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越:苏联之死:体制恶魔和灾难妖孽

2016-05-10 1986年4月26日凌晨1点23分,苏联乌克兰加盟共和国首府基辅以北130公里的切尔诺贝利核电站4号动力机组突发故障,发生剧烈爆炸,反应堆被彻底炸毁时释放出大量高能辐射物质到大气层中。这场人类历史上最惨痛的核电灾难,给苏联人的生命造成重大危害。 据2015年俄罗斯和乌克兰官方最新的统计数字,爆炸当日直接造成30人死亡,事故7年后共有7000人员死亡,20年后又有5.5万抢险...

一平:中国为什么不会有前苏联式的和平变革(之四)...

——《共产主义神话与“新中国”命运·十四章》 其三、质朴、本分、忍耐的俄罗斯人民 前苏联之瓦解,归根结蒂取决于其人民对极权制度与苏共政权的普遍不满和厌恶,是苏联人民抛弃了苏共,也抛弃了其制度和意识形态。 国家、制度、政权及其意识形态之存在,最终取决于人民的认同,由此才能建立人与国家、国家与社会、人与人间的信约,才能搭成共生之默契。所谓民可载舟亦可覆舟,即是讲民对国家的认同性。当然,国家、政权、制...

一平:中国为什么不会有前苏联式的和平变革(之三)...

——《共产主义神话与“新中国”命运·十四章》 8 再说中国的精英阶级。任何国家和民族实际都是由精英阶级所领导的,他们决定国家、民族文明的质量——智能、文化和道德和程度,是之主要担当者,代表国家、民族发展的趋向和前景。 中国传统上的精英阶级是“士”阶级。中国文明崇尚教育,受过良好教育者方可为“士”,也就是进入精英阶级,即使是乡绅也是知书达礼。中国传统上的“士”主要担负这样几项职能。1、治理国家。他...

一平:中国为什么不会有前苏联式的和平变革(之二)...

——《共产主义神话与“新中国”命运·十四章》 5 其二、新官僚及新精英阶级。 苏联的变革是由上而下的变革,是由苏共高层发动并领导的,并为多数官员和精英阶级所接受,抵抗的官员是少数。苏联的变革起于赫鲁晓夫。赫鲁晓夫由三个方面改变了斯大林的苏联,为苏联极权体制的最终瓦解奠定了基础。 A、瓦解了共产主义信仰。所谓共产主义信仰实乃一种现代宗教崇拜,而宗教崇拜的终极乃是对某一神灵的崇拜。就当时世界共产运动...

一平:中国为什么不会有前苏联式的和平变革(之一)...

——《共产主义神话与“新中国”命运·十四章》 1 中国的未来很是悲观,现行的政体不可能持久维持下去,而中共核心权力集团也没有改革体制的意愿。中国又一次面临辛亥革命之前的绝境,满族高层权贵绝不放弃祖辈传下来的大清天下;当今习集团也不愿放弃父辈打下的红色江山。但是,当今中国比百年前危险得多。现代社会本身即比传统社会脆弱,现代社会一旦发生崩溃,将是巨大的灾难,至于中国这样庞大的国家,崩溃的灾难更是不可...

余杰:作为斯大林的“儿皇帝”的毛泽东

——潘佐夫、梁思文《毛泽东:真实的故事》 写作毛泽东的传记,对任何一个研究中国当代史的学者来说都是一个难以抵抗的诱惑。但是,在早已满坑满谷的毛泽东传记当中,在中共方面严密封锁毛泽东的档案材料而毛泽东从来不像蒋介石那样写日记的史料侷限之下,一部让人耳目一新的毛传的出现,可谓难于上青天。潘佐夫(Alexander V. Pantsov)、梁思文(Steven I. Lenvine)所着的「毛泽东:真...

