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牧、党治国:和平民主统一中国

一国两制和一国两府 上世纪80年代由邓小平确定的通过“一国两制”促使香港回归的方针,有两个值得注意的地方:一是香港自由民主制度50年不变,二是90年代邓小平提出的大陆20年后实行民主化。其必然结果是大陆的政治制度向香港趋同,而绝不可能相反。如果反其道而行之,则不但是逆历史潮流而动,而且违背了当时“一国两制”共趋民主自由的初衷。 2003年7月1日,香港50万民众举行盛大的游行示威,反对香港“二十...

林牧:“六四”感言

每年纪念“六四”,该说的话都说了。现在,“六四”14周年又要到了。我没有新意可说,讲一讲历史吧。 一切专制政权都制造过颠倒善恶、功罪、残害人民的冤案。在中国君主专制时代,号称“千古奇冤”的事件,就有东汉“党锢之狱”,南宋岳飞之死,明末东林党人之狱,清朝雍正暴政……等等。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后,又有“反胡风”、“反右派”、“反右倾”、“文化大革命”、“天安门事件”等规模更大,受害者更多的冤案。 ...

林牧:八九民运决非激进主义

现在国内外都有一些人谴责“以西化为指向的激进主义”,借以否定八九民运,同时,大肆鼓吹反对民主改革,维护专制统治的新保守主义。 其实,现代中国的文化激进主义和政治激进主义,都有其确切的内涵。现代文化激进主义发生在五四新文化运动期间,它是以西方为指向,以科学、民主和提倡白话文为目标的。文化激进主义的主要缺失表现为矫枉过正地彻底否定中国文化传统。 现代政治激进主义,发生在“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中国送来了...

林牧:“六四”是什么

“六四”是什幺? 是试金石和阴阳界; 真在这边,假在那边; 善在这边,恶在那边; 功在这边,罪在那边; 人在这边,鬼在那边。 “六四”是什幺? 是惊天雷和警世钟; 它惊醒了半个世界、一个世纪的狂想, 它打破了一个主义、一个政党、一个领袖的 迷梦,它促使人们从真理垄断 、权力垄断、武力 垄断和经济垄断下开始新的思考和选择! “六四”是什幺? 是一笔血债; 他们不仅欠下了千万个直接死难者的血债, 也...

林牧等人:纪念“六四” 理性前进

──中国大陆五省市人权民运界人士联名纪念“六四”十三周年 极权的背后是极端的利益。极端利益需要极端的暴力和极端的愚昧来维持。对于极权者而言,恐惧和遗忘是他们最后的工具。 1989年春夏之交中国大陆的和平民主爱国运动,是国民对中国历史上最腐败最顽固的极权势力的不屈服抗争。这场运动的正义性和民意性,与执政当局的顽固﹑残暴已经同载史册。 是的,这场正义的﹑具有广泛民意基础的和平民主运动被武装倒牙的恶劣...

林牧:公开声明:献给当代中国最可爱的人——绝食请愿的人民英雄们...

原西北大学党委书记 林牧 一九八九年五月十八日于北京天安门前 可敬可爱的青年同学们、朋友们: 你们以为民请命、为国捐躯的大无畏的英雄气慨,为推动改革、争取民主、反对腐败、振兴中华而进行绝食请愿。你们的爱国行动得到首都百余万群众和各省市、各行业数以千万计的群众的坚决支持和声援。我到天安门广场看到这个伟大而悲壮的场面,激动得热泪盈眶。稍有一点良心和爱国爱民之心的人,身历其境都会象我一样受到教育、激励...

林牧:读《紫阳千古》后的一点说明

赵紫阳同志去世时,我曾经发表长篇谈话和文章,这些文章和讲话当然不是什么传世之作。但刚刚看到张伟国、吴国光先生编辑,太平洋世纪出版社出版的《紫阳千古》,没有收录我的谈话和文章,心里有点担忧。 这种担忧,不是为自己的东西未能入选有什么抱怨。书籍编辑有他们的倾向和标准,我的东西不入选,自是编者自主决定。我的担忧主要是怕别人误解,一是怕在这个家属委托的权威性的纪念文集中,没有林牧的文章和态度,不明真相的...

