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潭李白:愿君温润又康健,进退皆心安

桃花潭李白 2019-06-05 一、 我喜欢一个老头,他叫丰子恺。 喜欢他在艺术领域的无所不通,绘画、音乐、金石、书法、文学,更喜欢他温润又康健。 1966年5月,“文化大革命”开始。其时,丰子恺任上海中国画院院长。这样的历史背景下,多才多艺又天真纯粹,就是一种天然的罪。很快,他被各种批斗。可能连他自己也不曾料到,获大罪,是因为文章中“猫伯伯”一词,他写:“这猫名叫“猫伯伯”。在我们故乡,伯伯...

桃花潭李白:时间的馈赠

桃花潭李白 2019-06-10 一、 老先生问我:最近画画没? 心下惭愧,老老实实,答:没有。 老先生笑笑,安慰我:没关系。想画了就画。不要有压力。老天爷不会给一个正常的成年人以整块的时间。除非是这个人不行了,躺床上了。如今,大家的时间都是碎片化的。尤其是你们现在这个年纪。但,你要有把碎片化的时间,化零为整的能力。 我点点头,没作声。老先生知道我什么意思:化零为整,好难的。 他拍拍我胳膊,轻声...

桃花潭李白:来自底层的绝望与恶意

桃花潭李白 2019-07-15 一、 在贵州毕节,有个卖羊肉串的新疆小贩。 一开始,赚了钱,他全攒着寄回家里,想家人过得好点。慢慢地,家里有了点钱,但没人快活,为争这点钱,闹得厉害。他想着,是不是等家人都有钱了,就好了。于是,把哥哥们都带了出来,他出做生意的本钱。哥哥们到了毕节,却联合起来要赶他走,怕他抢生意。他只好躲起来。过一阵子,哥哥们自己打起来了,都跑了,他又出来卖羊肉串。 记者问:怎么...

桃花潭李白:古人学本事,为何一定要拜师?

桃花潭李白 2019-07-08 一、 上书法课。 看三学生作业,老师感叹:书法这东西,还是得人教人,面对面。你们三个同基础,同上课,但反应出的问题,都不一样。要根据各自的习惯和个性,分别辅导。现在学习资料繁多,获取也方便,光教书法的视频,就不知有多少。学书法,光看那些是不顶用的。 老师一番话,心里猛点头。 学习需要耳濡目染的熏陶,知识传授只是其一。武术、戏曲、书法、绘画、传统工艺,古人学这些技...

桃花潭李白:比宇宙毁灭更重要的是,我爱你

桃花潭李白 2019-04-03 一、 孩子跟我聊学校的事。 他说:妈妈,可能是春天来了的缘故。我们班最近可躁动了。就比如今天吧,有三组人马打架了。老师说,她头都大了。 我问他:你在三组人马里面吗? 他:没有。不过也差点。 我:怎么了? 他:去音乐教室上课的路上,我和吴勿勿、祁恩恩他们在玩闹,会推来推去那种。就是没有好好走。结果,被女同学告了。音乐老师,就在课上批评我们几个了,尤其是我。 我:那...

桃花潭李白:宇宙填不满贪欲之心

桃花潭李白 2019-07-03 一、 今天有两条热新闻。 百度李某在演讲中被泼水,新城控股董事长王某猥亵女童。 一个因贪钱而摒弃社会责任的企业,愈是发展强大,作恶能力也愈强。一个因贪欲而丧失道德底线的企业家,掌握资源越多,受害者也越多。 前有魏则西等事件,后有明里暗里的未成年受害者。 二、 不知为啥,想起西门庆。 西门庆的一生是势利圈打怪升级的一生。这个男人,性格中最突出的特点便是贪,贪财贪酒...

桃花潭李白:艰险我奋进,困顿我多情

桃花潭李白 2019-06-27 一、 老头今年80,忙着参加各种研讨会。 可能整个会场,就他一个素人。所谓素人,无任何官方背景。老头早年是有单位的,中级技校老师,做得一手好木雕,琴棋书画弹唱拉,样样行。但也只是个普通教师。退休后,他研究非遗,也没人给他薪水,就自顾自整材料、写文章,出书。出的书也只是个工具书,没几个人买,可他高兴。慢慢的,七老八十了,他成了这个领域的专家。 有人盗用他的研究,他...