吴泽霖:看苏联诗人怎样颂圣

摘要 翻开当年的文学史,你能听见对工业化、集体化、对斯大林神话沸沸扬扬的一派称颂声,而面对那个时代复杂而残酷的现实冲突,大家都努力三缄其口。自我检查的功能指使多少作家做着千姿百态可悲可笑的表演,结局只能是整个文学辜负了自己的使命。 “我踩住自己的喉咙” 苏联文学史的一大特色就是每一个文学家都不可能回避的自我检查。它一直被称为书刊检查和文学管理的第一道防线,实际上也是创作良知的最后一道防线。著名作...

孙越:阿列克谢耶维奇:诺贝尔文学奖与苏联病人

2015-10-14 2015年10月8日,原苏联作家,如今来自的白俄罗斯的阿列克谢耶维奇(СветланаАлексиевич)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举世关注。 为此,我特连线远在欧洲的文学导师,作家、诗人布兹尼克(МихаилБузник),对话渐成往事的苏联文学和阿列克谢耶维奇的文学创作历程。 布兹尼克1947年出生在苏联乌克兰加盟共和国普尔热瓦尔斯克市,其父是苏联航空母舰的设计师之一。196...

孙越:话说苏联间谍佐尔格(之一)

2015-10-08 理查德·佐尔格(РихардЗорге1895-1944)是苏联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最知名的间谍之一。他的最大功绩,就是1941年5月获知法西斯德国,将于6月22日前后进攻苏联;其次是当年8月23日,获知日本不拟当年向苏联宣战,使得斯大林放心地从东线抽调11个步兵师到西线作战,遏制德军于莫斯科城下,保证了苏军后来在斯大林格勒取得保卫战的胜利。众多文献档案记载,1944年11...

孙越:布兰特:英国旷世双料大谍

2015-08-28 安东尼·布兰特(Anthony Frederick Blunt,1907-1983)英国艺术史学家和世界著名的双料间谍:英国“军情五处”(Military Intelligence 5)情报员和苏联内务人民委员部(НКВД)侦察员。他也是著名的“剑桥五杰”(Cambridge Five)成员之一,所谓“剑桥五杰”,即五位剑桥大学志同道合的同窗精英:菲尔比(Kim Philb...

孙越:菲尔比:英国秘密情报局里的苏联内鬼

2015-08-21 金·菲尔比(Kim Philby 1912-1988)被世界公认为苏联间谍史上,或世界间谍史上最著名、最成功的超级间谍。他的故事读来万古常新,永远是文学艺术争相描写的对象。菲尔比生于印度的英国官员之家,其家庭与众不同,他自幼在英国受教育,以优异成绩毕业于剑桥大学商学院(Cambridge Judge Business School)。1929年在剑桥大学学习期间,菲尔比对共...

孙越:1937年:苏联给中国提供了什么援助?

2015-08-17 1937年,抗战爆发后,中国受到日本封锁,没有一条与欧洲相连的陆路运输线,国际援助进入中国有困难。于是,国民政府请求苏联帮助,苏联遂决定开通从哈萨克斯坦阿拉木图州的萨雷奥兹科村,修建一条通往中国的汽车公路,这就是后来著名的萨雷奥兹科-乌鲁木齐-兰州国际公路,全长2925公里,苏联就是从这条公路,源源不断地给中国的抗日战场输送军援。国际战略公路尚未完全竣工,苏联第一批援华战略...

孙越:《中苏互不侵犯条约》签署内幕

2015-07-31 1931年9月18日夜,日本关东军以沈阳柳条湖日本南满铁路路轨被炸为借口,嫁祸中国军队,并炮轰沈阳北大营,“九一八事变”爆发。随后,日军妄图用三个月占领全中国,但是,史实证明,这也是妄想,终不能得逞。9月24日,苏联外交人民委员利特维诺夫(МаксимЛитвинов)代表斯大林发表声明,表达了“对中国充分的道义、精神和情感上的同情,并且愿意为其提供所有必要的帮助”。要知道...

孙越:苏联战俘营:外国战俘如何被强劳(下篇)

2015-06-12 从一九四三年,苏联各地的战俘劳改营,出现人员大批死亡现象,概率高达百分之五十二点五,引起苏联高层的不安。一九四四年十二月,苏联内务人民委员部在的一份报告中指承认,摩尔多瓦共和国的一个劳改营,九万七千多名战俘,在一九四三年十月至十一月因病患和劳累死亡的人,将近一半以上。随后,各地劳改营纷纷报告,冬季战俘肺炎大流行,死亡率持续攀升。内务人民委员部赶忙采取了增加野战医院和医生的数...

