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牧:为“封建”正名

“反封建”这个口号,在中国沿用了八十余年,至今许多人还把中国近几百年落后的原因归咎于封建主义,还提出要继续清除封建思想。这是把封建主义同极权专制主义混为一谈了,让“封建主义”作了“替罪羊”。 2002 年出版的《中国大百科全书》,对于“封建主”和“封建主义”有互相矛盾的界定。对“封建主”的界定是:“中世纪的欧洲,国王(皇帝)是最大的封建主,最高统治者。他把土地分封或赏赐给子弟功臣,受封者再把土地...

林牧:“伟大而可诅咒的长城”

国粹派看到这个题目,恐怕要大发雷霆之怒,把作者打成”卖国贼”。且慢!这句话是鲁迅先生讲的,是鲁迅所写《长城》一文的结束语。 长城之所以伟大,在于它的规模宏大,工程浩大,形象高大,显示了中国人的大气派,大力量,大牺牲。 长城之所以可诅咒,一是,他摧残了中国几个朝代几百万以至上千万人的生命和财产,却没有起到保护人民、保卫祖国的作用。历史学家和军事学家早已考证出中国历史上无一战...

林牧:谈“内耗”

“内耗”,就是打内战,“窝里斗”。这是坏事,应该加以反对。但是,有人认为这是中国人天生的劣根性,我不敢苟同。我以为“内耗”的主要原因在于: 一、落后的生产水平,封闭的农业社会和自然经济,以及由此产生的“不患寡而患不均”和不许别人冒尖的绝对平均主义思想。这种平均主义思想渗透在一切方面。在经济上,不去努力创造财富,使大家都能有先有后地富裕起来,而是围着一大锅清水汤你争我夺;在政治上和学术技术上不敢像...

林牧:谁来防盗?如何防盗?

《南风窗》发表了《防官如防盗》的评论,尖锐泼辣,一针见血,足以振聋发聩。我还想追问两句:“谁来防盗?如何防盗?” 现在,我国反腐倡廉的具体制度和法规不可谓不严;纪律检查、监察机关和司法部门查处贪污腐败份子的力度不可谓不大;杀贪官和惩办贪官也不算少了。可是,防盗、治盗的法规、措施和力度同实际效果不成正比。今年8月22日最高检察院主办的《检查日报》有一篇评论指出,目前腐败蔓延的特点是:案件数量越反越...

林牧、樊百华:关于普及人权教育的建议

——致联合国秘书长及人权委员会 中国公民 林牧 樊百华 尊敬的联合国秘书长安南先生 尊敬的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各位先生 2000年初,我们就联合国改革问题,提出了十项建议,受缺乏通讯自由和其他条件的限制,我们向联合国发出这样的建议,就像是给天上的白云寄信,非常渺茫,幸而有国外朋友的帮忙,据说我们的建议已经在今年5月送达联合国在纽约的有关机构,但愿它没有变成一张废纸。作为一个有权利观念和责任感的中国公...

林牧、樊百华:关于联合国改革的呼吁

──致联合国秘书长安南、联合国大会 20世纪,人类在国际关系方面最伟大的创造和最卓越的成就,就是建立了联合国、铸造了联合国精神。联合国精神,就是维护世界和平与人类安全、遏制战争灾祸和其它暴力恐怖活动的精神;就是保障全人类的人权、基本自由和人格尊严的精神;就是加强国际合作,促进全人类共同发展其经济、政治、文化事业,共同提高一切人的生活质量和保护人类生存环境的精神。概括起来,就是要使争取和维护人的权...

林牧:三年大饥荒

1960年8月以前,中国大陆,从中央到地方都在发高烧。胡思乱想,胡吹乱干。例如:1月26日,中共中央印发《关于1960年计划和今后3月、8年设想的汇报提纲》。《提纲》〉指出,“提前5年实现中共中央提出的十年赶上英国的口号。”“提前5年实现12年农业发展纲要。”“提前5年实现12年科学规划纲要。”今后8年,“基本实现我国工业,农业,科学文化和国防现代化,建立起独立完整的经济体系。”3月22日,毛泽...

林牧:对辛亥革命的某些思考

发表时间:10/7/2006 若干年来,“左”的思想影响也渗透到历史研究领域。对辛亥革命及其领导者和某些参加者的历史作用估计不足,就是其中的一种表现。这里就以下几个问题讲一些看法。 一、辛亥革命失败了吗? “辛亥革命失败了。”这个流行已久的结论似有重新探讨的必要。我以为辛亥革命是一次不彻底的民主革命,而不是一次失败的革命。 判断一场革命的成败,只能看这场革命是否完成了当时提出的任务,而不能用今天...

林牧:如何建立创新国家?

——中国教育的几大问题 对于中国的学校教育,不仅要解决“上学贵、上学难”的问题,而且要解决教育公平问题,尤其是要改革学校的教学内容和教学方法。胡锦涛提倡“建立创新国家”。要建立创新国家,就必须培养有创新思想和创新能力的人,就要建立创新的学校,还要建立创新的科研机构和创新的文化事业。 教育产业化的错误方针 中国政府预算中的教育经费只占教育总经费的百分之五十三,余下的百分之四十七要靠学生交费和其他来...

林牧:人权!人权!人权!

近来,中国大陆的人权状况严重恶化,令人焦虑和痛心! 农民为减轻苛重负担和维护土地使用权、转让权的抗争不断受到打击。城市拆迁户、土地使用权所有者和失业职工的处境仍然恶劣。执法部门对持不同政见者的迫害也在各地疯狂进行。仅就后者来说,继2003年8月,陕西西安市法院对于向执政党十六大提出有理、有据、有节的192人联名建议的组织者赵常青先生,以“煽动颠覆政权”的“欲加之罪”,判处五年徒刑以后,10月间,...