桃花潭李白:夜里想过千条路,明早依旧卖豆腐

桃花潭李白 2019-06-26 一、 帮朋友去收房租。 承租的是个88年的小伙,之前就认识。小伙说,生意不好做,去年是亏的。房租能不能优惠点。房是店面房,在本市一个区的主商业圈。09年买的,126平的临街店铺,总价300多万。但这些年的房租,却是一路往下走。这里面有两个因素,一是附近新开两个商业广场,生意全去了那边。二是不知道为啥,附近全是成熟住宅区,但客流量却不大。小伙之前开的餐厅,晚上有歌...

桃花潭李白:体面和风度去哪儿了?

桃花潭李白 2019-06-23 一、 徐皓峰写过一套《逝去的武林》,表面说的是武学武人的消逝,背后是整个民族“侠”的精气神没了。什么是侠呢?它不是狭义的劫富济贫、惩恶扬善,它是民间的贵族精神。 说到形意门的引领人物尚云祥时,徐记录过一段他与京津名贼康小八的过招。 说尚云祥早年给大户人家做武师。晚间,就坐院中亭子间护院。一夜,觉察墙上进了人。来人潜过来,尚先生便明白,那是想伤了武师再入室行窃。等...

桃花潭李白:雨打行人,不分善恶

桃花潭李白 2019-06-20 一、 带孩子去湖边。 湖靠山,山有庙。开车进了山,入寺喝杯茶。 返程途中,朋友的车子轧到铁钉,瘪胎了。铁钉爆胎, 对一个成年人来说,是偶尔饭汤落衣襟。不过脑,亦不舍得动用情绪的事。但在孩子眼里,却成了谜团。 孩子问我:三辆车子一起在开,为啥就XXX他们家的车子爆胎了?我正开车,随口敷衍他:运气啊。 孩子又问:那你说说看,运气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想了想,答:世间万...

桃花潭李白:审美,也是一种竞争力

桃花潭李白 2019-06-16 一、 去孤山看吴越文化展。 同行的小超,媳妇是韩国姑娘,俩学霸一路中英韩混语,聊得欢畅。看墙上有一段话,洋媳妇让小超翻译一下。话是陆羽《茶经》里的那句:“若邢瓷类银,越瓷类玉,邢不如越,一也。若邢瓷类雪,则越瓷类冰,邢不如越,二也。邢瓷白而茶色丹,越瓷青而茶色绿,邢不如越,三也。” 小超想了想,转头看我:姐姐,不知道怎么跟韩国姑娘翻译诶。 对啊,要怎么跟韩国姑娘...

桃花潭李白:被“情怀”玩坏的时代

桃花潭李白 2019-06-13 一、 李白去开研讨会。 一屋子的知识分子,在聊到一个如何加强政党组织人才建设的小话题时,讨论渐渐热烈起来。说辞很多,高潮落在了“情怀”上。大致是说,一个政党组织要吸引人才,就要讲情怀。某院长讲得很动情,甚至举出一个切身例子。当初在踌躇选择A组织还是B组织时,突然得了场大病。住院第一天,B组织的领导就来医院看他,让他觉得这是个有人情味、有情怀的组织。组织领导人的魅...

桃花潭李白:维以不永伤

桃花潭李白 2019-07-06 一、 去看我小姨父。 生龙活虎一个壮汉,说病就病了。先说是骨髓瘤,后排除。又查出尿毒症。化疗、血透、靶向,医院里对癌症患者备下的全套,他都尝了个遍。然,没用。按理,人被这么一圈折磨,脸上总有愁苦。可他不。即便在化疗最痛苦的时候,他脸上也找不出怨。他问医生:有保守治疗吗?医生建议腹透,但要终身每天做。又问:这样能有几年?医生说,经手过的病人,有10多年还在的呢。听...

桃花潭李白:和少年聊聊,理智与情感

桃花潭李白 2019-05-27 一、 孩子从学校回来,书包还没放,就连珠炮般追问: 妈妈,今天老师在课上讲美国特狼扑,还讲华为了,特狼扑是坏人吗?他们是不是欺负我们的华为公司? 十岁,小学四年级,还在迷恋漫威英雄和海贼王的年纪,却要和我聊聊联合国大事。 你们老师是怎么说的? 老师也没细讲,就说中美两个国家做生意,现在打起来了。特狼扑很不要脸,他下令美国公司,都来抵制我们的华为。老师让我们回家看...

