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天水:花花世界中怎能忘记监狱

回到南京四十六天了。这是杂乱无章的,烦躁不安的,思想失去了活力的四十六天。终于患上了从来没有过的劳改后遗症,什么也不想做,整天焦躁不安,除了挂念狱中的朋友之外,懒散得连世界是否毁灭也不关心。 头十天,是找房子的十天,每天奔波在公交之上,从这个城市的一头,跑到另一头,常常是一天要经历百公里以上的路程,看到的是一个花花世界。一个社会,如果仅仅有了物质的发达,同时精神上还很愚昧落后,那么这个社会还够不...

杨天水:江山代有人才出

——为张林先生《悲怆的灵魂》序 张林,字楚英,中华英杰也。勇气类于胜、广,而境界过之;率性近于自然,无丝毫伪饰;抨击专制腐恶之猛烈,犹如横舞龙泉,所向披靡;追求自由民主之急切,几于渴骥奔泉,刑天干戚。而思想之深刻,如锥即物;言辞之精彩,撼人肺腑。集勇士、诗人、作家、思想火炬于一身者,九州大地,舍楚英其谁耶? 楚英六十年代初生于皖北,年少便厌憎社会不公,赋有凛然正气,稍长考入清华大学,痛恨专制野蛮...

杨天水:到处在侵权

——李建平、赵昕、李国涛、王森、颜均等现状 居住在山东的李建平5月26日遭到拘禁,6月30日遭到逮捕,罪名是“诽谤政府罪”。三十多岁的李建平,八九民运时期,是上海建材学院的学生,高自联的首要人物,那个时代,他就是一个坚定的民主主义者。后来因此而遭到监禁。 今年来发表了很多主张和平理性改革的文章,除了尖锐抨击“一案两凶”、文字狱、腐败之外,他甚至提醒大家要对胡温政府保持耐心。他的文章思路清晰,概念...

杨天水:新时代的英雄

国人常以成败论英雄,此大谬矣。夫成败者,世俗功业也;英雄者,克己抗恶也。前者以功利为核心,后者以价值为权衡。以成败论,则杀人如麻者,尽皆英雄,此梁任公所言之杀人英雄;以道德论,则修身抗暴,意在天下为公者,方真英雄也。真英雄其克己,与物欲战,与私心战,与杂念战,与怠惰战,时时非此即彼,至于节衣减食,甘于陋居瓜菜,乃常态也;其抗恶,则不畏蛮横强暴,敢于仗义执言,追求真理正义,虽刀斧加于面前,不可夺其...

杨天水:维权律师何罪之有

关于朱久虎律师遭到陕西警方诬陷迫害致中共高层公开信 中共中央高层,中国政府高层: 几个月以来,陕西省地方各级政府,合谋了一场规模巨大的与民争利的事变。它们举法律之旗号,行抢劫民财之野蛮,单方面出价,并且动用专政工具、恐怖手段、暴力行径,逮捕众多的依法维权的业主,以及著名的维权律师朱久虎先生,强迫民营企业的业主接受单方面的国有化方案。很多国民忧虑,所谓的国有化,将来还不是地方腐败群体、恶霸群体的私...

杨天水:武士道何在

东方的武士道,和西方的骑士精神,大体类似。它们都是一种坚持正义、提倡克己、勇于牺牲的道路、精神和品格。不过东方的武士道,由于曾经被日本军国主义的利用,而名声上遭到误解。其实,武士道就和佛教、孔教、基督教、伊斯兰一样,是一种生活的道路,不能因为邪恶势力,曾经利用它们的名义,就降低它们的价值,或者改变它们本身的道义精神。 中华民族太需要武士道精神了。 看看一个缺少武士道精神的社会,是如何普遍混乱、普...

杨天水:人人有权反对专制

民运和法轮功合作,是必然之事。它们追求的目标都包括自由,一个追求政治自由,一个追求信仰自由,而且它们遇到了共同的阻力—专制、野蛮、愚昧。 就是形式没有合作的时候,它们同样在并肩战斗,民运不断地发出废除一党专政、建立民主宪政的呼声,法轮功不断发出停止宗教迫害,实现信仰自由的呼声,细心的人们,完全可以看到它们殊途而同归。 目前,它们终于公开地联合行动了,共同发起了一系列抵制专制的活动。 对于它们的合...

