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子:江泽民献给邓小平的厚礼

“大纪元7月19日讯”(编者按)羊子女士是著名中国爱国学者王若望先生的妻子,日前撰文回忆往事,以醒世人。 1989年的春夏之交,江泽民镇压上海的《世界经济导报》成功,加上巧妙地故意让外访期间、同情学生运动的万里,从上海绕道返京,说服了万里,与邓家班子保持一致;从而被邓小平等元老看中,上京担任儿皇帝。 上海方面,则由朱镕基担任市委书记。1989年9月8日,正在受监视居住的王若望先生,趁着我上班动身...

王若望:鲁迅“打官司”

从研究鲁迅生平中,了解到他一生曾打过两次官司,一次是一九二七年在广州的所谓“候审”一案,法院没有受理,不了了之。另一次是在一九二五年,鲁迅积极支持女师大学生反对杨荫榆校长的学潮,被当时的教育部呈请段执政政府免去佥事之职,鲁迅乃向平政院提出申诉。 今年九月底,去参观虹口公园的鲁迅纪念馆,在陈列鲁迅的手稿和有关鲁迅生平的文物资料里,有一个镜框展出的一份《平政院裁决书》吸引了我。这份裁决书提供了一九二...

羊子:她的名字叫“洛特斯”

世界进入纪元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共产政权犹如多米诺骨牌纷纷倒塌,唯独中共──这个堪称最野蛮、最腐败、最贪污成风的黑暗政权,却仍然一年一年苟延残喘,虽摇摇,却不坠。是它番然悔悟,回头是岸,立地成佛,重新取信於民了吗? 没有。自美国将“最惠国待遇”与人权脱钩以来,我们看到的中共,政治气氛更加收紧,人权记录更加恶化,更加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连身患癌症的的陈子明都格抓勿论。这个政权还有什么人性可言?任凭中...

王若望:几乎无事的悲剧

去年下半年,在上海发生这么一件故事:某工程处一位医务人员小梁,与某厂工人小俞结婚后生下一个不足月的早产儿,就这么一桩极平常的事,竟引起了轩然大波,差一点闹出人命案来。这正应了契诃夫的一句话:这是“几乎无事的悲剧”。开头有些人说他们是“未婚先孕”,小梁乃向医务室领导出示结婚证书,并告以产科医院的意见:该胎儿属于早产。一场风波才告平息。不料,到了九月底,工程处的个别领导对此事揪住不放,硬逼着小梁 写...

王若望:勿忘“六四”

忘了六四 就是丧失了中国人的良知和正义感 忘了六四 就是对北京大屠杀千万死难烈士的背叛 人的记忆系统,时过境迁,经过历史的冲刷,某些往事会渐渐遗忘。不过遇着世界大战,大卫庄园活活烧死八十几人,或街头大屠杀等等死亡狼藉的事件,人们都不易忘却,形成强信号系统,连做恶梦都会重复劫难的情景。 四年前在北京发生的“六四”惨案,就是令人难忘的举世震惊的街头大屠杀。暴君的一方开足全部宣传机器竭力掩饰和缩小它的...

羊子:抗议李鹏 感慨良多

1992年,邓小平辈,终于实行撵王若望辈出国门。像我们这样的人,刚来美国时,仿佛一下子从稀薄窒息的空气中,忽然进入了阳光和煦、鸟语花香的国度……。我们所感受民主自由空气的喜悦,永不忘记。 每年,我们可以随意申请上街抗议中共暴政,声援国内受迫害的各类人士。我们心怀感激在美国所享有的一切,美国确实是世界和平、民主、自由的捍卫者! 或许,有鉴于中华民族几近“0”凝聚性,精英们个个以”Num...

王若望:“六四”惨案对世道人心的影响

“六四”惨案使广大民众对中共政权完全绝望,许多人原来迷信社会主义和领袖人物,也转向怀疑,或采取抗争的行动。 从此不论是邓小平和江泽民开始走下坡路,各种危机和虚弱的症候难以克服。 这里专谈世道人心方面的影响: (一)在公共场所,如在车辆上,公园里,茶馆中,人们批评中共官员腐败、玩弄女性,或是指责某项政策有害等损害党的威信,听者再不会反驳,而是听之任之,并且迅速扩散到社会中。 (二)据我自己的经历作...