孙越:苏联战俘营:外国战俘如何被强劳(上篇)

2015-06-03 一九四五年五月,卫国战争结束,苏联收容了二百三十九万德国战俘。同年8月9日,苏军出兵中国东北和朝鲜等地,九月结束战斗,将近60万日本关东军又成为苏军阶下囚。战后,苏联推行战俘强制劳动改造,将德日战俘,像本国的刑事犯和政治犯一样,送进古拉格群岛强制服苦役,并不仅仅是为了牵制他们做工,出于经济发展的需要,而是将这些战俘的改造,纳入本国的“强制罪犯劳动改造体制”(以下简称“强劳”...

孙越:红场阅兵:解放军仪仗队唱的那首苏联情歌

2015-05-09 2015年5月4日夜,中国人民解放军三军仪仗队官兵,伴着军乐,用俄文高唱苏联歌曲《喀秋莎》(?Катюша?),正步走过红场。现场俄罗斯观众边拍照,边欢呼,喝彩,有人甚至动情流泪。中国军人在红场放歌《喀秋莎》,拨动了俄国人的心弦,只因为这不是一首普通的苏联歌曲,而是一首有着特殊由来的情歌,在苏联伟大卫国战争期间,成为家喻户晓的军旅情歌。由于《喀秋莎》具有了超乎音乐生活之外的...

孙越:苏联虐杀七万日俘始末

2015-04-08 1945年7月17日,苏美英三国首脑在柏林近郊波茨坦举行会议,会议期间发表对日最后通牒。8月8日晚,苏联根据雅尔塔会议精神,宣布从次日起对日本宣战,8月9日,苏联红军发动八月风暴行动,150万大军在中国东北、朝鲜北部、北方四岛和南库页岛与日军作战,战斗重点地区为日军占领的中国满洲(东北地区)。当地关东军主要兵力约计120万,苏军突击迅猛,日军不抵,8万多人被歼灭,64万人被...

胡平:从阿马利克的《苏联能存在到1984年吗》谈起

奥威尔的小说《1984》完稿于1948年。本来,奥威尔给这部小说取的名字是《欧洲的最后一人》(The Last Man in Europe)。出版商出于商业考虑建议他换一个书名,于是,奥威尔就把这本书改名为《1984》。 对于《1984》这个书名的来历,有几种说法。一种说法是,奥威尔把完成这本书的那一年1948年的后两位数字颠倒过来,这就成了1984。《1984》的出版造成了广泛而持久的影响,进...

孙越:朱可夫力挽狂澜的秘诀:白天拜列宁,晚上敬上帝...

2015-03-24 我住在莫斯科西北区,地址是,英雄潘菲洛夫大街17号楼。房东说,我家楼下的这条街,通往沃洛科拉姆斯克,1941年11月,潘菲洛夫的近卫步兵第8师,曾走过这条街大,在沃洛科拉姆斯克,与逼近莫斯科的德国机械化部队,进行了殊死战斗,最终,全师牺牲。这条街的尽头,还有一座开放式墓园,里英雄墙上镌刻着潘菲洛夫第8师阵亡官兵的名字,墓园中心摆放着一门小炮,据说潘菲洛夫用它,击毁过进攻莫斯...

孙越:苏联女英雄卓娅之死(下篇,未删节版)

2015-03-15 破坏马厩还是火烧民房? 1941年10月,根据莫斯科市委指示,卓娅和2000多名“志愿者”奉命在莫斯科“竞技场”(Колизей)电影院里集中。 卓娅所在游击队的番号是9903,他们奉命深入敌后,拟完成两个任务,其一是侦察,其二是破袭。实际上,9903部队本应由经验丰富的专业军人组成,但是1941年秋,德军进攻势头很强,推进迅速,直逼莫斯科城下,上级决定把专业军人留作第二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