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若望:论中国人的“心防”

——兼评梁华《论逆反心理》 大陆报刊上半年刊登议论“逆反心理”的文章多起来了。这些文章从一个侧面无意间泄漏了一项机密,即人民普遍的对中共近期搞政治运动的反感与抵制。这使发动这次大转折的保守派头头们又恼火,又无可奈何。这些人由于自己的观点,立场是站在人民对立面,而且越陷越深,在各方反对和抵抗下边,不肯闭门思过,收回成命,反而发明出一种杜撰的新名词,叫做“逆反心理”,大意是说:党的决策绝对正确,批资...

王若望:我身上的科学“细胞”

有一种不是开玩笑的说法,成为诗人,他身上要有诗人细胞;作为音乐家,他身上要有音乐细胞:那么,一个有成就的科学家,他身上一定有科学细胞,我并不完全否定这种形而上学的推理,因为社会上各种人,有的更适宜于某一种文化艺术或科学研究的门类,个人的兴趣和气质只有在他所喜爱的项目里才能发挥他的才能。“细胞”只是微观世界分子单元的代表符号,是天赋的个人素质和特殊爱好的代词。如果这么来理解,上述这一类开玩笑的说法...

王若望:“今圣叹评点”缘起

“今圣叹”之取名,羡慕清初金圣叹(名人瑞)之为人,又慕其评点六大“才子书”,嘉惠后学,其功不可没。本人觉得采取夹叙夹议夹注之评点法,为中国特色的悠久的文章评说之形式,中外独步,不可中断。窃思有以恢复其古风,使评点发扬光大。乃将“金”字隐去,易一“今”字,表明金圣叹着上现代衣冠,系金圣叹之门徒也。所评又都是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之报刊文章和新闻,评头论足仅限于“今朝”,至于本人评点是否恰当,悉听公众评议...

王若望:谈“一放就乱”

凡社会主义国家有个通病——一位研究社会主义国家经济的美国教授说——那就是:一收就死,一放就乱,一乱就放,收收放放,恶性循环,无有穷期。这段话近乎刻薄,但不能说它不友好。过去我们总是听不进这一类批评性的话,轻则讲一句不友好,重则送他一顶“反共”的帽子。我认为他指出的社会主义共性现象是有道理的。远的不说,这五六年中,我们在经济界、思想界和文艺界不是又重演了几次收收放放的大起大落吗? 时放时收在人民中...

王若望:违反法律的“居委通知”

前日,我骑自行车穿过静安区某弄堂,至弄堂口,见大栅门关了,只留一扇侧门通过,我只得下来推车进去,只见侧门边有一老太戴着红布袖章在值勤。抬头看见一张某某居委会治保会写的布告,标题为“通知”,我看后对这份“通知”深表不满,兹照抄该通知条文如下: “为了保障本弄居民生命财产的安全,特建立以下几点门卫制度,务请大家遵守: ㈠无特殊情况,两扇大门日夜关闭,由小门通行。 ㈡凡是各种小贩以及外弄来的顽皮孩子,...

王若望:议一议邹德骏的一只手

上海有位著名的人物,名叫邹德骏,此人是工人出身,初中一年级程度。他精通车钳刨铣磨钻,组装,维修等十八般武艺,他革新了一百多种工夹具。最近有五种新创造的工夹具在美国展出。引起国外同行的赞赏。这里不打算详细介绍他对国家做出的重大贡献,我想专门谈一谈他的一只手。 报纸上介绍他的先进事迹,其中附带讲到:“有一次他连续在车床上工作十八小时,发生工伤事故,手臂被绞断。动了三次大手术,住院两年,才保住了手臂,...

王若望:“口不离瓜子”祭文

维丙寅之春,沪上贪食瓜子客王若望等九人集于昆山脚下,略备瓜子空壳一握,敬奠于不幸夭亡之“口不离瓜子”之灵前。致悼词曰: 呜呼,口不离瓜子名闻寰宇,有口皆碑,乘经济改革之东风,惨淡经营;得交权放权之自由,蒸蒸日上;于国于民,有利而无害,小小瓜子,何损于国脉?奈何中道崩殂,鹿死谁手?恍如突患中风,一夜遽亡!悲乎!消费者之口将永离“口不离”,此情难忘;改革家有功而赍志以殁,史有名训!怪哉!异哉!口不离...

