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酒葫芦:围城随想(八)

怎么都四年了四年前怎样四年后这方圆乡道上的人和事及永不变色的乡音还有邻里相间的飞短流长在方鸿渐看来还是怎样。他们说着四年前的话放着四年前的屁,走着四年前的乡道哼着四年前的小曲,住着四年前的老屋,差不多做的还是四年前的旧梦。 四十年前呢,四百年四千年前呢。也难怪五十年后还有人摇滚出钟鼓楼下的油条豆浆点燃了什么牌子的香烟又是谁一大早生火做饭。 方鸿渐象一个终于鼓足勇气从冬天的热被窝里一跃而出并跳上讲...

老酒葫芦:围城随想(七)

方鸿渐对他无论身边还是身后女性朋友的男士无论见没见过一概决不姑息,以他的古典学养足以深知姑息的结果毫无疑问就是养奸。无论这女人今晚是不是他的以后能不能成为他的将来的某一天有没可能大半个或小半个算他的。 为此方鸿渐拍案痛批鲍小姐的未婚夫不道德,一个人怎么可以同时做医生又是基督徒,给病人医好了是医生的功劳医不好让牧师送终同样功德圆满,这样的生死通吃就像开药店的兼营棺材铺不二为富不仁等等云云。 毕竟方...

老酒葫芦:围城随想(六)

如果真理是赤裸裸的,那么女人一旦暴露了自己立马真理在握,那么男人的暴露是不是意味着徒生谬误,因为通常意义上男人是女人的反向趋指。 这方鸿渐虽在富人中属于穷人但在穷人中他又是富人,虽不是才高八斗却也晓通笔墨,虽不是顶级双料却也是泛洋海归。这样的男人让掌握真理的鲍小姐解闷时感觉不到威胁,让冰清玉洁的苏小姐若想下嫁不至于颜面羞涩,让时尚通达的唐小姐拍拖时尽情释放布尔乔亚遗风,让闷骚待放的孙小姐真正婚许...

老酒葫芦:围城随想(五)

一个女人对男人说你象她未婚夫可以有两种解释或她并没未婚夫你是她想要的男子或她的确有未婚夫不过今晚你可以享用未婚夫的权利却不必承担未婚夫的责任显然方鸿渐鲍小姐都属于后者所以该发生的发生了不该发生的当然没发生。 把书读到女洋博士份上的这苏大小姐上嫁不着下嫁不甘的嘴唇薄的涂上口红依然薄的象李清照的《声声慢》更象迪更生的美式秋词,让老酒葫芦颇有同感又最难猜准的竟是新派女子的年龄,难怪哲学家宁愿解决社会数...

老酒葫芦:围城随想(四)

“红海早过了。船在印度洋面上开驶着。但是太阳依然不饶人地迟落早起侵占去大部分的夜。夜仿佛纸浸了油,变成半透明体;它给太阳拥抱住了,分不出身来,也许是给太阳陶醉了,所以夕照霞隐褪后的夜色也带着酡红……这是七月下旬,合中国旧历的三伏,一年最热的时候。在中国热得更比常年利害,事后大家都说是兵戈之象,因为这就是民国二十六年【一九三七年】。” 这样的小说开笔寥寥数语其所在高度足以颠覆以往中国所有小说,看似...

老酒葫芦:但说钱钟书(五)

自古老天一妒红颜二妒英才三红颜英才同妒,本次天意非但不妒钱钟书还让他写出《围城》、《谈艺录》、《管锥编》这样的人间峰巅之作,非但不妒杨绛还让她百岁笔依健著作等怀身且超古稀仙鹤。 纵然钱杨天妒可消,但却人妒难逃,而且是深层人妒——是不是中国病了还是——不知哪天中国人活着活着弄丢了书香花香人心之香,于是他们病了,而且不轻。 遥想当年金圣叹夜读《西厢》读到魂颠处竟直瞪瞪目痴痴神昏昏,既而立马焚香叩拜再...

老酒葫芦:初赏诚品苏州

 “据说诚品苏州店即将开业,愿天下读书人读到诚品,愿世上不读书人因为诚品爱上读书,愿诚品之花盛开人心。”(摘自旧作《台北第九天》) 早知诚品苏州早该开了,就像一个梦寐以求的女人当她真出现在我面前,我却异常平静但也偷偷燃烧:诚品苏州,披展情人梦。 第一次听人介绍台湾诚品是在二十多年前的一次偶然碰撞,直到去年参会台北国际作家周才有幸光顾诚品信义旗舰店,一座书界航母横空傲立,眼前的诚品苏州同是。 我相...