林牧:从徐世昌、段祺瑞到华国锋

历史上有一些阻碍过时代前进的人物,在当时令人切齿痛恨。但是,当类似的历史重演的时候,前後对比,又会让人们感到前人比某些後人还是较为开明的,在历史评价方面应当实事求是地还他们一个公道。 从袁世凯到徐世昌、段祺瑞,北洋政府的统治思想是封建主义的三纲五常、忠孝节义,他们大兴尊孔、读经之风。一九一五年以後,高举科学、民主和文学革命大旗的新文化运动,正是冲决从孔夫子到北洋政府的封建主义统治思想的思想革命运...

林牧:从纪念胡耀邦看到的

最近,中共中央公开举行了纪念前总书记胡耀邦的活动。这个活动突破了十五年来的禁锢,应予肯定。不过,这个“纪念”本身的问题却更多。 权力垄断导致历史舆论垄断 历史是过去发生的事实,是不可抹杀也无法改变的事实。可是,执政集团要垄断权力,就必然要垄断历史、垄断舆论。就胡耀邦的历史来说,一些不知情的人看来,曾庆红讲话对耀邦说了不少好听的话,在遣词造句方面也煞费苦心。但是,他却回避和掩盖了胡耀邦在改革开放中...

林牧:重塑民族精神

民族精神就是国魂和民魂。它是民族文化的核心,是一个民族生存、发展的精神支柱和精神动力。一个人没有灵魂就是死人。一个国家、一个民族没有灵魂就是虽生犹死的一群行尸走肉。鲁迅逝世以后,国人称之为“民族魂”。胡耀邦逝世以后,国人称之为“国魂”或“中国魂”。可见,民众需要国魂、民族魂。民众需要民族精神。 从历史上看,中华民族是有强大的精神支柱和优秀的精神素质的。否则,它就不会凝聚成为一个五千年来代代相承、...

林牧:不愿做奴隶的时代

鲁迅把中国的历史划分为两个时代,即:坐稳了奴隶的时代和想做奴隶而不得的时代。其实,还有第3个不稳定的时代,即:不愿做奴隶的时代。就近代来说,自“戊戌变法”以来,中国人就进入不愿做奴隶的时代。但是,有两种力量一直在干扰中国人不愿做奴隶的抗争。一种是奴隶的主人和奴隶总管。他们采用“革命”、“稳定”、“民族主义”等种种漂亮的藉口和欺骗、打击、镇压等很不漂亮的手段,力图把奴隶们稳定在“坐稳了奴隶的时代”...

林牧:不应贬低“为民做主”

《杂文报》今年3月到5月,开展了”为民作主”的争论,反对”为民做主”者甚多,我也想讲一些意见。 什么是民主?字面上的含义就是:人民当家作主。但是,实现人民当家作主,有几种不同的形式。根据世界上最流行的辞书–《大不列颠百科全书》,现代民主有以下几种不同的形式: 1、由全体公民按多数裁决的程序行使政治决定权的政府。即:直接民主制。 2、公民...

林牧:不是“多余的话”

在纪念胡耀邦同志逝世90周年之前,我写了两篇文章,都是着重写耀邦担任中央领导职务以后的思想和贡献,没有写耀邦在“文革”前主政陕西时所进行的政治经济改革。当时,我以为:在耀邦90诞辰,陕西省免不了会有小型的纪念活动,应该让参与过耀邦在陕西“百日维新”的其他朋友去讲。不料,陕西省几个学术团体举行的座谈会遇到阻力,许多参与过耀邦“百日维新”的朋友没有发言和发表文章的机会。翻回来再看《百年潮》2005年...