王若望:短命饭碗

我多年来研究上海方言,特别关心上海话的最新流行词语,这一活的知识库不仅对写杂文者很有用处。对关心民情和政绩也大有裨益。不过必须抛弃一个坏习惯,即对方言中的流行语如有不跟党的政策一致者,就急于“批”字当头。 上海滩最近便有一个词,叫做“短命饭碗”,它的出现原是与“铁饭碗”相对立的反义词,但又不是,因“短命”是时间的量的概念,“铁”是形容打不破砸不烂,硬得很,是质的概念,当然也包含有永久性在内。 起...

王若望:匿名信、专案组及其它

近来,报刊上批评和议论“匿名信”的文章多起来了,概括起来,不同看法有以下几种: 其一,匿名信大都是攻击有成就的站在改革第一线的厂长,经理们,使得一些企业家、改革家受冤枉,遭审查,以致纷纷落马。用八分钱邮票打倒了众望所归的改革家,实在令人心寒。这些写匿名信的都是“红眼病”,或是在经济改革中失去了权力,或是因为自己少劳少得、不劳不得而心怀不满的人。 其二,今后用匿名信控告某某人经济上有问题或是男女关...

王若望:何乐不为

疏散上海市区过份密集的人口,上下一致同意的较好的方案就是建设郊区和远郊区的卫星城镇。但实行起来却是困难重重,事与愿违。最令人烦恼的一条,就是自市区迁入卫星城镇的户口,相应地都得改成农村户口。老实说,在户口政策上,已形成对农村户口的种种歧视,包括孩子的上学、就业和找对象等等,农村户口总要矮一截。这一种做法形成极大的阻力,使市区户口难以转移到卫星城镇去。 按理说,为着鼓励市区职工迁入卫星城镇,应采取...

王若望:信誉投资

在经济活动中,商品的信誉,商品借贷和履行协议的信用是高于一切的。“信誉”是摸不着,看不见的一种判断,一种信仰,又是进行竞争中的必操胜券的首要项目。它是抽象的,但它又是具体的,是商业道德的物化,如名牌、名店,他们获得消费者的高度信任,正由于它是以价廉物美的产品和金融往来讲信用长期培养了公众的信任感。 广告做得多,讲得好,不一定获得信誉,广告只是告诉公众有关商品的信息,而信誉则是消费者对商品信息的高...

王若望:不可授人以柄乎?

寿谷兄: 前接手书,不胜欣喜,你是我的老前辈,你在信中对不才慰勉有加,足证长者之不忘老夫,知老夫之念长者深也。信中郑重关照:“今后写作,切不可授人以柄”,情意甚殷,乃长者为不才之求安计。语重心长,设想周密,作者深感下笔之政治责任非同小可,老夫将以万无一失之座右铭视之。 惟在遵行之实践中,从此为文,瞻前顾后,词斟句酌。踌躇拘泥,仿佛头上悬有系一发之太阿之剑,一有差失,彼一发即断。如是者一日不能成十...

王若望:抄书杂记

前记:这里所写的“抄书”,乃抄家中的“抄”书,而非手抄本的抄书也。前面的抄书代表着野蛮。愚昧和专制主义:后面这个抄书代表着对前人文化成就的倾倒,代表着文明和文化的延续。中国字中一词多义者甚多。但一个词包含着对立之义者实不多见。《西洋的词汇更属罕见》。而中国汉字中,“抄书”这个词就是其中之一。 关于“文革”十年中的各种反常行为,身历其境者有责任把它如实记下来。作为“文史资料”让后人从中吸收教训也是...