杨天水:《悲怆的灵魂》震撼人心

【大纪元6月18日讯】真正的诗人是这样的人,他超乎功利主义,为激情所推动,追寻美好与正义,厌憎任何类型的暴虐、残忍、庸俗和卑鄙,他不但用文字、声音吟咏歌唱,还会用生命作为代价,抵抗人间的丑恶,呼唤美好社会和人类尊严。 张林就是这样的诗人。 很多人只知道张林是个异议人士,或者民运勇士,纽约的报刊也只是称他为职业革命家,都不了解张林还是个优秀的诗人。他的诗歌无丝毫虚假造作,从不无病呻吟,都是发自一个...

杨天水:高压的崛起

——纪念前年香港七一大游行 九七年中共接管香港之后,香港的经济繁荣开始萎缩,总是一向缺少劳工的香港,开始大量失业;股市不断下跌,经济总量下降;更重要的是大陆当局千方百计操纵特区政府,提议二十三条立法,企图以防范“颠覆”、“煽动颠覆”、或者“叛国”、“分裂国家”、“煽动叛乱”等国家安全名义,将大陆的许多恶法条款引入香港法律,以便克减直到消灭香港人民享受以久的人权和民权,将大陆惯用的统治模式输入到香...

杨天水:恐惧和良心推动了陈用林先生

【大纪元6月11日讯】中国住澳大利亚使馆的政治秘书陈用林先生公开地背离了中国的专制主义阵营,逃出使馆,寻求西方国家给予政治庇护权。 陈先生是中共的高级官员,享受很多中国国民无法享受的特权,又生活在富庶而悠闲的澳大利亚,他为什么要放弃以前的特权地位,公开背离中共,并且透露很多真正的中共国的机密呢? 按照他自己在澳洲纪念六四的一个纪念会之后答记者问,我们大体可以了解到,尽管他是一个中共的高级官员,有...

杨天水:苏州的血汗工厂

苏州以外资工厂多而著名。路过苏州但是没有在那里长久生活的人,很容易为那里美丽的外观所迷惑。且不说小城市昆山的花园般的景象,即便是周边的一些镇子,也热热闹闹,到处工厂,马路新颖,树木青葱。 谁知道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中,多数工厂都是血汗工厂。那里的工人们每天干活在14个小时以上,没有加班费,除了不开工,几乎没有休息日,伙食很差,住房周围很少能够有象样的足够的公共厕所,老板任意克扣工资。就是说,工人们的...

杨天水:中国民间抵抗运动的英豪

——同时纪念六四 六四,中国民运的受难日快到了,这样的时期,我们的心情是痛苦的,沉重的。 这样的痛苦而沉重的时刻,我们痛恨制造民族灾难的专制制度吗?当然痛恨,就连那些腐败人物,也有很多人同样痛恨之,因为他们本身最初并不败坏,只是当他们看到了专制制度之下,良善和忠信不能得到奖励和不能得势的时候,他们才开始变坏,走向自私、贪婪和腐败。 我们想废除一党专政吗?当然想。可是眼前我们还没有力量实现这样的理...

杨天水:人权和新的四类分子

中国政府经常说中国的人权状况有了进步,当然和文革时代的极端残暴的践踏人权的记录相比,目前中国社会的人权是有了进步,但是用世界通行的人权标准来衡量,中国的人权状况还很糟糕,还存在着大量的随意侵权、践踏人权的政府行为。 文革时代,中国大陆的统治阶级,将经济上的、政治上的、思想的异己,划分为四类,即所谓的地主、富农、反革命、坏分子。除了政治迫害、肉体摧残之外,就业、上学、保障、看病等经济、社会及文化权...

杨天水:海棠诗社(第一卷)校园(五)

春节过后,某日下午,我按约定的时间到了黄芳家里,他们三人正在看电视。他们见面就说:“过几天游贺兰山,如何?”我说:“本来的目的如此,怎好空负此行?”他们又说:“天很冷,山上一定也无什么可游览的。”我说:“丘壑光景,自在人心。只要兴致好,山野必生明媚。一定要游至峰顶,饱览一下西北长天,塞上山河。”最后大家约定了一个游贺兰山的日期。 我们登贺兰山的这一天,天公作美,竟暖阳高照,风寒顿减。我们四人一路...

