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酒葫芦:围城随想(二十六)——女人的天性继续装傻...

但是孙小姐见辛楣毕恭毕敬的左一个赵叔叔右一个叔叔赵很让人联想起美女们一见到老酒葫芦就整天高唱酒爷爷直到有天真把酒爷爷唱成了特工爷爷——我突然觉得必须对叫过酒爷爷的美女严加看管全面保护,因为我曾经是她们命中注定的特工爷爷。 四个男人带一个女人长途跋涉就像三权分立或四书五经,由其四个读书男人带一个知识女性。结果是各守各的道每一道都不越雷池谁都想照顾这个女人谁都看上去道貌岸然行动起来畏缩不前,谁都想见...

老酒葫芦:围城随想(二十五)——男人是天生的反细节主义者...

因为爱一个女人赵辛楣生理上灌醉了方鸿渐心理上灌醉了自己,也因为爱一个女人赵辛楣最终促成了三闾大学录用方鸿渐,最后因为被女人抛弃,赵辛楣和方鸿渐同赴三闾,至此这一对同病相怜却不同情(辛楣专情苏小姐鸿渐用情唐小姐)的男人一笑泯情仇一夜成铁哥——男人很容易用情也很快会忘情更易如反掌的化干戈为玉帛,因为他们有酒。 女人失恋了常把自己喝醉醒了继续失恋最后越喝越失恋越失恋越喝直至多少年,男人失恋了只要大醉一...

老酒葫芦:围城随想(二十四)——女人即政治

我以为苏小姐一定会嫁给你——一脸满不在乎的方鸿渐象在谈论一件既不合身又很过时的旧衣服。 我还以为苏小姐非你不嫁呢——说这话的赵辛楣庆幸有个垫背的陪他失恋多少带点添油加醋的幸灾乐祸。 两个男人背后谈一个女人和两个女人背后谈一个男人完全不同。女人谈男人谈的是细节,比如这男的吃饭声音响过马路不牵女人的手英语乡音太重和女人握手太过用力又久不松手等。男人谈女人谈的是走向比如这女的嫁了谁蹬了谁的小腿谁搞大了...

老酒葫芦:围城随想(二十二)——我将飞越凡尘

据说关汉卿是个普天下的郎君领袖,盖世界浪子班头,那么老酒葫芦呢。 方鸿渐注定成不了郎君领䄂也不是浪子班头,就在他接连丢失苏唐二小姐紧接着工作失去,差不多24小时情场职场全面无存,一个男人幽默到这份上,万水千山不卑不亢似贱非贱。一把油纸伞撑起整个天空,暴雨分流人心荡然天地不久,有心灰待颤。 一壶老酒且醉且醒且慢,一柳红颜远碧孤红断魂,一道彩虹暗淡,一把折扇抽风,一款游梦无烟,一夜无谋。 一个女人累...

老酒葫芦:围城随想(二十一)——渴望沦陷

好像杨绛和许多女性读者都希望方鸿渐和唐小姐结成连理,哪怕婚后不适再行突围,鲁迅就这么干过,看似英雄美人城里城外的典型足够深刻。但善良多情的女人包括杨绛都忽略了一点,《围城》是一部非现实主义小说,这样的小说只作状态呈现不负责文理性阐释,典型意义上透彻鞭里的所谓俗情高度该留给唧唧喳喳的准现实主义。 即便从现实主义传统角度钱钟书也没打算让唐小姐嫁给方鸿渐,就像曹雪芹活生生拆散了宝黛姻缘,就像莎士比亚一...

老酒葫芦:围城随想(二十)——上海老味道

——我爱的人,我要能占领他整个生命,他在碰见我以前,没有过去,留着空白等待我(唐小姐的话足以代表整个女界,让所有男子红颜仰止)。 请允许我替方鸿渐作答:我的爱人,我希望她在我之前充满过去,她是成熟的又是幼稚的,她许多地方满满的,只需留一处空白给我——只需小小的一处,我就能画满她整个世界。 这样的浪漫情怀差不多堪称浪漫主义爱情的最后一道风景,虽然这一道风景刚刚开放就已凋谢。之后的人类世界由于铺天盖...

老酒葫芦:围城随想(十九)——绝唱,绝望的唱

一个人在家最大的自由可以一丝不挂。 一个女人给男人的绝情信无论怎么傲慢无理居高临下对男人来说都是未来的强大动力,一个男人无论言词怎么放低身断怎么自我贬低到尘土只要是绝情信对女人就是不可挽回的伤害且对你怨恨一生。 方鸿渐给苏小姐的这封绝情信尽管一再把自己贬成弱夫自损小人把苏小姐唱颂成只应天有人间难得的绝世佳人依然改变不了对苏小姐不可饶恕的直接伤害,几乎在同时这样的伤害间接波及到唐小姐而唐小姐又把这...