王若望:中国民主党主席的心愿

八九年震惊中外的天安门事件,整整九年了,最痛苦的是那些死难者的家属,他们仍然忍受着中共的高压统治,他们正在被世人淡忘(我们中国人又容易健忘),他们在无奈中煎熬。热衷于大陆民主化的海外勇士们,除了参与抗议中共践踏人权外,而少见慷慨解囊的捐助者,主要有全美学自联,还有少数海外华人和外国友人,年年坚持捐款,但我们也了解到,捐款来源正在减少。每年六四临近,我们在这自由的国土上纪念六四时,不免想起这些难属...

王若望:洗不净“六四”血迹

“六四”惨案,整整九年了。这个岁月,局外人慢慢淡忘;而对于某些追求人权、自由、民主的、执着的理想主义者,和惨遭杀害的无辜者的亲属,如何能忘记?人们总指望,有朝一日,有哪位贤达能站出来当众宣布六四真相。不料,新任朱总理对记者群作这般宣称:“当时党中央作出果断的措施、稳定了全国的局势,保证经济能正常发展,六四不可平反,始终是正确的”。这自然让人感到当年朱鎔基戴右派帽子的时间太短了。他已经忘了“六四”...

王若望:啊!朱镕基

在十五届中央全会上,换下臭名昭著的李鹏,由朱鎔基接任总理。当时引起一片欢呼声。在他上任七十天后,就露出“此路不通”的马脚来。 四月二十二日国务院下令禁止传销业,当即激起天津、深圳、武汉、上海等十七个大、中城市的传销员静坐,请愿,游行示威,总人数有七万三千余人,湖南省遣散传销人员有四万五千人,深圳裁减五万余人,这又扩大失业队伍,而美国,日本,加拿大等国的传销公司,也未能幸免,又引起外事纠纷,各国今...

王若望:“穿小鞋”研究

提起“穿小鞋”,不必下注脚,恐怕很多人都知道其含义。但把它作为一项科研项目来加以研究,迄今未见有专门的研究著作,故我特撰此文,只是作为一个开端,以期引起学术界人士之注意。 “穿小鞋”是一种巧妙的整人方法,它是打棍子、抓辫子、戴帽子的变相的隐蔽的方式,一般用于心术不正的上司打击不顺眼之部下、下属;以“穿小鞋”之法冒犯上司者则绝无仅有,因下属手中无权也。“穿小鞋”是中国特有之产物,因我国封建家长制颇...

王若望:《大批判》文粹三则

关于文艺界里可歌(颂)可泣(伤心落泪也)之事,二十年来,耳闻目睹,可资记述者颇多,惟一鳞半爪,不成文章,弃之则可惜,爰以笔记体形式录之于后: 摇摆舞之始祖 一九六八年夏,去上海京剧团看批判周信芳之大字报,其中有一张“大批判”水平很高,所提出之论点十分离奇,新鲜,兹照录原文以付史馆存照: “周信芳是摇摆舞的表演家,他把西方最腐朽的文化毒害我国人民,其用心何其毒也。你们看,他自以为很拿手的《徐策跑城...

王若望:“讲实惠”质疑

近来报刊上谈到青年中的不正确思想,举例往往首先就提到这个“实惠思想”。再加上有些团干部和教师把“讲实惠”当作资产阶级的思潮来批,故这个字眼似乎已经批臭了。那么,“实惠”这种“思潮”是否就此“退潮”了呢?不见得。有一个青年甚至这样说:“给我们讲‘实惠’要不得的人,他自己也在那里‘讲实惠’哩!” 寻根究底,就在于我们批实惠思想有片面性,是形而上学的批评方法。 青年中产生的讲实惠思想,这确是近些年中滋...

