荀路:美国的冤假错案——西方法治漫谈之十

大学教授解开的冤案 不可否认,美国大多数人的人权意识很强,他们经常会坚持做自己喜欢或者认为是正确的事情。对于洗刷冤屈,找出案件的真相,不仅司法者在努力,一些民间组织团体也积极投入到其中来。 美国西北大学教授大卫·帕罗特就是这样的一个热心人。1950年代,他在报纸上看到一些冤假错案主要是因执法人员工作不认真或受种族歧视的影响所造成的,当时他就暗下决心,长大后要为这些受冤屈的人申辩洗冤。后来,他在西...

荀路:爱打官司的美国人——西方法治漫谈之九

有这么一个笑话,说的是一个美国人、一个俄国人、一个古巴人同坐一列火车。旅途中,俄国人拿出伏特加酒来喝,没喝几口就将酒瓶扔出窗外。美国人不明白他为什么这样浪费,俄国人说我们国家有的是伏特加。这时古巴人把抽了一半的雪茄烟也扔了出去,说我们国家有的是雪茄。美国人想了想,转过身把旁边的律师从车窗里扔了出去。 据统计,美国有一百多万名律师。占世界人口5%的美国拥有全世界70%的律师,平均每万人中就有30名...

荀路:美国法律是怎样保护劳工的?——西方法治漫谈之八...

不管什么时代,什么国家,普通劳动者在社会当中一直是一个弱势群体,美国也不例外。用法律保护普通劳动者的权益,是一个国家法律是否健合的重要标志。 霍姆斯是美国著名的最高法院大法官。他以见解独到、思想超前著称,因而有“伟大的异议者”的美誉。他有一句名言:“法律包含了思想交锋中获胜一方的信念。” 在早期的美国,任何人都可以自由地凭借其资产做他们想做的事情。在劳资关系中,这一思想就表现为:老板深信,他可以...

荀路: 美国死刑面面观(下)——西方法治漫谈之七...

1933年2月15日,美国迈阿密中部一一轻度精神错乱的朱塞比·赞加纳突然拔出手枪,对着尚未宣誓就职的当选总统富兰克林·罗斯福连开数枪。他没有打中罗斯福,却使芝加哥市市长受了致命伤。接着,逮捕、认罪、宣判,仅仅33天之后,赞加纳便在佛罗里达州被用电刑处死。此案堪称美国历史上速战速决处死犯人的典型例子。 但是,如今的情况已大不一样了。死刑犯数量在不断增加,可是从判决到执行死刑,很少有不超过十年的。蒙...

荀路:美国死刑面面观(上)——西方法治漫谈之六

美国死刑史上的三个里程碑 1990年6月13日晚上,家住美国得克萨斯州的亚特和琳达。普恩哈根夫妇带着两个儿子去看赛车比赛,两个女儿则去看电影。当他们回到家时已是半夜,但两个女儿都未在家。琳达突然有一种不祥的感觉,于是马上打电话报了警。 在姐妹俩失踪的第29天,警方在离普恩哈根家不远的小树林里发现了两个女孩的尸体。 普恩哈根夫妇向警方提供线索说,16岁的大女儿格雷希曾和一个叫德雷顿的青年有过约会,...

荀路:美国穷人的律师费由谁来付?——西方法治漫谈之五...

美国律师业的发达程度在世界上屈指可数,但美国律师费用的高昂,也是世界上大多数国家的律师望尘莫及的。例如,辛普森财大气粗,拿出几百万美元组建“梦幻律师团”,使自己最终解脱了杀人凶手的刑事指控。那么,在美国什么都要靠法律说话,而诉讼费用高昂的情况下,穷人打得起官司吗? 最大限度地保护公民的基本权利,是现代法治社会的一个重要特征。美国宪法修正案第六条规定,刑事被告在法庭受审时,有权请律师为其辩护。但是...

荀路:辛普森的命运和基洛的幸运——西方法治漫谈之四...

1994年6月12日深夜,美国洛杉矶西部一个豪华住宅区。人们在前橄榄球明星辛普森住宅门前发现两具尸体: 女尸是辛普森的妻子妮可.布朗,男尸是妮可的男友戈德曼。 案发后,警方所确定的杀人嫌疑人首先便是辛普森。警察对辛普森的住所进行了搜查,发现了与死者血型一样的血迹,以及手套、球鞋等与出事现场留下的痕迹相吻合的物证。法医的检验也证实,在出事现场发现了与辛普森血型一样的血迹。 1977年,辛普森在一家...

荀路:“搞笑的立法”和“法无明文不处罚”——西方法治漫谈之三...

美国是先产生政党和法院,后诞生了国家,所以美国的许多问题要落实到法律上去解决。 美国的法律体系是自下而上,自小到大,最终由一个一个的判例构建而成。美国判例的诉讼过程同时也是一个立法的过程,当该判例在诉讼过程中,越来越被社会关注时,判例的结果一旦确认,就会立即被大家所知悉和遵守。美国法与大陆法比较,大陆法系中人们视线的关注点是立法而不是个案,所以,人们往往对法律有距离感;而在美国法律体系中,人们的...

荀路:香烟引起的巨额索赔合理吗?——西方法治漫谈之二...

2003年1月27日,因“万宝路”牌香烟而享誉全世界的烟草和食品巨头菲利普.莫里斯集团正式改名为高特利集团。这在全球烟草业掀起了不小的波澜。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杰夫里.拜布尔为此专门发表声明: “新名字将帮助公司树立更鲜明的企业形象。” 菲利普.莫里斯公司的更名实属无奈。因为几年来公司与好几起烟草诉讼案缠在一起难以脱身,声名狼藉。 2002年10月4日,美国洛杉矶高等法院陪审团以11票对一票的...

荀路:从一杯咖啡与一百万美元说起——西方法治漫谈之一...

65岁的美国老太史特拉,外出时在一家麦当劳买了一杯热咖啡,不小心烫伤了自己腿上的一块皮。几天以后,她和她的律师闲聊说到了这件事,她只是随便说说,并没有别的想法。但是史特拉的律师很在意,他详细询问了整个事件发生的过程并记录下来。 第二天,该律师来到史特拉买咖啡的那家麦当劳,见到了经理。经理是一个很开朗的人,两个人的谈话很融洽。 当律师问到店里的咖啡温度是不是有点高的时候,这位经理是这样回答的:根据...