桃花潭李白:英国人的曲,赵孟頫的字

桃花潭李白 2019-07-02 一、 诗经有句:心之忧矣,如匪浣衣。 说,那些碎而细的烦恼积在心底,像角落成堆没洗的脏衣服。写这句诗的人,肯定是个中年人。盛夏阴雨天,疲惫归来,满屋子是脏衣服的异味,内心的疲累,像窗外的雾霾,沉闷压抑,劈头盖脸,不明不白。 中年人的烦恼,不是白刀子进,红刀子出。中年人的烦恼,是浑身虱蚤咬,欲罢不能。没法说,亦没法哭。少年烦恼能成诗,中年烦恼,惟有蹲身默默洗。 诗...

桃花潭李白:大哥,你要带我去哪里?

桃花潭李白 2019-05-07 一、 吾乡有两大户,一是米村,二是赵村。 赵村人丁兴旺,村务错杂,自成规矩。这些年,赵村子民与邻村往来生意,勤劳致富。久之,村中经济兴盛,村民手头宽裕,一派繁荣景象。真是,眼看它高楼起,眼看它宴宾客,眼看它援交穷亲戚。 一日,赵村长觉得,天降大任,总得为乡邻做点啥。想了想,还是做带头大哥吧。团结穷乡僻壤的兄弟村寨,连点成线,有肉一起吃,有財一起发。 二、 此举一...

桃花潭李白:北京杂想

桃花潭李白 2019-05-06 一、 在北京。 首都有三大好:杨絮佐餐、面条筋道,预知新闻。不仅提前一月预知热点,还能知道热点背后的细节。比如刘强东案的各种反转,4月中旬在圈内就已有完整叙述。不是瞎八卦,是实打实带一队人马奔赴美国,深度调查。有了一手信息,再一点一点放料。背后是各种势力的较量。两厢结合着看,娱乐新闻都是时政信息。 但即便信息渠道如此畅通,我还是挺纳闷的:刘强东的公关团队,都是吃...

桃花潭李白:马云这碗996鸡汤,普通人喝不下

桃花潭李白 2019-04-13 一、 小区后门有对卖水果的夫妻,安徽人。我住这儿13年,他们卖了13年水果。早三点起床,晚十点收摊。年初一也照常。来这三个月,夫妻俩就学会了这儿的方言。且什么人都能应付,遇见市井揩油的,捣乱撒泼的,皆从容。有一般小生意人的勤奋和聪明,更有小生意人难得的大气和智慧。和刘强东创业睡了四年地板、闹钟雷响相比,其背后的付出,在我眼里,有过之无不及。和马云12*12,扑在...

桃花潭李白:在你的眼里,我看见我自己

桃花潭李白 2019-03-31 一、 1974年,一女艺术家,在爱丁堡的广场做了一场行为实验。 她把自己麻醉后绑在椅子上,旁边放了玫瑰花、画笔、口红、刀、枪、皮鞭等。路过广场的人,可以使用任何一件物品,对她做任何想做的事。最初,人们只是试探,有用口红在她身上乱涂乱画,也有拿刀划衣服……当意识到她没有反抗,且行为不被制止和谴责后,开始粗暴的剪衣服,掐打,往她身上吐痰,把玫瑰花刺,狠狠扎进她的身体...

桃花潭李白:且看妙人儿,如何不朽

桃花潭李白 2019-03-21 一、 少年问我:崔健、李宗盛,你最喜欢哪个?答:罗大佑啊。 为什么啊?他一点都不帅。歌曲也没李宗盛多。 是啊,为什么呢?因为,他是台湾流行音乐的教父?因为,由他带来的社会批判和反思?还是因为,李宗盛说“你们的大哥是我,而我的大哥是罗大佑”? 都是,都不是。对我来说,他是一个我能仰望的男人。他身上有男性魅力的两个极端。他是理性的,哲学的,摇滚叛逆的,同时,他也是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