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若望:在押犯参与“民主判案”

大家知道:只有西方民主国家,体现尊重民意的重要措施之一,便是法院给嫌犯判刑,是由十多位公民组成的陪审团作出终审的判决。这原是继承了希腊城邦推行的大陪审团的历史传统。 中国大陆是专制独裁的国家,在制造冤,错,假案方面可算得世界第一。毛泽东取得了最高权力之后,在廿七年中,接二连三发起政治运动,先后有八次之多。最后一次是他发动的文化大革命,也是最残酷最疯狂的政治运动,本打算两年之内结束,结果控制不了,...

王若望:民运组织大统一的前景

——假如我当选了—— (一)我对华盛顿会议使民运组织大统一抱有很高的期望,新产生的组织(暂名中国民主大同盟)将担负两个历史阶段的任务:在国外流亡期间对内做到内部大团结,在外部则扩大自己的队伍,在侨界,宗教界,学者,闻人,同情我们的外国人等等方面展开吸取新盟员的工作并建议接纳团体会员。大陆在发生变乱的时期,“大同盟”将率领自己的队伍回归祖国,负起政治民主的建设工作,填补中共留下的政治空间,以和平演...

王若望:香港人的悲哀

离国才四月,北京当局的“表演”无论在内政或外交方面的纪录,都令人失望。比如说,中共对日本天皇访华表现了奴性十足,不像个代表中国人的政府,竟然建议天皇访华不必公开赔罪道歉;一方面对待彭督的政制方案,则大动肝火,如指责港督破坏了基本法,挑起九七年香港的大乱,甚至骂他是英帝国主义的代表等等,彭督的政改方案,还停留在“建议”上,而且扩大民主的幅度并下大。 彭督提出欢迎中方提出创议和协商,当他前往北京要求...

王若望:谈揭露

《争鸣》被北京中共当局视为洪水猛兽,宣称她是反动刊物,严格禁止流入大陆,这是《争鸣》的荣誉,她是大陆知识分子心向往的一盏明灯。《争鸣》的兴旺发达,不胫而走,就因为她多年如一日地揭露中共幕后的黑暗和丑恶,无情鞭挞处于日暮途穷下的中共当局的倒行逆施,这恰恰是中共独裁政权最害怕最忌讳的,《争鸣》举起的旗帜,恰恰与中共新闻传媒的文过饰非、莺歌燕舞、歌功颂德形成鲜明的对照。人民迫切需要知道被竹幕或铁幕掩盖...

王若望:出国第一关

出国的手续一切齐备,我怀着踌躇满志得意的心情,踏进虹桥机场,总以为可以顺利通过这最后—关了吧,谁知通过海关,还是受到了最仔细的检查,所有大小行李包都得打开,并非因里面发出可疑的金属音响,我的未完成的“自传”手稿和赴美作学术报告的备用资料,竟被一位海关人员扣下,他扣留的理由倒不是宣传资产阶级自由化,而说:“未发表的东西不宜带出去。” 两“尾巴”紧跟港记者 我生气地说:“请让我看看中国海关是否有这样...

羊子:缅怀悲壮而响亮的王实味

王实味被毛泽东所害 去年,旅居英国的作家张戎女士与她的夫君乔·哈利戴(Jon Halliday)和她的弟弟张朴三人访问美国,有幸在一图书馆大厅聆听张戎介绍她与夫君合着长篇政治传记《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听后大为动容,多年来萦绕我脑际的困惑,终于理出个头绪。我想这本书也许最终可以吹响瓦解中共的号角。 已经有读者介绍了该书很多具体的鲜为人知的故事,如强渡大渡河,卢沟桥事变纯属虚构等。是的,经过仔...

王若望:沈彤给海外人士上了一课

沈彤终于放出来了,这是国际舆论和人权组织向北京不停地强烈抗议,施加种种压力的胜利,不过,检查沈彤回国的一系列行为,有值得加以总结和反思的必要,这不是为了批评某一个人,而是为了吸取教训,从其返国之行的得失中,懂得什么是可行的,什么是冒进的鲁莽的,这种经验教训是现实的,迫切的,等于给海外志士仁人上了有价值的生动的一课。 沈彤年轻,有多方面的才能,他的可爱,自在六四运动及其出国后表现出一种舍得一身剐的...