林牧:全球化的逆流——极端民族主义和国家主义

上世纪与本世纪之交,全球化的舆论和实践盛极一时。2000年,联合国举行了有各成员国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参加的千年会议,发表了《联合国千年宣言》。这个宣言提出了“自由、平等、团结、宽容、尊重自然、各负责任”的六大核心国际价值以及“和平、发展、环境、人权”四大共同任务。当时,我们认为:《联合国千年宣言》提出的国际价值和共同任务,就是适应和推动全球化持续、健康发展的价值观。 2002年5月,李慎之先生在...

林牧:反对文化平均主义

平均主义是中国传统文化中的糟粕之一。它反映在各个方面。经济上的平均主义是“不患寡而患不均”,是清汤寡水的大锅饭和铁饭碗。对这种平均主义的批判已经够多了。其它方面的平均主义似乎未见提及。 比如,人才上的平均主义是不患愚而患不齐。新的优秀人才脱颖而出,常常遭到两种情况:一种是:“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为优秀人才的继续发展,设置障碍、制造困难、甚至进行诽谤、攻击,把他们从大有作为的岗位上拉下来。另一种...

林牧:且说宽容

世界历史中的宽容 翻开历史来看,凡是人类组合成一个社会、一个民族、一个国家的地方,在对待他人、管理公共事务和处理国家、民族的相互关系方面,都存在着宽容与狭隘、宽容与严酷、宽容与刻薄这两种态度的分歧和斗争。而文明程度越高的个人、群体和社会组织就越富有宽容精神。在这个问题上,东方和西方、中国和其他国家是大同小异的。不过,社会历史并不象庸俗进化论者所想象的那样直线发展,而是有进、有退、有反覆的。尤其是...

林牧:且慢告别

世纪之末吹来一阵告别之风,有人要“告别主义”。有人宣布“意识形态已经终结”,要告别意识形态,王蒙先生提出“不争主义”。那是要同一切争论告别。李泽厚、刘再复先生写了一本《告别革命》的书,提出一系列必须和如何告别革命的论点。这样看来,在近代次第出现的形形色色的主义、争论,意识形态以至革命,都要随着本世纪的结束而烟消云散了。那么,下个世纪人类是否会进入一个无意义、无理想、无争端的太虚幻境呢?到了那个世...

林牧、党治国:强化民主国家的国际联盟

20世纪后半期,特别是90年代初期,前苏联集团解体,东欧、中欧、中亚20多个国家建立民主制度以后,民主化已经成为势不可挡的世界潮流。著名的政治学家和文化学家塞缪尔·亨延顿在1990年断言:“现在是建立民主国际(Demintern)的时候了。”进入21世纪,享延顿的理想变成了现实。2001年,全世界民主国家在波兰华沙发表了《华沙宣言》,建立了“民主共同体”(the Cumunity of Demo...

林牧:评李泽厚的“乐感文化”

近年来,李泽厚先生在国内外都发表了一些抨击中国民主运动和宣扬新保守主义的政治性言论。本文作者在《中国知识份子的病态》一文中曾经浅尝辄止地揭露了这位哲学大师的“人格依附症”。其实,稍微研究一下李先生的学术著作,就不难发现:他的政治思想和学术思想,在一定程度上一脉相通。他的一度脍炙人口的学术观点,例如:“救亡压倒了启蒙”,“中国文化是乐感文化”等,是粉饰历史,为统治者开脱责任和唱赞美诗的。这里先对他...

林牧:没有民主制度,就没有“共同妥协”

传珩君: 7月25日来信收到。看来,我们的讨论还需要进行下去。因为我对现 在讨论的问题并没有弄清楚。还需要在讨论中,在对方的启发下来解 决自己认识上的矛盾和含混不清的地方。 我这个人,既执着又不太固执。在维护大的政治信念和维护个人独 立、尊严这一方面是执着的──“三军可夺帅,匹夫不可夺志。士可 杀不可辱。”在具体观点上是不固执的,是易变的。这可能同我的出 身有关系。我的政治观点,不是在学院里形成...

林牧:马克思反对文化专制主义

据传,有的领导人杀气腾腾的抨击议会民主、人权、新闻自由,抨击“资产阶级自由化”,提出“政治问题一旦出现,就要严厉打击”。他还谴责前苏联领导人“背离乃至背叛了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和最广大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等等。 起先,我不相信,包括我在内的许多中国人曾经寄以良好期望的领导人会讲出多年没有听到的“文革”语言。近来,中共中央宣传部规定了20几个“不准”,湖南长沙市国安局跨省拘捕了著名的网络作家师涛...

林牧:论生存权

中国政府领导人多次强调:“生存权是首要的人权。”这个命题,可以成立,无可非议。《世界人权宣言》和人权国际公约,也把生命权或生存权摆在首要地位。因为人类总是先要生存,然后才能享受到其他权利和自由。不过,一九六八年的联合国《德黑兰宣言》和一九七七年联合国《关于人权新概念的决议》又指出:“一切人权和基本自由都是互相依造、不可分割的。”生存权同其他人权的关系,自然也是如此 同生存权直接依存的人权包括: ...

林牧:论人权与国家主权

中国政府的《人权白皮书》提出:“人权问题本质上是属於一国内部管辖的问题,尊重国家主权和不干涉内政是公认的国际法准则,认为不干涉内政原则不适用於人权问题的主张,实际上是要求主权国家在人权问题上放弃国家主权,这是违反国际法的。” 上述论断到底对不对?让我们从以下三个方面加以探讨: 一、人权与国家的关系: 就国家的起源和功能来说,有两种根本对立的国家学说,即:国家主义(包括党高於国家的党权主义)和民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