老酒葫芦:但说钱钟书(四)

我终于发现,没几个错字漏字的锦绣文章一定不是老酒葫芦的。 ~老酒题记 早年胡适破格录取了数学很差的罗家伦,后罗家伦又破格录取了数学更差的钱钟书。 但说钱钟书最堪积极的自由大举是在他23岁清华毕业时,当校长罗家伦建议他留校续读英国文学硕士,他竟狂言当道“整个清华没一个教授可做我导师”,直把个罗校长啼笑皆飞。我相信这样的自由狂傲足够积极且古今罕见中外不多,况且当年清华不乏大师级教授。 如果钱钟书十年...

老酒葫芦:但说钱钟书(三)

如果把钱钟书和钱学森类比认为后者为被强奸者提供春药前者给被强奸者擦干了眼泪,如果这样的类比成立,是不是我们可以接着说,鲁迅让被强奸者继续被强奸,林语堂让被强奸者享受强奸。 我们是不是还可接着说,《金瓶梅》让被强奸者感到幸福,《肉蒲团》让被强奸者充满幻想,《牡丹亭》让被强奸者魂飞阴阳两界,《红楼梦》让被强奸者千古流芳。 即便钱学森不提供免费春药,那个年代燃烧的空气早已春情万里。只要你吸进一口气,你...

老酒葫芦:但说钱钟书(二)

把钱钟书的文字形容成一地碎银未偿不可,既而又说这样的碎银面值不高,那么我想请教:什么样的碎银可为“高面值”? 好像作者提到宁愿欣赏《追忆似水年华》一类,我可以接着者开个书单,公认的世界级碎银巨著比如《尤里西斯》和《喧哗与骚动》还有《到灯塔去》及《弥留之际的我》,只要能压垮钱钟书和他的《围城》。 本人以为这样的批钱人士未必真能欣赏《追忆似水年华》一类意识流巨著,凭文字直观那位阁下是不是把普鲁斯特当...

老酒葫芦:但说钱钟书

当年的人们并没因庞德和雅斯贝尔斯曾为纳粹唱颂甚至效力法西斯而否定庞德巨大的诗歌成就也没抹去作为哲学家雅斯贝尔斯的对人类的卓越贡献,相反当庞德身陷牢狱,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艾略特等一些诗人艺术家竟在全力营救,这就是西方自由艺术价值观。 为法西斯哲学家辩护营救纳粹诗人,是不是我们的仁人志士该问责良知,为人类的敌人洗白,你们这帮诗人艺术家正义何在良知何从? 我们知道钱钟书翻译毛诗已经事实,我只想斗胆叩问,...

老酒葫芦:围城随想(三)

钱钟书一生超然脱俗写出的《围城》竟这般破败悲凉,几乎书中的每个人物都病的不轻,通遍全书找不到丁点光鲜的影像。每个人都在算计别人最后都算计了自己,每场欢爱都饱含辛酸而不指向欢愉,每片风都是阴冷的,每个片场都是发霉的,每次调情都是半生不熟的,每个笑容都是熟言不由衷勉强挣扎的。 一个天然豁达的世间第一才子书写的一部阴暗潮湿的零度小说。如果说鲁迅的文章是黑暗文字,钱钟书则是块怎么也煮不烂的法国牛排,也许...

老酒葫芦:围城随想(二)

“圆满肥白的孕妇肚子颤颤巍巍的贴在天上/守活寡的桃妇几时有了老公” 这围城年代的现代派诗人的矫情诗是写给女人看的,早期象征派酸情通感七倒八歪的行走在文艺沙龙皱巴巴的手纸,怒放在苏小姐看似矜持尔雅内心红颜汹涌的楚楚心怀。 北岛年代的北岛们“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都是写给整个社会看的,后北岛那帮冷风景热敷衍还有老酒葫芦的一腔啤酒都是写给自己看的,那么今天,今天的反动主义诗歌是写...