林牧:胡耀邦的理论创新(三)

对人道主义、民主主义的阐释和实践 人道主义,民主主义,是世界上早就存在并在不断发展的思想。在这一方面,,胡耀邦并没有系统的论著。不过,在中共历代领导人中,胡耀邦对人道主义、民主主义的阐释和实践,却是最有创新精神的。 1943年,在延安的审干运动(又叫抢救运动)中,胡耀邦领导的中央军委组织部,没有抓一个“特务”。他还作了一个试验,找出几个在红军中土生土长,根本不可能当特务的干部进行逼供,结果,这几...

林牧:胡耀邦的理论创新(二)

全面改革 在当代中国改革开放时期,“改革”这个观念与任务,是邓小平首先提出的。 1978年12月18日,邓小平在中共11 届3 中全会前夕的中央工作会议讲话中讲到:“现在,我们的经济管理工作,机构臃肿,层次重叠,手续繁杂,效率极低,政治的空谈往往淹没一切。这并不是哪一个同志的责任,责任在于我们过去没有及时提出改革。但是,如果现在再不实行改革,我们的现代化事业和社会主义事业就会被葬送。”(引自19...

林牧:胡耀邦的理论创新(一)

胡耀邦,不仅是一位具有高尚品德和卓越才能的政治家、实干家;而且博览群书,好学深思,聪明睿智,善于总结实践经验和汲取民众与专家的智慧,进行创造性的思维。他在理论创新方面的杰出贡献和他在改革开放中的丰功伟绩,都是中华民族和中国人民的一笔精神遗产,值得载入史册,昭示后人。可是,耀邦逝世已经十五年了,至今还无人为他编撰出版传记和文选。这不仅很不公正,而且也是中华民族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大损失。有些朋友要...

林牧:不必惊呼“狼来了”!

近来,海外有一批关注中国动向的中外人不少士,开展了一场关于“中国民族主义”的大讨论,国内也有个别先生参加。在这场大讨论中,出现了不少理性、公正、符合实际的估价和主张,也有一些夸大、过激的偏颇之辞。例如:有人认为:中国大陆近来出现的民族主义思潮,是“五四”运动以来的第二次“转向”,就是由民主主义向极端民族主义转向。有一位过去现在都以民族虚无主义自居的先生认为:“从官方到民间,中国大陆骤然间掀起了铺...

林牧:北京牌楼,西安城墙

《齐鲁晚报》2003年12月12日发表王军文章《梁思成泪别北京牌楼》。文中讲道:1952年5月4日,北京市委就牌楼影响交通问题向中央请示:拟拆掉朝阳门、阜城门城楼和瓮城,交通取直线通过,东四、西四、帝王庙牌楼一并拆除。5月9日,中共中央批准了这个方案。北京市副市长吴晗负责解释牌楼和城墙拆除工作,同梁思成发生了激烈的争论。梁思成认为,城市和牌楼、牌坊构成北京古老街道的独特景观,类似西方都市中的雕塑...

林牧:嘲弄文革的人们

《政治运动众生相》连载之十二 在文化大革命中,一些有幽默感的人:把可恨、可悲的事情付之一笑,并且制造一些笑料来嘲弄文革嘲弄新的权势者,嘲弄丧失理性,如痴如狂的造反派。 受批斗者在批斗以前和游街示众中要自报家庭成分,自报罪行。有一位领导干部在游街示众中敲着小铜锣自报:黑帮分子×××,家庭成分……报到这里故意停下了。造反派催逼他:为什么不报了,是地主、富农还是资本家?这位领导干部大吼一声:下中农。造...

林牧:处处有同情者和保护人

《政治运动众生相》连载之十一 虽然,“文化大革命”等全国规模的政治运动,造成了群众性的极左思潮,各个阶层都有大批民众如痴如狂,丧失了正常人的理性。但是,错误思潮从来不会席卷全民.在那些严峻的岁月,许多普通人保持了善良、正直的人性,受难者处处都能遇到同情者和保护人,我自己就遇到很多好人。 1966年12月29日,我和其他十几个全省最大的“牛鬼蛇神”被拉到全市游街示众,由于监狱的牢头、禁子不给我取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