王若望:海外民运的三条最低纲领

一、我们奋斗的目标是什么? 今天的会议讨论的是中国的政治改革问题,刚巧我身在美国,有机会参加这次盛会,对我来说叫做人逢喜事精神爽,开这样的圆桌会议,本身就是一桩喜事。 我在这儿预备贡献给诸位的,只有三条行动纲领。好比正在全美热烈进行的两党竞选,总统候选人主要是以鲜明扼要的政治纲领取得选民的信赖,我们团结国内和海外的同胞,首要的任务同样是拟定一个群众最迫切,又是政治改革关键所在的最低行动纲领。怎样...

羊子:千呼万呼始出来

编按:王若望受困上海期间,《百姓》发表了近十篇有关他的报道,其中三篇为其夫人羊子(冯素英)所作。现在,王氏伉俪到了自由世界,羊子再度为《百姓》欣然命笔。 一九八七年春,旧金山方面邀请王若望先生出席海峡两岸文化研讨会,被挡驾;一九八八年春,旧金山民主教育基金会通知王先生来领取杰出民主人士奖,被挡驾;一九八八年十二月至今天,美国哥伦比亚大学东亚研究所,三次邀请王先生来美作学术访问,期间,经历一场全球...

王若望:评中共在安理会上的“弃权”

【编按】:本文为中国大陆异议人士王若望抵美后首篇专文,交由本报发表,原文未经任何修改。) 什么时候中共一变而为大慈大悲的大美人呢?在今年八月十三日讨论制裁南斯拉夫的联合国安理会上,身居五个常任理事国之一的中方代表,这次又是投了弃权票。中方代表李道豫宣布理由说:“北京同意决议中宣称的目的,是推动波-赫地区人道主义的救济。顺利进行,但不能同意联合国采取武力手段,因为人道救济日前受阻的原因,正是持续不...

王若望:致邓小平的公开信

【本报驻香港特派员江素惠二十八日专电】一九八七年中共中央点名开除党籍的大陆作家王若望,最近在大陆北平学潮澎湃中,感时忧国,他以“近卫军战士”的头衔,上书邓小平,希望邓能捐弃成见,倾听他个人赤诚之言。 王若望这篇“上邓小平书”中,希望邓小平不应将青年力争民主自由的活动视作洪水猛兽,建议他学习在台湾的总统蒋经国生前作出的开明而有远见决策,面对历史,切勿一误再误。 本报获王若望先生的允许在台湾作独家报...

王若望:高、饶、刘志丹之死

揭开“政治谋杀”之谜 高岗、饶漱石死得不明不白,有关高、饶事件的历史资料则各执一词,而且自相矛盾,他们二人皆死在毛泽东之手,但怎么死的至今还是个谜。刘志丹与高岗是创建陕甘宁边区的开拓功臣,刘死于一九三六年四月,比高岗早死十八年,他是在山西兴县三交镇与国民党部队作战中壮烈牺牲,党史上把他写成烈士、英雄,而且毛还将陕北的保安县改名志丹县以志永久纪念,不过有关刘志丹部的败绩,刘是否壮烈殉难,又出现了几...

王若望:为表现自我辩护

注:应该说,这是一篇很普通的杂文,论述的不是咄咄逼人的政治议题,也没有尖刻锋利的辞令。然而,王若望先生这篇杂文所遭受的厄运,正是他目前在大陆的处境的写照。(王若望先生自去年“六·四”之后,一直被关在大牢中至今。七十多岁白发老者,还在受铁窗之苦,呜呼!) 1986年夏秋,中国大陆曾是一片改革开放的气氛,知识分子真以为又遇上了一个政治的“春天”。我约王先生写一篇鼓吹改革,用以登在我们的杂志上。王先生...

王若望:功臣乎?罪犯乎?