老酒葫芦:围城随想

子爵号上方鸿渐不露色声色的穿梭在仪态万方的苏小姐和热热情似火的鲍小姐之间。当年国军剿匪时,共军的口号是肥的拖瘦,廋的拖死,今天保持一脸尴尬的方鸿渐差点被鲍小姐拖进印度洋。然好船已靠岸,鲍小姐化着露水悄然而去。 依然是仪态万方的苏小姐带着布尓乔亚袖珍版唐小姐一天天唐突着看上去风光依然但却内心消瘦的方鸿渐。米兰·昆德拉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中年肥男托马斯也被两个女人一步拖瘦三步拖死,时光不错的中国方鸿...

老酒葫芦:重温《围城》

大约在中国49前能沾上存在主义幽魂的也就鲁迅的散文《过客》和钱钟书的《围城》了,能算得上黑色幽默文学的我想只剩下《围城》了。比起老舍的京派《茶馆》的市井飞烟杂情流态,海派《围城》的现代幽默控还真黑的够绝够狠够你足不出户咫尺囊括。中国文艺家中能幽默的本就不多,鲁迅也就在《两地书》中和许广平幽默两下,林语堂的幽他一默但见秋词款款飞却难得唐突病,彻底的决无保留的幽默带黑的多层面文字发酵当属钱钟书和他的...

老酒葫芦:目送杨绛,目送这一家书香(三)

这几天对杨绛批斗貌在升级,且有名人出拳并直指钟书。 这味道告诉我,杨绛死了她的人品文品都得贬值甚至一文不名了,杨绛的“不和人争”是因为争过得到了所以不争了,之前没争议的《围城》现在也有争议了,甚至钟书的博学强记反成缺点了。 我想象不出若曹雪芹死于昨晚,今天会不会有人说曹雪芹没多伟大,《红楼梦》其实很空洞通篇并没发现惊天地泣鬼神之语,左一个诗社又一个诗会,一整个他都在卖弄才情无关百姓疾苦,对黑暗统...

老酒葫芦:目送杨绛,目送这一家书香(二)

天国里的杨绛收不到人间刺耳的声音,无论这杂音来自何方投向何处,即便杨绛没走即便杨绛仍在与我们同行,相信没一种杂音能划破她内心的平静——一种真实的这世上没几个有的内心平静。 首先本人从不是人格洁癖者,我不认为这世界有圣人无论过去现在,杨绛钟书当然不是。但我更是个文本主义者,我相信境由心生,我不认为一个写出“我不与人争”的杨绛真会咬人,即便真咬了我觉的一定事出有因,如果不是事出有因——我只能说这样的...

老酒葫芦:目送杨绛,目送这一家书香(一)

2016年5月25日凌晨杨绛走了,她给世人留下一个句号,带走了这一家书香。 我不敢确定是不是感应的驱使或一种冥幻直觉。那天早上一觉醒来刚打开手机,某微信群一帖《人类将在2045年永生》映入眼帘,我一口气读了大半最后是边早餐边读完这篇洋洋万言的转自《花花公子》的基因访谈,当即转至我的微信朋友圈并写上推荐感言: “根据库兹维尔预测,人类将在2045年实现永生,各位活着的人们,我们一起熬到那一天,熬到...

老酒葫芦:寻找乌托邦

寻找乌托邦,从一座被谎言深刻安慰且自得其乐的城市开始。 一天整个城市的人们突然从梦中醒来并开始拒绝旧暴力统治,于是一夜间革命爆发,于是城门关闭于是这个城市开始与世隔绝,于是制造谎言的暴力统治者在人民大众积郁已久的山呼海啸中一个个被暴力处决,只要有民众疯狂的呼叫声就有落地的人头滾动声,其中当然有死有余辜者,也有罪不当斩者,更有无辜的屈死陪葬者。从推翻血腥的旧暴力开始,新世界新的血腥依然甚至更加暴力...

老酒葫芦:酒解三国

某老子称他10岁的小子自小熟读三国,三国人物三国事件三国走向无所不知,不信哪天请老酒检阅。 我告诉这某老子,把你家小子叫来,我只提三个问题,能答一个我算他极格,答二个我批他神童,三个全答出老酒收为关门弟子。 那老子似有所疑,我说奶奶的当年上海大名鼎鼎的草愤诗人兼民运先锋胡可师自诩饱读诗书,一次他向我放言能背一百首唐诗,我说本人可背一千首,于是站着神侃的可师君当场温水服药。我说问可师可能背出《三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