老酒葫芦:围城随想(十八)——轻到消失的吻

旧时女子许多时候自己不犯错但她们会偶尔制造些让男人犯错的机会,比如故意旗袍上打开一两个扣子再比如针对不同文化背景的约会男子恰到幽处的暗洒闲抛点法国香颂,而此时男人往往把持不住既而一夜风流百年负重。 约会时随身带块兹性十足的吸铁石的必是巴黎男人,只有巴黎男人了解巴黎女人裙子上的金属拉链完全润滑且对吸铁石特别驯服,于是一个拥抱巴黎男只要手持吸铁石顺着巴黎女的裙拉链下滑这拉链必跟着吸铁石下滑直至无处,...

老酒葫芦:初会海老

这诞生于民国32年上海80年逃港现居匹兹堡据说是华人领袖的古稀海老前辈竟傻呼呼羞嗒嗒的轻许爱国,我忍住泛酸努力保持可控的姿势脑中迅速飞过哥伦比亚那一百年孤独,还有何厮所写的《美国悲剧》。 我想到本人一客户朋友,当我问起他可是党员呼,那兄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既而脸红像个刚做错事的洞房新郎,三杯两盏薄酒此君道说酒兄,我搞了几十年教育也去了台湾绕岛游,我的亲戚在台湾也搞教育,我的结论大陆和台湾教育远不在...

老酒葫芦:围城随想(十七)——呕吐的幽默

也不知是遗少诗人哪首词烂腐了还是贴牌哲学家杂交思想引发的肠胃抵抗,就像抽水马桶被各种五味杂陈堵个泄不通,方鸿渐这最后一口酒还没下肚就连同肚里尚未消化却怎么也消化不了的腐词烂调及半生不熟的杂牌思想一古脑原路返回一个不拉的全部吐出。这一吐中国非暴力不合作有案可查始于鸿渐,恰原来思想真可作下酒小菜且一旦消化不良就要象萨特呕吐那篇小说那样彻底的吐干淨再打道回府的。 对方鸿渐来说这样的呕吐是一种举世罕见的...

老酒葫芦:围城随想(十六)——谁都是插曲

古往今来越大牌哲学家差不多越情场失利,比如尼釆叔本华罗素怀特海柏格森,哲学家中只有萨特有女人缘,萨特是特例,他的哲学观就是女人。于是我们的贴牌哲学家要做好学问先从拒绝女人开始,于是他一生拒戴眼镜,他眼里的女人基本是模糊的,他不想看清女人的美,女人的美丽让世界失真,用哲学的眼光他眼里的女人就是虚无。 这世上最多情男子西方数罗密欧东方即贾宝玉,罗密欧后的男子一代比一代薄情,贾宝玉后几近无男子。到了围...

老酒葫芦:围城随想(十五)——贴牌哲学家

这个国家从一开始就不讲常识,照例是古体诗人和贴牌哲学家,照例是苏小姐饮料泼墨,照例不胜酒力的方鸿渐浅默化烈酒,照例五官不通的遗少诗人既不看现代诗又狂批现代诗,就像一个自慰处男昭告世人手淫无快感。 一眼看去这就是个贴牌哲学家。他最大的成就不在于他能不能写一部《西方哲学史》或《创造进化论》一类的哲学巨著,也不在于他所谓“哲学家学家”能不能当下酒小菜是不是一贴牌就酒意燃烧红颜翻腾,而在于他认为几乎围城...

老酒葫芦:围城随想(十四)——同光遗少家艳外泄

只做古体诗的当然敢不看现代诗,大呼隔夜饭菜香的当然敢批时新小鲜肉不着韵味,只受指腹为婚的当然不屑于自由恋爱且拒之千里之外,也不知钱钟书从哪整出个满腹之乎者也手握同光诗柄念念有词的前朝遗少,这让人想起左拉《陪衬人》中若没个超级丑妇陪衬怎么凸显巴黎贵妇的绝代惊艳。 依然是苏小姐温温款款的目光游走的这一桌遗少诗人和贴牌哲学家还有非诗非哲的超低空幽默家方鸿渐。每次诗人或哲学家的伟大的匪夷宏论都被赵辛楣装...