王若望:我的男女交际观

我虽老迈,但在社交问题上,可算是个开明人士。譬如关于男女社交,我就一贯主张开放政策。 五四运动时期,男女社交与男女平等同时提出,勇敢的少男少女们真的冲破重重束缚。出现了最早的自由交际,自由恋爱,自由婚姻。新中国成立后,真正实行了男女平等。但在男女交往问题上,却没有明显的进步。男女交往时常被当成稀罕的新闻受到嘲讽。这几年。许多大男大女错过青春年华,成为党中央出面解决的一个重要课题。就说明了这一点。...

王若望:析“一不怕苦,二不怕死”

渤海二号钻井船的翻沉,从思想上寻找其原因的话,一言以蔽之:极左思潮。 “一不怕苦,二不怕死”这个口号,如果是提倡人们应当具有艰苦奋斗和自我牺牲的精神,是有一定积极意义的;但是,在和平建设时期,片面鼓吹这个口号,就会造成不尊重客观规律,不珍惜人的生命的恶果,就会对极左思潮推波助澜。石油部宋振明部长亲自签署的向国务院的报告中,还一再强调这个口号,并号召“广大石油职工进一步发扬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大无...

王若望:孰是孰非

生物学家朱冼同志在一个座谈会上发表了这样一条意见:“我过去写的书,被批评得一塌糊涂,书也不能卖了。我在书中认为我国人口多,主张少生一些,多教一些,现在看来,这个观点又好象是对的。有一次在北京碰到胡乔木同志,他问起我的书。连部长都认为应该卖,但书店这一关却通不过。”(见四月十二日《文汇报》,参照《解放日报》四月二日发表的座谈会记录),朱冼同志的发言中还有这么两句:“新华书店收到一封读者的批评信,从...

羊子:寂寞的人权义士李国涛

一九九二年八月,若望与笔者虎口余生,来到海外,甜酸苦辣三年余。友人问我:“羊子,你也是作家吧?”我答:“非也,我只是在特定条件下,比如说,当若望在狱中,他的手不准握笔撰文时,被‘逼’我偶尔向境外或海外书面呼吁:救救我夫王若望”。 前几天,我们千呼万唤,总算迎来了杨周夫妇,与他们分别数年,只从报上获知,杨周,为了天赋人权,他老是在监狱大门进进出出,直到去年,终於又判他三年劳教。今年夏天,我们又从报...

王若望:外行变“内行”

一家大厂有一位安全科长,一直是个外行,不仅对科技知识一无所知,连本厂的生产工艺和安全常识也是一问三不知。过去这种人照样当科长,好多年都混下来了。听说要取消“铁饭碗”,改变干部终身制,此人心里不免着急,感到与其被人刷下来,还不如早点急流勇退。他把这个意思跟管组织的党委副书记讲了,这位副书记说: “你年纪不太大,身体又结实,不合离休条件。你说你不懂行,这不要紧,你拿一张表格去填一下,我批一批就是了。...

羊子:中共党性、人性

“大纪元12月20日讯”《大纪元》系列社论——九评共产党,及时地发出了海内外中华民族的心声,我想,待到大陆大半同胞明白中共的本来面目时,就是中共铁幕闭幕日! 《新唐人》电视台举办的《共产党》研讨会,已经成功地举办了一次,与会者是近年来少有之多,文教中心礼堂不仅座无虚席,甚至老年听众,宁愿坐地板,也坚持听到底。 今天,决策人小姐安排我讲的是:共产党党性与人性。这个题目,现今在中国仍然敏感,然而在此...

王若望:也谈郦食其

读《解放日报》四月三日陈椿年同志的《却说郦食其》,从维护知识分子的个人尊严说开去,把某地五位教师的境遇又深挖一层,别出机纾,发人深省。不过读后仍觉得意犹未尽,我从这五位教师何以有这般精神状态生发开去,不知当否? 陈文中说:那位文教书记权力未必大于当年的刘邦,就凭他那十足的官僚架子也就谈不上有什么威信、郦食其单枪匹马,还敢于教训刘邦一通,而五位教师却不敢吭声,等了他一百五十分钟,居然还有心情“笑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