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牧:中国大陆权力的贬值趋势

商品有值,货币有值,权力也有值。它们都可以升值,可以贬值。现在,中国大陆的政治权力大有贬值之势。 据报刊报导:所谓“三讲”教育流于形式,批评与自我批评变成捧场与自我捧场,过关与互相放关。连胡常青那样的大贪官在“三讲”中还得到很高的评价。 依法治国,反对司法腐败,立意甚好,切中时弊。但至今仍停留在文件上、口头上,党政机关和执法部门依然是滥用权力、执法犯法,对公民非法、逾期拘留,枉法判刑,以至刑讯逼...

林牧:致中国最高法院院长、首席大法官肖扬的一封公开信...

中国大陆新的执政集团上台以来,大讲“以人为本”、“依法治国”,强调“贯彻落实宪法”,“坚决纠正一切违宪行为”,2004年3月,还把“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写进宪法总纲。那么,中国大陆的人权、法治状况到底怎么样呢?(阅读全文)...

林牧:致中共十六大公开信

中共中央并中共十六大: 执政党第十六次全国代表大会就要召开了,我怀着良好的期望,预祝大会成功。 改革开放二十余年,共和国在许多方面,主要是在经济改革和经济建设方面取得了很大的成绩,使我国的社会生产力和人民生活有了显著的提高。执政党推行改革开放政策,功不可没。 我国目前存在的主要问题是政治体制改革滞后,民主和法治的制度创新尚未认真实行。自执政党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执政党的历次代表大会和重要的中央全...

林牧:致中共十五大公开信

今年八月中旬和二十八日,香港虎报和法国新闻社就中共召开“十五大”一事,对我进行电话采访。由于事先没有准备,我的谈话冲口而出,不够充分和准确。现在,我以无党派中国公民的身分,给执政党的“十五大”写了一封公开信,使已经讲过的意见稍微系统和准确一些。 从历史上看,中共的重大决策,大多不是在党的代表大会上产生的,而是时机成熟时的中央全会或中央政治局会议上产生的。现在并无新的迹象,我并不以为在“十五大”的...

林牧:紫阳的像章

在紫阳同志去世一周年前夕,友人赵昕送来一枚紫阳像章。 瞻仰遗容,感慨万千,咏诗一首,以寄托我的哀思。 不屈的头颅 冷对僭主暴君 忧伤的眼睛 凝视受难的人民 宽广的胸怀 装着亿万家的忧乐 挺直的脊梁 顶住十五年的幽禁 光荣的富强胡同六号 幸运的富强胡同六号 走出来一位伟人 又关进一位伟人 他们是中国人的良心 他们是我们祖国的国魂 他们的伟大人格 超越了党派 也超越了时代 千秋万代 风范长存 千秋万...

林牧:致江泽民乔石李瑞环抗议信

江泽民主席、乔石委员长、李瑞环主席并全国人大常务委员会全国政协委员会联合国人权委员会: 我原名骆传贵,一九四八年参加革命后,奉命改名林牧,沿用至今。原籍浙江义乌,继籍陕西安康。曾先后担任中国民主联盟领导人杨明轩和中共领导人胡耀邦同志的助手。离休前是中共西北大学党委书记。一九九一年十月,因支持八九民运被第三次开除党籍,现为公开的持异议人士、中国人权理事,现年七十岁。 一九九五年一月二十七日深夜到二...

林牧:知行关系新解

知和行的关系,在中国是一个聚讼千年的哲学命题。最古老的看法是“知易行难”。《伪古文尚书.说命中》:“非知之艰,行之维艰。“《左传.昭公十年》:“非知之实难,将在行之。”儒家不讲知和行孰难孰易,却讲孰先孰后。孟子提出天赋的良知、良能,强调知。荀子认为“知之不若行之”,强调行。宋儒程朱学派主张“知在行先。”王阳明提出“知行合一”学说。但他认为“未有知而不行者。知而不行,只是未知。”他还主张“致良知”...

党治国、林牧:政府所有制是万恶之源

一 20世纪人类最大的灾难是什么?几乎所有的人都会回答:当然是两次世界大战呀!第一次大战死了一两千万人,第二次世界大战死了七八千万人,仅犹太人就被杀戮了六百万。 如果再问:人类社会的万恶之源又是什么呢?或者再具体一些,什么是20世纪的万恶之源呢?从上世纪50年代过来的人都耳熟能详,许多人并且接受了:“私有制是万恶之源”。有这个思想作指导,于是在《共产党宣言》关于“消灭私有制”的理论驱使下,掀起了...

林牧:政党政治与公民政治

中国的政党政治,有两个短暂的繁荣时期。 第一次是辛亥革命后的1912年到1913年。据统计,从武昌起义到1913年底,全国新建社团682个,其中政党和政治团体312个;经过竞争、分化、整合,到1913年初第一届国会选举之前,形成了国民党、统一党、共和党、民主党等四个较大的政党;后来,统一、共和、民主三党又合并为进步党。出现了宋教仁、梁启超、熊希龄、汤化龙、吴景濂、伍廷芳等一批服膺宪政民主的政党领...

林牧:战斗的人道主义

日本著名作家大江健三郎1999年在德国柏林一次讲演中引用托马斯.曼的话,呼唤战斗的人道主义。2000年9月,大江在接受中国《南方周末》记者专访时又说:“欧洲人道主义从16世纪文艺复兴时期一直延续到现在,实在太温和了。以至出现了希特勒。必须让它更具战斗力。”大江又说:“战斗的人道主义可以理解为‘战斗的民主主义’。我认为这在现在是非常重要的。知识份子,不是在家里写写小说、做做试验就行了的,他必须主张...