——记轰动嘉兴地区的一桩公案 四月初(一九八三年),我沿着沪杭公路骑自行车作访问旅行,第二站到达嘉兴,住在旅馆的统铺房间里,同室有一位搞采购的同志谈起嘉兴新塍镇发生的“两条香烟砸烂一个高精尖工厂”的故事,听了以后悲愤交加,怎么在这个时期还会制造如此离奇的冤案?他向我保证所说事情是真的,不信你可以亲自去调查。于是第二天我骑车前往。以下便是我在那里调查访问的报告。 新塍镇在浙江嘉兴与江苏吴江县的毗邻...

王若望:一个“托派份子”的故事

【编者按】这是作者的长篇自传小说《自我感觉良好》第一卷中的一节。第一卷中讲到主人公在浦东被捕,被押往漕河泾第二模范监狱,他在狱中发明了用伙食中一星期供应一块的豆腐干,做成了拉丁化汉字印刷器,以豆腐干铅字进行创作。在一次监犯集体绝食斗争中,他将拉丁化印成的通讯经非法渠道发往上海报纸刊登。当时由马相伯、沈钧儒为首的各界救国会即派了沈钧儒、沙千里、王造时等抵漕河泾视察,支持政治犯的绝食斗争。这场大罢饭...

《自由之笔》第十六期:王若望生咒毛林

——《中国当代文字狱囚徒编年录》第一卷第二十二案(1968)   王若望(1918年2月4日¬-2001年12月19日),原名王寿华,笔名若望、纪仇、若涵、若木、庄谐、丘乒乓、王皆伦等,作家、编辑、政治活动家;1968年因涉嫌咒骂毛泽东被抓捕,从此被监禁和管制​​近十年。   早年狱中作家 王若望于民国七年出生在江苏省武进县丫河镇,父亲是小学教师。 1932年,王若望十四岁考...

羊子:毕生追求自由文化的斗士——介绍自由知识分子王若望...

袁红冰教授等具有使命感的自由知识分子,在中华民族处于大灾难的关头,发起呼吁——推行《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大会召集人盛情邀请我出席,使我感慨不已。如果说,五年前,秦晋先生飞越半个地球,自费前来参加纽约举行的王若望追悼会,让我终身铭记;如果说,王若望刚刚去世,处于极度悲伤中的我,听到纽约的陈立群转告,从未谋面的在西班牙的黄河清君,准备帮助我出版《王若望纪念文集》,让我喜从悲来;那么,本次大会对我的邀...

王若望:后记

这里选编了自一九八O年以来所写的四个中篇小说、两个短篇、两个报告文学,带头的一篇《龙种》,是我计划中写的以文革十年为题材的系列小说之一,已写成发表的有《饥饿三部曲》《魔笛记》《成都夜话》,以上两篇编入台湾林白出版社出版的《第二次结婚》一书中,唯有《龙种》在大陆未能刊出,它于一九八O年就写好,投寄六、七处文艺刊物均遭拒绝,理由是写了毛泽东的后代,上峰虽允准发表伤痕文学,但不可涉及毛泽东,这原是文革...

王若望:六·八奇案

震动江阴全县的“六·八奇案”,牵动着每个江阴人的心。我们三个人,接受《民主与法制》编辑部的委托,在赤日炎炎似火烧的盛夏,来到江阴县新桥公社,“六·八奇案”的受害人孙永根的家就在这儿。孙永根在这个公社工作期间,六年之中,负责创办了八个企业,最近却被判刑八年。孙永根究竟是不是经济罪犯、挖社会主义墙脚的蛀虫?我们三人这次下乡就是为了作一番调查。现将调查结果在这里公布,供广大读者一起分析。 孙永根,现年...

羊子:相片咏叹

一天,走进附近的《北京之春》编辑部,执编亚衣先生告诉我,《北京之春》已经出版200期了。说罢,引起我深深回忆和怀念…… 是呀,200期,意味着200个月,就是16年8个月,不算短,屈指算来,同老伴一起,来美国也不过17年3个月,也因此,我总算有资格看到《北京之春》,应该说是艰难创刊和办刊的岁月。大凡关心中华民族未来的华人们,自然知道这艰难所在,此处不赘。 这幅相片,是:1995年1月28日,旅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