您的照片(秘密地),您慈祥尊贵的面容,使我对中共的宣传产生了怀疑。 那一年的吉祥天母节,我早早地到了祖拉康,吉祥天母的面罩打开了,灯光里,当我仰视女神的时候,突然,我的...

“军队、机枪和子弹,控制不了藏人的心”

——朱瑞与达赖喇嘛驻美代表处西藏问题分析员贡噶扎西先生的访谈 朱:本月5日挪威西藏之声报道,达赖喇嘛特使称藏中第7轮会谈,令人很不满意。作为西藏问题分析员,您怎样看第7次会谈? 贡:我虽然不是直接参与者,但是,从会谈代表回来后发布的新闻稿和西藏流亡政府在庆祝达赖喇嘛73华诞典礼上的讲话稿看,我不抱乐观态度。尽管我们知道,西藏问题不是几次接触会谈就能解决的,但是,直到目前为止形成的局面是有接触,却...

朱瑞:两个中国人

这个几乎垄断了北美的金融公司,扩展到加拿大这座西部小镇的时候,只接纳了两个中国职员,一男一女。女的便是我。有事没事的时候,我经常听到隔壁的中国男人小声地享着一些歌,尽管很轻。一天,下班的路上,他赶上了我,说,“我愿意唱的歌,我敢肯定,你都喜欢。”我说,“那就唱吧。”他真的唱了起来:“在那遥远的地方,有一位好姑娘……”一曲结束,又唱起了:“草原的夜色,多么沉静……”我旁若无人地鼓起了掌。那以后,吃...

唯色:当宗教问题成了政治问题

去年12月21日,路透社发表了由三位资深记者撰写的深度长篇报道:China co-opts a Buddhist sect in global effort to smear Dalai Lama(中文译为:为了在全球抹黑达赖喇嘛,中国收买了一个佛教流派),其中写道:“路透社的调查发现这个组织抗议活动的教派得到共产党支持。这个教派成为了北京长久以来蓄谋瓦解人们拥戴达赖喇嘛的一个工具。”该教派即名...

长平:请揭露更多藏人真相

王菲、梁朝伟等明星赴印度参加佛教法会受攻击。时评人长平认为,中国民众应该了解更多流亡藏人的真相。 (德国之声中文网)”中国爱国网友”真忙,围攻了黄秋生、杜汶泽、何韵诗、卢凯彤等”港独艺人”,林宥嘉、周子瑜等”台独艺人”之后,现在又要忙着与”支持藏独”的艺人作战。这些艺人中,不仅有早已经被揭露与达赖喇嘛...

朱瑞:像一只喜马拉雅的鸟儿

我向达赖喇嘛尊者的行宫走去,穿过祖拉康的法号和经声,到了安检室。这时,前来引领我的格西阿旺已经来了,他是达赖喇嘛尊者讲法时的汉语翻译,我们早已熟悉。 “不急,你还有时间。”格西啦说着,递给了我一张表格。我立刻添写、签字,而后,交给了旁边的安全人员。很快地,我就通过了安检,跟随格西啦一起向山上的候客厅走去。 尽管多次见过尊者,可还是紧张,心跳得厉害。我太幸运了。幸运的时候,总是想到十几年前那个夏日...

茉莉:达赖喇嘛的二哥应该懊悔吗?

——谈美国中情局与西藏人的合作 就像是由一个接一个的糟糕的事件连接起来的,西藏的当代历史令人悲哀。当达赖喇嘛的二哥嘉乐顿珠(Gyalo Thondup)撰写他的自传《噶伦堡的面条商:西藏抗争中我不曾讲述的往事》时,面对当代西藏一连串惨痛失败的史实,身为历史事件的当事人,他心中充满懊丧、痛苦与无奈。 英国哲学家伯林说:“历史没有歌词。”即历史没有必然性,充满了意想不到的偶然。但人们也知道,历史是人...

李江琳:达赖喇嘛尊者在南印度下密院讲经

2005年12月初,达赖喇嘛尊者从印度北方的达兰萨拉来到印度南方,开始他在南印度的一系列法会和“心智与生命”科学对话会。12月8日下午,尊者到达位于卡那塔卡邦的洪素西藏难民定居点。著名的藏传佛教最高学府下密院就在这里,尊者将在下密院举行五天的讲经法会,聚集在这里聆听尊者讲经的几万僧俗民众也将在这里庆祝尊者获得诺贝尔和平奖26周年。之后,尊者将前往位于帕拉库毗西藏难民定居点的色拉寺,与西方科学家们...

李江琳:从假烟假酒到假仁波切

2015年11月,我在印度达兰萨拉看到一条消息,一个名叫张铁林的英国籍演员,由一个据称为“白玛奥色法王”的香港商人“认证”为“活佛”,改名“白玛铁林”,还郑重其事地穿戴起来,举行了“活佛坐床”的仪式。“坐床仪式”被拍成视频,在网上广为流传。网上还流传着“朝阳区散养三十万仁波切”的段子,甚至有人说张铁林这样的“野生仁波切”还造成了所谓“散养仁波切危机”。 被网民们调侃为“满口东北口音”的“散养仁波...

李江琳:抢夺达赖喇嘛的“话语权”?──从第四届世界佛教论坛的科学对话说起...

二O一五年十月二十四日、二十五日两天,第四届世界佛教论坛在江苏无锡的灵山举行。据报道,这次论坛邀请了来自五十二个国家和地区的佛教人士、专家学者及其他社会知名人士约一千人出席,参加国家和地区数量超过了前三次。中共政治局常委俞正声发了贺信,统战部长孙春兰出席开幕式并致辞。媒体报道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莫言参与了这次论坛的“重头戏”,和另一位诺贝尔医学奖得主理查德?罗伯兹从文学和科学角度谈佛教文化对生命的意...

唯色:拉萨废墟:尧西达孜(上)

1、 “亚溪”又写“尧西”,在藏语里,“亚”是父亲的最高敬语,“溪”为庄园,藏人都知是何意。无论在藏人的传统中,还是在学者的研究中,都认为“亚溪”指的是达赖喇嘛家族。如意大利藏学家毕达克所写:“亚溪(yab-gzhis),即前达赖喇嘛的家族。” 中国官方体制内的藏人学者也称:“人们用‘亚溪’(父亲的庄园)这一既显示权势,也显示财富的名词来尊称达赖喇嘛的家庭,使‘亚溪’约定俗成地成了专有名词。” ...

李江琳:被中共利用分裂流亡藏人社会──我对「雄登问题」的看法...

次扎喇嘛截图 达赖喇嘛反对依止雄登护法及其修行方式的主要原因是雄登派白纸黑字地主张宗派分歧主义,引发寺院和各派僧俗之间的不信任,亵渎宁玛派的形象和教义,阻碍格鲁派从宁玛派接受教法和传承。雄登派在造成流亡藏人社会的分裂…… 自一九七O年代以来,「雄登护法神事件」成为西藏流亡社会一个极具争议性的问题。事情起源於达赖喇嘛尊者於一九七O年代公开规劝信徒们不宜依止「雄登护法神」,部分雄登信仰者对此不服,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