老酒葫芦:围城随想(十三)——诗情和偷情

“昨夜星辰今夜摇漾于飘至明夜之风中 圆满肥白的孕妇肚子颤巍巍贴在天上 这守活寡的逃妇几时新有了个老公?” 这样的原始象征派诗句竟像临时搭建的文字茅屋里端坐个身患牙疾的拼盘诗人冥夜姘伴的苦命意象却也让苏小姐如临八斗偶感牙床叩响另图不意余欢微拧风岚流雅。 这太过时空的具象堆彻即便自我感觉诗圣有嘉的老酒葫芦欲以酒色文字强化腐朽为盖世神奇最后只得作罢,实为不可再造之朽文让现代诗蒙羞,无人可雕之百年烂文走...

老酒葫芦:围城随想(十二)——艳门难逃

一个男人同时请两个女人吃饭,要么两个都到但吃不出红颜粉情,要么两个都不来自己请自己然后一醉惊尘,还有第三种可能那就是谁进谁退听天由命。 若是两个女人合请一男,那么该男即便插翅也是在劫,艳门难逃。 但这方鸿渐让唐小姐觉得单请她一人,又提请苏小姐附加歇后微点唐小姐,若苏小姐赴请唐小姐必回避的让方鸿渐失落,若唐小姐赴约必苏小姐闪回。这一招超低空红尘险棋险到悬境处,方大鸿渐只差一点,便二美皆空。 请女人...

老酒葫芦:围城随想(十一)——政敌和情敌及红颜空白...

吃政治的男人很容易把政敌当成情敌又往往把情敌当成政敌。没有政敌时他会去寻找情敌,没有情敌他又要整出政敌,总之政治男人不能没敌人,就像女人不能没故事诗人不能没情人。 一个找不到政敌的政人必从生活中搜索情敌,当赵辛楣打量幼儿读本似的打量着方鸿渐,当方鸿渐自报家门学的是哲学,当赵辛楣放言学哲学的等于什么也没学,当方鸿渐建议赵辛楣去看眼科医生——本酒葫芦也觉得赵辛楣该看眼科,还要去脑科。 我以为男人太政...

老酒葫芦:围城随想(十)——我们的梦中情人

当苏小姐饱含自信的向方鸿渐推出几无污染的唐小姐——女人总以为不是每个女人都有条件成为她的情敌故而显示红颜式大度,而最让红颜大度者们恰恰的是每个女人完全可能成为她的情敌而且无需条件。 方鸿渐一见到唐小姐就坚定女人是天生的政治动物。政治家玩的真真假假虚虚实实必要时撒撒娇再必要时挤几滴泪关键时刻虚晃一枪然后一个妩媚的任性小弄就是和平。所以方鸿渐坚决主张把天下交给女人,理由很简单因为唐小姐学的是政治,对...

老酒葫芦:围城随想(九)

谁提到这顶买来的博士帽方鸿渐就没法潇洒就像做了假胸的女人最怕别人看她胸部,偏这苏小姐哪壶不开提哪壶的方博士左右不停,于是方鸿渐暗暗咬牙哪天被我娶了决不轻饶只是后来他想轻饶苏小姐都没了机会。 怎么才几个日子这被他握着的苏小姐的手虽不完全像冰凉的鱼翅却怎么像临时抱佛脚的那些个英语破单词怎么也他熟不了。其实女人有时故意生冷是在暗示你给你机会但却此时的方鸿渐浑然不知。 有关博士帽苏小姐坦言方鸿渐大处足够...

老酒葫芦:围城随想(八)

怎么都四年了四年前怎样四年后这方圆乡道上的人和事及永不变色的乡音还有邻里相间的飞短流长在方鸿渐看来还是怎样。他们说着四年前的话放着四年前的屁,走着四年前的乡道哼着四年前的小曲,住着四年前的老屋,差不多做的还是四年前的旧梦。 四十年前呢,四百年四千年前呢。也难怪五十年后还有人摇滚出钟鼓楼下的油条豆浆点燃了什么牌子的香烟又是谁一大早生火做饭。 方鸿渐象一个终于鼓足勇气从冬天的热被窝里一跃而出并跳上讲...

老酒葫芦:围城随想(七)

方鸿渐对他无论身边还是身后女性朋友的男士无论见没见过一概决不姑息,以他的古典学养足以深知姑息的结果毫无疑问就是养奸。无论这女人今晚是不是他的以后能不能成为他的将来的某一天有没可能大半个或小半个算他的。 为此方鸿渐拍案痛批鲍小姐的未婚夫不道德,一个人怎么可以同时做医生又是基督徒,给病人医好了是医生的功劳医不好让牧师送终同样功德圆满,这样的生死通吃就像开药店的兼营棺材铺不二为富不仁等等云云。 毕竟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