王若望:说假话大观

说假话也就是说谎的同义语,一个人喜欢说谎,他的人格就值得怀疑,且不谈能不能作为共产党员了。说假话成为一种风气的话,那实在是非常危险,非常糟糕的情况:上下交相欺瞒,拍马吹牛者升官重用,报刊报喜不报忧,假话连篇;工作报告则千篇一律:“好”字当头,缺点错误永远是九个指头和一个指头之比:尔虞我诈,谁也信不过谁;统计报表弄虚作假,多加一个零也无人查纠,人们早把老老实实扔在九天云外了。于是形成了:“出门说虚...

王若望:彻底与透底

“左”派前面加一个“桎”字,就为的这帮人造反造成彻底,彻底之“桎”。比如:他们实行除四旧,把招牌上,马路上用字不太革命之处统统砸烂,涂掉,把人们家里的观音菩萨、天女散花、三十年代妇女嫁妆的红缎裙子等付之一炬;这还不算彻底,必须把所有的古代文物,书画、石碑、名胜古迹一古脑儿破坏殆尽;实行抄家,一定要把好好的地板撬掉。屋顶上的瓦片都翻过,这还不彻底,后来又发明出毁灭性的抄家;再如:把你打倒在地,大字...

王若望:“尸谏”不如韧性战斗

范熊熊是宁波海洋渔业公司镇海基地党支部的纪律检查委员,当她了解到渔业公司的副局长和另一个负责人借“土地征用工”的名义,非法安插自己的子女和亲属时,挺身而出,四次写信、前后十次跑到宁波纪委催办。宁波纪委最后责令该公司领导人作检查,并退回开后门进来的七名亲属。公司领导不执行,还追查检举人。而后,《浙江日报》却发表消息说:该单位两个负责人已作了检查,并将所招的七人退回。事实并没有实行。小范眼看这场斗争...

王若望:改革陈规陋习

今年上海人纪念传统的五一节,跟往年不大一样,对少年儿童来说未免有点扫兴,几条热闹的大街,外滩,打破了历年的惯例,马路两边挂着长条的看不到头的彩色电灯没有了,在高大的建筑物上光明如同白日的灯火装饰也不再高悬楼际。简言之,今年仅五一节,政府下令不再张灯结彩了。 除了少年儿童的以外,所有的上海人对这一改革却感到欢快和佩服,就我这个老上海而言,除了欢快和佩服之外,还要加一层感慨。 在我们中国,要改革掉实...

王若望:闲话“面子”

我在年青的时候读过一本日本人写的《中国人的风俗和习惯》的小册子,忘了作者是谁,内容讲了些什么也忘了,只记得其中有一句话:“中国人血管里也流着要面子的血。”为什么这句讲中国人的坏话至今经常想到,大概是由于这句话在现实生活里得到不少的验证的缘故。 最近有一位中国血统的美国人回国访问,他在讲到美国人跟中国人性格的差别时说:“中国人特别爱面子,美国人就专讲经济核算,面子问题很少考虑或者说根本不考虑。”他...

王若望:重读“曹刿论战”

在提倡古为今用方面,《左传》里的“触聋说赵太后”和“曹刿论战”(以下简称“论战”)这两篇被后人“用”的次数要算最多了。毛主席在“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中引用“论战”的全文,作为弱国战胜强过的战例。最近重谈“论战”,又有了新的体会。好在文章很短,引其全文如下: 齐师伐我。公将战。曹刿请见。其乡人曰:“肉食者谋之,又何间焉?”刿曰:“肉食者鄙,未能远谋。”乃入见。 问?何以战?公曰:“衣食所安,弗...

王若望:不以言废人,不以人废言

有两句古训至今还有用处,一句是不以言废人,一句是不以人废言。这两句话的总的精神,也就是尊重民意,尊重知识分子,保障言论出版之自由,这两句话也是符合唯物辩证法的要求,即不可把人看死,要从一个人的全面,一个人的本质,一个人的发展变化来下褒贬,不可攻其一点,不及其余;更不可抓其一条辫子就全盘否定。 即以江青崇拜的武则天皇帝为例,历史上记载她“不以言废人”的一则故事:当时有一个年青作者名骆宾王者,代徐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