林牧:再造中华文化

这里所以要说再造,而不说继承发扬或重建,是由于“继承和发扬”带有从整体上肯定中国传统文化的意思;“重建”,又带有从整体上否定中国传统文化的意思。使用“再造”这个词,较能表达我们为了中国经济、政治、社会的充分全球化、充分现代化,合理吸收中外古今一切优性文化,对中华文化进行再创造的意思。 再造中华文化的方针应以全球化为主,以民族化为辅。如果沿用中国固有的体用之说,也可以说:以全球化为体,以民族化为用...

林牧:再论中国的民族主义

今年四月,我写过一篇“也说民族主义”。现在看来,当时,我对这个问题掉以轻心,认识浮浅,有必要重新加以探讨。 一、中国民族主义的历史渊源 按照西方流行的看法,民族和民族主义是十七世纪以后在欧美近代化的过程中产生的。中国传统文化中没有民族主义,只是到十九世纪中叶,当中华民族的生存和独立受到威胁的时候,中国才产生了西方意义的民族主义。如果历史的本来面目真是这样,问题反倒简单了。可是,实际上,中国民族主...

林牧:在文化大革命中

我在“文革”中的经历,分作两段来写。前一段看重记叙同胡耀邦超前改革有关的经历,因为那场斗争一直延续到“文革”期间,特别是对所谓“西北三家村”反党集团成员的反攻倒算是在“文革”初期进行的;对我们几个骨干分子的打击,却延续到整个“文革”时期。第二段,写我在文革中的一般经历和见闻。 在“文革”中,对于我们“西北三家村”成员的打击是在秘密监狱和秘密训练班中进行的。一般性的造反、打内战和揪斗“走资派”的斗...

林牧:与记者访谈录

2001年9月8日17时40分林牧与《澳大利亚人报》记者访谈 记者:今天是毛泽东逝世25周年纪念日。我们想听一听林先生对毛泽东的看法。 林牧:这个题目很大,我一时说不清楚,说不完全,只讲一点粗浅的、片断的看法。 毛泽东的自我评价是“马克思加秦始皇”。我认为他的自我评价是符合实际情况的。 马克思的思想,在他的早期、中期和晚期是不同的。毛泽东继承和发展的不是马克思主义人道主义和人的自由发展的学说,而...

林牧:“以人为本”的严重考验

今年10月以来,国内一大批大中城市的工人、市民为了维护自己受到严重侵犯的生存权工作权、劳动报酬权和社会保障权,相继开展了大规模的集体维权活动,其中有几起发展成为骚动。 与此同时,安全事故接二连三地频繁发生。据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局长王显政12月14日披露:“今年10月和11月份,全国接连发生了六起特别重大事故,共造成509人死亡。。这六起事故是,10月14日广西钦州市浦北县长岭烟花爆竹厂发生爆...

林牧:遗书

为了维护我个人和千百万中国人的人的权利、人的尊严,我决心献出自己的生命。但我绝不自杀,因为自杀会使法西斯份子找到推卸罪责的借口。我要争取死在法西斯的枪口下或监狱中。这里所说的监狱,包括拘留、逮捕、判刑以及在家或在外的所谓“监视居住”等种种形式在内。一遇到上述那些形式的政治迫害,我立即绝食并断绝饮水,拒绝任何输液、注射葡萄糖之类延续生命的措施。 我所以要献出生命,一是由于生活在目前中国大陆特务控制...

林牧:“窑洞对”和“周期率”

2004年以来,国内一些报刊反反复复地宣传早已被人们淡忘了的黄炎培的“窑洞对”和“周期率”(“率”是笔误,实应为律),九月召开的中共十六届四中全会也讲到这个问题。这些宣传都把“窑洞对”拔高了。 所谓“窑洞对”是指:1945年7月,黄炎培和毛泽东的一次谈话。黄提出“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的“周期率”,毛回答:“我们已经找到新路,我们能跳出这周期率。这条新路,就是民主。只有让人民来监督政府,政府才...

林牧:对抗是不必要的,反抗是必不可少的

传珩君: 付升带回你的《赢;赢新格局》一书,我一口气浏览了一边,其他文章,西安的中青年朋友看完后才送给我看。 从你的一本书已经可以看出你的思想体系,的确是新文明思维,是人类社会政治观念的一个革命性的变革。我虽然年已七十,但仍然是一个充满激情的人。看了你的书,我激动不已。我相信中国和世界未来的格局必然会符合你的设想。 不过,我有一个点补充意见。人类认识和社会发展的任何一次根本性或革命性的变革,必然...

林牧:稳定 改革 发展

稳定,改革,发展,这是当代中国最常见,最流行的几个口号,几种诉求,有些人把他们的含义、作用和相互关系弄得混乱不清。中国政治学会在2000年的一次会议上确定:研究和树立新的稳定观、新的改革观、新的发展观。这是切中时弊,十分必要的。 首先,我们要弄清稳定、改革、发展的主体,也就是我们追求有利於谁的稳定,有利於谁的改革和发展。 我国宪法总纲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切权力属於人民。”这就表明:我国是一...

林牧:“文革”的历史教训

今年5月16日,是“文化大革命”发动的40周年;今年10月6日,是“文化大革命”结束的30 周年。中国人永远不会忘记那个使近二千万人死于非命,使一亿人受到迫害和株连,使生产和人民生活受到严重破坏,使中国有形和无形的文化受到毁灭性摧残的“十年浩劫”。这里只讲一讲“文化大革命”的一部分历史教训。 1981年6月27日 中共十一届六中全会通过了《建国以来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这个决议对“文化大革命”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