杨天水:海棠诗社(第一卷)校园(四)

正当我们约定的“真理联合会”聚会的日子要到时,北京海淀区竞选人大代表的浪潮席卷了各个校园,师大自不例外,各校都有许多优秀的学子走到台上,向选民发表自己的主张,许诺若当选如何为选区的居民报务,虽有人横加干扰,百般阻挠,无奈竞选者一切行动都未超越选举的规定。干涉者无奈,只得一时表面上听之任之,暗中搜集情报,并通过各系科的头头想方设法威胁之、分化之、瓦解之。但是野火怎能烧尽春草?往往是这边刚刚平静,那...

杨天水:海棠诗社(第一卷)校园(三)

转眼到了八一年春季,北国季春,比不上江淮。师范大学的海棠园,原先一片芳菲,如今纷纷零落。一天,张武到我宿舍,说是来辞行。我不解其意,他说:“我念了二、三年书了,觉得用处是有,但中国的读书人被书本误掉的太多,本来所学甚浅甚稚,加上到社会后不得不随俗浮沉,有几个还能真正成材呢?纵观历代书生,避世者惟得自静,入世者多为官奴。我决心摆脱这样的恶运。我已接受江南友人的邀请,去那里当采购员,月薪一百多元。”...

杨天水:海棠诗社(第一卷)校园(二)

返京后,各回各的学校。北京师范大学的校园,犹如花园林苑,秋日更是美丽异常,西半部生活区长满核桃树,高大雄健,夜凉气清之时,幽香缕缕;东半部教学区有林园数片,列于广场东西,外有苹果树百余株,置于其间,芳香扑鼻,广场东西两侧,生长有两大丛海棠树,高丈余,枝繁叶茂,秋果白嫩。 某日黄昏,我独步于园径之上,至海棠丛处,驻足观赏。周围也有数人驻足,或无语,或嘻笑。我突然想到《红楼梦》中大观园少男少女咏白海...

杨天水:海棠诗社(第一卷)校园(一)

我少时生活在苏北平原,所居之村落南邻洪泽湖北岸十余里,西邻成子湖东岸十来里。明朝洪武年间以前,那里尚属荒芜旷野,想必是到处杂草丛生,野兽成群,河沟涧汊中,长满芦蒲,春长秋衰,自生自灭。洪武四年,明太祖在全范围内招民垦荒,无种子可从官方借种,无农具可从官方借农具,于是无土地或土地少之农户纷纷涌向荒原。我故乡自此村廓人烟渐多,至本世纪六、七十年代,遂至人烟稠密,村户相闻,禾田满野,荒地全无。 洪泽湖...

杨天水:买官卖官是专制制度顽症和绝症

黑龙江买官卖官案件披露之后,舆论一片哗然,或以为此举能够对官场买官卖官恶习有所震慑,或以为买官卖官已经是专制制度顽症,无可救药,除非中国社会实现民主宪政,否则这个顽症绝症照样恶化。 中国历史上买官卖官经常发生,在一些朝代,甚至成为国家管理制度的一个部分。根据一些资料,中国历史上有过三次大卖官运动— 一次是汉灵帝元和元年(即公元178年),皇帝昭告天下,明码标价,可以赊购,分期付款,落后地区的官职...

杨天水:万里河山,万里血泪

——纪念抗日战争胜利六十周年 人类的历史大约一半包含了战争。不同时期的,不同地域的统治者的贪婪,制造了战争苦海,牺牲了无数生民,大大地伤害了人类文明的进程。六十年前,日本军国主义势力发动的侵华战争,同样如此。 但是,历史上很少能够找到同样的英勇抵抗,这场名为中国抗日战争的历史,惊人魂魄,前后十四年,国军牺牲了数百万英勇将士,国民死伤难以准确记数,中华大地每一寸土地,都浸透抗日军民的热血。 东北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