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咏梅:四川荥经县大饥荒人吃人地狱

四川省是全国大饥荒饿死人之冠:一千二百万。荥经县又是四川之冠:九万人饿死五万!而且普遍的人吃人、吃尸体,完全是一个人间地狱。这样严重的事件,中共当局至今没有一个字的交代。 日前四川几位民间人士撰写编辑出版了《大劫难——一九五九至一九六二年四川荥经县大饥荒纪实》,这本书从历史亲历者的角度还原了四川荥经县一段被中共当局极力掩盖和遗忘的历史惨案真相,最有力地证明了毛泽东的大跃进不但饿死千千万万的农民,...

陈奎德:大饥荒与文革

一、心病何在? 1966年八月五日,毛泽东贴出《炮打司令部——我的一张大字报》: 全国第一张马列主义的大字报和人民日报评论员的评论,写得何等好呵!请同志们重读这一张大字报和这个评论。可是在50多天里,从中央到地方的某些领导同志,却反其道而行之,站在反动的资产阶级立场上,实行资产阶级专政,将无产阶级轰轰烈烈的文化大革命运动打下去,颠倒是非,混淆黑白,围剿革命派,压制不同意见,实行白色恐怖,自以为得...

蔡楚:大饥荒时为什么没有大规模反抗?

六四学生领袖周锋锁 于2019年1月19日在推特上提出: 大饥荒时四千万人被饿死了,为什么没有大规模反抗?是不是有其他出路,的确值得研究,也可以以此推测未来经济危机时底层的反应。 下面是蔡楚的回帖: 一九五八年毛泽东和中共倡导三面红旗(总路线、大跃进和人民公社)使中共自大膨胀,当时提出左倾口号:“一天等于二十年。跑步进入共产主义社会。” 致使农村大刮共产风和浮夸风。而四川的各级官员为了升官,把粮...

丁抒:从“大跃进”到大饥荒(4、5、6)

四、结束语 一九五八年秋,毛泽东曾在武昌会议上说:“广西死了人,陈漫远不是撤了吗?(一九五六年广西饿死数百农民,从第一书记陈漫远到县委书记均受处分──本书作者注)死五千万人,你们的职不撤,至少我的职要撤,头也成问题。”(1)如今真的死了人,而且与五千万也差不离。他却不说要撤他的职、砍他的头了。作为这桩空前的人间惨剧的祸首,他呈示出什么道德良心?三四千万人饿死在他心里留下了多少悔恨?没有,什么也没...

丁抒:从“大跃进”到大饥荒(3)

三、是人祸,不是天灾 一九六○年一、二月间,全国各地饿死的农民以成百成千万计,中共中央主办的《红旗》杂志和《人民日报》不顾全国人民、包括该报编辑记者都在饿肚子的事实,日复一日地朦骗世人、粉饰太平。人民从《人民日报》上只看到《从长江到黄河流域揭开夏季大丰收的序幕》的喜讯,字里行间找不出一丝一毫饿死人的迹象。甘肃和四川都饿死了十分之一以上的人口,可是甘肃省委第一书记张仲良在《人民日报》上宣告:“人民...

丁抒:从“大跃进”到大饥荒(2)

二、“大跃进”引发的灾难 毛泽东于一九五八年三月发动“大跃进”运动,到年底时,中共中央发表公报,宣布粮食、钢铁的产量都翻了一番,实现了特大跃进。从此“大跃进”和“总路线”、人民公社一起,成为中共的看家法宝“三面红旗”,“大跃进万岁”也喊了整整二十年。 “大跃进”,对于落后挨打了一百多年的中国人来说,本是个美妙的字眼。“又是大国又是穷国,不跃进行吗?落后二百年,不跃进行吗!”(1)毛泽东这样说当然...

丁抒:从“大跃进”到大饥荒(1)

一、人类史上绝无仅有的人祸 一九八四年,有几位学者在英文《人口与发展通讯》上著文指出:“一九五八年至一九六一年中国的大饥馑是人类历史上死人最多的一次。”(1)对这一点,当代严肃的学者、历史学家都已予以肯定。问题是,它的来龙去脉如何?究竟是天灾还是人祸?大跃进期间中国饿死了多少人? 毛泽东在世时,一直嫁祸于老天爷,将那场深重的灾难归咎于“三年自然灾害”。如今,当年的国务院副总理薄一波终于说出了真话...

蔡咏梅:美籍女作家依娃回乡调查大饥荒被捕

中国政府真是疯了,在抓了台湾NGO工作者李明哲後,又传出消息说,旅美作家依娃(本名宋琳),回家乡陕西富平县探亲时,於4月10日在当地宾馆被七八个身份不明的警察强行带走。 一个华裔女作家犯了什麽天条,会被大陆当局抓走? 认识依娃的朋友说,很可能是因为她曾在甘肃陕西一带调查毛泽东时代中国大饥荒真相,访问两百多位大饥荒幸存者,出版了一本《寻找大饥荒幸存者》的书,从而触怒一心想掩盖毛泽东历史罪恶的中国当...

林达:乌克兰纪念大饥荒的意义

纪念是后辈幸存者对前辈所遭遇苦难的尊重,对他们生命的尊重。这样的纪念也在提醒人们反省发生灾难的原因。 这个星期,在乌克兰各地,人们聚集在一起,纪念73年前的一场灾难。 一般来说,人类历史上的大灾难,都会被全世界看作是人类共同的事情而记入历史。例如欧洲中世纪历史上几次黑死病瘟疫流行,造成人口骤降;又如19世纪爱尔兰由于土豆病毒引发减产而造成大饥荒,这是美国突然增加了许多爱尔兰移民的原因。这些灾难是...

胡平:大饥荒年代中国农民为什么不造反?

《饿鬼――毛时代大饥荒揭秘》是西方第一部详细揭示中国大饥荒真相的专著。原著是英文,书名是《Hungry Ghosts――Mao’s Secret Famine》,初版于1996年,2004年又出了增订版。作者贾斯柏。贝克(Jasper Becker)曾经是香港英文报纸《南华早报》驻北京记者站主任,在北京住过15年。为了写作此书,作者曾经在中国国内做了大量采访。香港的明镜出版社于200...

蔡楚:抢粮

1961年3月初,我就读的成都工农师范学校,举校师生奉命去成都近郊支农。说实话,后来才知道,那次支农就是帮助当地山区农民把地里的小麦收起来,再把红苕、洋芋(土豆)或玉米种下去,以免山区农民大批被饿死。 全校师生,以毛月之校长带队,打着旗帜、背着行李,步行了约25公里;清晨从成都小税巷出发,经过由城里到山上,全是上坡的碎石路,还有5公里崎岖不平的乡间小路;直到傍晚才到达龙泉山脚下的龙泉公社八一大队...

丁抒:大跃进/大饥荒和文化大革命

给不给农民自由?—七千人大会:谁应对灾难负责?—开不开“九大”?-—“包产到户”:中共高层的分歧—刘少奇成一批人的领袖—北戴河会议—“要搞一万年的阶级斗争”—1962年:文化大革命的起源 给不给农民自由? “我们对于小农的任务,首先是把他们的私人生产和私人占有变为合作社的生产和占有。”[1]这是马克思的教义之一。如果农民反对这样做,共产党是否应当用专政的办法逼使农民就范?马克思未置答案,而在苏联...

陈奎德:大饥荒与文革

一、心病何在? 1966年八月五日,毛泽东贴出《炮打司令部——我的一张大字报》: 全国第一张马列主义的大字报和人民日报评论员的评论,写得何等好呵!请同志们重读这一张大字报和这个评论。可是在50多天里,从中央到地方的某些领导同志,却反其道而行之,站在反动的资产阶级立场上,实行资产阶级专政,将无产阶级轰轰烈烈的文化大革命运动打下去,颠倒是非,混淆黑白,围剿革命派,压制不同意见,实行白色恐怖,自以为得...

老骥:乱世天堂(四十七)

——苦涩的祭祀 当吴处长正式宣布我们都可回家探亲的时候,上岸者与溺水者的境遇就炯然不同了。瘦小的孙师母前来迎接孙锦教授了,仍然稚气的王秀菁带上女儿前来迎接萧文了,彭怡林的冷面夫人来了,陈胡子的少妻也来了,凡能来的都来了,除了罗大麻子的夫人之外。眼前的融融亲情十分凄美,尤其是小乖小乖的王秀菁牵着她当年大肚子里的女儿到来时,我心中对萧文的歉疚就像一块石头落地了,脑际里闪烁着天幕上的那个小黒点,为这家...

老骥:乱世天堂(四十六)

——但愿天开一扇门 在少了伊能这类疯狗的环境里,我们这帮难友确乎度过了一段值得今生回忆的安宁时光。尽管饥饿的余波还在,但因我们得到了劳动定量的保护,还是免强过得去的。没料到,只吃二十三斤的小张同志却悄然消失了。我们对人事处的这位年轻干部都是颇有好感的,闻讯后无不悲伤哽咽。好多年后,每当我们提起这个小张同志时,都会记得起他那张稚嫩而谦和的笑脸(鼻梁两侧有少许雀斑)。他虽然是管理我们“学习班”的专职...

老骥:乱世天堂(四十二)

——肖像白描 像风暴中的一叶叶扁舟,凡是没在苦海沉没的,都被分别召到了一个个荒凉的港湾。我们这帮子被逐出水利厅机关大院的工程技术人员也陆续汇集到早就下马的紫坪铺水电工程局了,而且受到了令人瞠目的礼遇和优待,其中最叫革命群众们眼红不已的一条是:原每月四十三斤劳动口粮定量标准不变。 在一九五八年初春被“送交下放干部工程队监督劳动改造” 的四十余名右派中,除极端阴险的蔡师爷和疯狗伊能等七、八名“摘帽右...

高新:不准拿党史“说事”,只是因为党史太见不得人...

笔者在本专栏的上篇文章《不准拿党史“说事”,只是因为党史太丑恶》的最后一段已经向读者听众们介绍了一九七三年我在永昌县地处腾格里沙漠边陲的双湾公社“插队落户”,“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时,几个当地农民给我讲述过一九三七年徐向前流落到此的故事。 徐向前当时为躲避马家军的追剿,装扮成了一个算命先生,拉着一口白骆驼,在双湾公社一个叫天生坑的村落,用一个金戒指向一个姓黄的地主换了一盆面条吃。这个地主难辨戒指...

老骥:乱世天堂(四十一)

——别了,马边河 估计这是全国性的统一布署,在一九六二年春节前后,各地各部门都在分别召回本单位的右派集中学习了。离开大马电站这个烂摊子前,身兼数职的人事处处长翟福明向全体“戴帽右派”作了集中训话并主持了最后一次群众评查会。他在会上首先点了我的名,这令我吃惊不小。还好,这张紧绷丑脸的臭嘴唠叨的问题皆与他的少妻无关,否则就真格应了程康悄悄对我讲的那句话:他只需小指头轻轻一点就可叫你万劫不复了。不错,...

老骥:乱世天堂(四十)

——别了,马边河 估计这是全国性的统一布署,在一九六二年春节前后,各地各部门都在分别召回本单位的右派集中学习了。离开大马电站这个烂摊子前,身兼数职的人事处处长翟福明向全体“戴帽右派”作了集中训话并主持了最后一次群众评查会。他在会上首先点了我的名,这令我吃惊不小。还好,这张紧绷丑脸的臭嘴唠叨的问题皆与他的少妻无关,否则就真格应了程康悄悄对我讲的那句话:他只需小指头轻轻一点就可叫你万劫不复了。不错,...

老骥:乱世天堂(三十九)

——伊甸园中冰与火 这又是上苍赐予的二人世界,同时给了我一付豹子胆…… 这得首先感谢 “生产自救”。我和瘦子程康、胖子刘禧几乎成了“杂牌”连队的专职饲养员,规定每人每日必须割够五公斤以上猪草。开初还好办,近处有;稍后则需远行,各显神通。但这却给我带来了绝佳机会,我可翻山越岭去超额完成任务,这叫瘦子和胖子羡慕不已。他们只能沿江寻寻觅觅,而结果常常都是凄凄惨惨,只得靠我发扬风格。我也万分乐意,但绝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